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退休年龄怎么定?作出承诺的马克龙面对这些抗议,会被打脸吗……

新闻来源: 欧时大参 于 2019-04-14 5:56:57  


根据马克龙竞选总统时的承诺,其任期内法国将维持62岁为最低退休年龄。然而最近政府中一些成员--甚至包括总统身边的人频频放话,称法国老龄化严重、62岁退休太早,难以维持社保体系运转。另外应当注意的是,退休金的统计和算法复杂,年龄只是一方面,有关机构可以通过各种途径--比如改变工龄标准、提高养老分摊金等达到“收支平衡”。

法国《世界报》3月27日刊文称,该媒体得到一份政府保密文件。法国战略研究统计局(DREES)2018年3月23日提交的这份10页的报告认为,现行最低退休年龄必须增加,否则就要增加领薪人员缴纳的退休保险金额。

2018年10月开启相关讨论,马克龙总统和菲利普总理随后承诺,退休改革将建立在法定退休年龄62岁和新的普遍退休制的基础上。法国退休改革事务最高专员让-保罗·德勒瓦(JEAN-PAUL DELEVOYE)日前就法定退休年龄的问题再次表示,法定退休年龄将维持在62岁,政府将“维持这个退休年龄,这是确定的事”。

在政府成员最近就推迟退休年龄一再表态后,德勒瓦扬言,如果政府不信守承诺,他就辞职。

“福利社会”百年坎坷路

 

1848年革命之后,法国给所有公务员(民事和军事)开始发放退休金,相关规定被写入1853年6月8日公民养老法:拿破仑三世希望推广养老金计划,当时的正常退休年龄为60岁(繁重工作55岁),并创建遗属抚恤金。法国的私营部门从1804年开始通过互助会发放养老金,但发展相当有限。到1890年,只有3.5%的老年工人可以拿到养老金。

 

1895年11月,著名律师、傅立叶派社会主义运动家Paul-Émile Laviron致信法国国会,建议政府推出服务所有工人的养老保险基金。在Laviron之后,社会主义者、地区议员Édouard Vaillant继续提倡和宣传全民养老机制。Vaillant是1913年总统大选社会党候选人之一,他提出的创新政策还包括八小时工作制、医疗/失业保险等。

 

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各政党、利益集团在讨论法国重建格局时,公民养老和社会保险成为重点话题。在普遍认知层面,法国人将1945年当作法国社会保障诞生的年份。当年的法律规定退休年龄为60岁,但通过附加条列将实际年龄推迟到65岁,农民没有被囊括进退休体制。工作30年之后,在60岁退休可以享用工作期间20%的基本工资作为“退休金”,但是如果工作至65岁,该比例可上涨至24%。到1948年,法国65岁以上者有63%拿到了“退休金”。

 

退休制度也是左右派角力的战场。1971年,在右派的压力下,工作期限从30年延长到37.5年。37.5年的算法在密特朗担任总统的1982年再一次得到确认,但退休金额可达平均年薪的50%。工作期限不够的情况下,退休金额按比例减少。

1991年来致力削减福利

90年代起,法国经济出现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养老金赤字不断扩大。1991年,法国计划总署出台了一份《关于退休制度的白皮书》。1993年起,时任总理以此为据主持“巴拉迪尔改革”,指出必须对现行制度动大手术,否则到2030年退休制度将彻底破产。巴拉迪尔总理将退休改革的重点目标确定为削减支出。

图为巴拉迪尔总理

最终经过工会和政府的博弈,成功推出如下改革:1、将私企薪金雇员领取全额养老金的缴费年限从37.5年逐步延至40年(2012年,菲永总理将期限延长到41年)。2、逐步把养老金的计算标准从参照职业生涯中工资水平最高的10年延长到最高的25年。3、逐步把退休金与工资涨幅挂钩,改为与通货膨胀挂钩。当时为确保改革成功,巴拉迪尔有意绕开了“特殊群体”。比如工会参与率高、否决权大的公务部门和公交铁路部门。

 

1995年,新上台的于贝总理着手全方面缩减社会福利,包括对家庭补助征税、对退休者和失业者税捐增加。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于贝尝试把1993年的巴拉迪尔改革拓展至所有部门,特别是1993年未加改革的公有部门,结果引发了席卷全国的抗议浪潮,罢工、示威等运动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久,仅次于1968年的“五月风暴”。最终导致改革流产。

 

此后在长达近十年的时间里,没有哪届政府敢于再次触碰退休制度改革的雷区。

公务员、铁老大动不得?

2002年,法国公共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为3.1%,创1995年以来最高纪录,并超过欧元区规定的3%上限,受到欧盟委员会的警告。压缩公共开支、削减赤字成为当务之急。在此背景下,拉法兰总理顶着压力、开始改革退休制度,削减养老开支。改革的主要目标是1993、1995两次改革均未成功的特殊群体。

 

为规避风险,拉法兰特意将特殊制度中最难啃的骨头,即工会参会率最高、福利特权最多的法国国营铁路公司、巴黎公交运输公司等这些被称为“特殊中的特殊”排除在外,将改革对象聚焦在公务员身上,最终成功地进行了改革。公务员领取全额养老金的缴费年限拉齐到向普通制度下的私有部门看齐。但同时为公务员建立了强制性的补充退休制度(RAFP),以弥补他们失去的部分福利特权。

 

拉法兰为改革付出了巨大代价:2004年3月,面对空前的罢工浪潮,拉法兰不得不提交辞呈。

2007年,萨科齐总统经过与工会数轮伴随着罢工、游行示威的艰苦谈判,成功推进了针对特殊群体的改革:将法国国营铁路公司、巴黎独立运输公司等几大特殊制度领取全额养老金的缴费年限向着公务员制度拉齐。但改革之后,几大特殊制度不仅依然保留着诸多特权——譬如提前退休、养老金按照最后六个月的收入水平计算等,致使批评声不绝于耳。

 

时至2019年,“特殊群体”依然是法国退休改革的难中之难。2019年3月初,退休改革委员会主席德勒瓦(JEAN-PAUL DELEVOYE)与各大工会代表讨论是否维持某些公营企业职工或公务员在62岁以前就可例外退休的“棘手”问题。据统计,总共有76.5万职工可因特殊的职业规定或因既定的福利可享受提前退休。德勒瓦把有关的工作文件交给劳资双方。

 

马克龙盼今年定案退休改革

 

2019年1月,马克龙总统在审计院的一项监控公共基金运用高等研究所开学典礼的一项讲话中表示,希望能在2019年最终拍板定案退休改革计划。马克龙指出,审计院院长提醒法国总统,不应对改善法国公共财物赤字“抱有幻想”。他还说:为了尊重之前已定的决策轨道,大幅度的结构性改革应不会太迟就展开。

 

为了保证退休改革顺利进行,马克龙在2017年9月中旬任命希拉克时期的前部长德勒瓦出任处理退休事务高级专员,晤谈所有资方及工会的组织。马克龙称,改革应能简化法国退休系统的法案,它将可以把目前的37个不同领域退休体制变成一个简单化及看得懂的制度。

 

2018年10月,德勒瓦在长达六个月的听证咨询后,向政府递交有关退休改革的15条指导性纲领。该纲领提议,用“全民退休制”取代法国现行的42个不同的退休机制。马克龙在参选总统时曾承诺:“每个法国人缴纳的等值欧元都将产生同样的权利,私营企业职工和公务员将按同一水平缴纳退休保险征摊金。”德勒瓦提交的法案被视为马克龙兑现承诺的表现。

学习瑞典制度,不是改革是改良?

 

法国退休改革委员会主席德勒瓦经常说,本届政府关于退休制度的政策变化并不是改革,而是推行统一退休制度。新制度的宗旨是同样的职业生涯、同样的收入、缴纳同样的养老金,应获得同样的退休金,因为“法国人渴望公正”。未来的退休制度将采用积分制,参考瑞典模式。

 

未来的退休制度将用积分制,而非年限制。与现行制度一样的是,它将采用全民分摊,而非国家统筹注资方式来收缴分摊金,并且获得的款项将立刻投入退休基金中使用。不同的是,“平等”概念应用更广泛:私企员工退休时,将不再按照职业生涯中收入最高的25年来结算退休金;公职人员则不再按照最后半年的工资水平来计算退休金。最少工作年限的概念也将被取消。

1913年瑞典议会通过全国养老金法案,正式建立养老金制度,并于1914年开始实施覆盖全民的公共养老金制度,当时由基本养老金和补充养老金构成的制度体系具有鲜明的“全民养老”的特征。

 

瑞典80年代以来的改革完成了从全民福利制到以个人为基础的养老金收支体系的转变,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经济环境变动、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但法国《解放报》引述2017年一份报告称,改革之后的瑞典退休体制导致92%的女性和72%的男性退休金减少。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