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这个替代福泽谕吉,被印在新一万日元上的涩泽荣一究竟什么来头?

新闻来源: 日本物语 于 2019-04-11 0:54:10  


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在4月9日的记者会上宣布,将全面更新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04元)、五千日元、一千日元的纸币(日本称日本银行券)。

1万日元纸币将采用被称为“日本资本主义之父”的企业家涩泽荣一的头像,五千日元纸币采用津田塾大学创始人、女性教育先驱津田梅子的头像,一千日元纸币则采用为现代医学奠定基础的北里柴三郎头像。

新纸币将自2024上半年度起发行。这将是日本继2004年后再次更新纸币,时隔近20年。

新一万日元纸币的正面肖像为“渋沢栄一”,他是企业家,第一国立银行、东京证券交易所等多数企业的创立者、经营者,被誉为“日本资本主义之父”,新一万日元纸币的反面为“东京车站”。

新五千日元纸币的正面肖像为“津田梅子”,她是津田塾大学的创立者,新五千日元纸币的反面为藤花。

新一千日元纸币的正面肖像为“北里柴三郎”,他被誉为“近代日本医学之父”,新一千日元纸币的反面为神奈川冲浪里。

五千日元纸币是2004年新渡户稻造更换为樋口一叶之后的再次变更,一千日元纸币是2004年夏目漱石更换为野口英世之后的再次变更。

而一万日元纸币,由于是最大面额纸币,它是自1984年圣德太子更换为福泽谕吉之后的再次变更,如果2024年正式流通新版一万日元纸币,那么福泽谕吉在一万日元纸币上停留了整整40年。

那涩泽荣一又是什么来头,竟然能替换掉了长达40年的福泽谕吉,涩泽荣一为何又能得到“日本资本主义之父”的美誉呢?

涩泽荣一在欧洲“开眼看世界”

1840年3月16日,涩泽荣一出生在日本琦玉县一个富裕的农民家庭,生活优渥,从小学习汉学与剑术,效仿古代先贤,渴望成为学富五车的文人名士。

但是明治维新的出现推翻了幕府,君主立宪制、脱亚入欧、科学、经济、法律等等新思想和理念海量涌入日本,当然海纳百川的涩泽荣一早年也参加过尊王攘夷活动。深谙先贤之道的涩泽荣一在近现代接触到了“全新世界”的碰撞,迎来转折。

1867年,涩泽荣一作为日本使节团成员参加了在法国巴黎举办的万国博览会,博览会结束后,他留在了欧洲进行了为期两年的考察和游历,那个时候的欧洲正处于第二次工业革命的高潮,新科技,新思想涌现,一切都是高歌猛进和生机勃勃,这给当时的涩泽荣一带来了无比的震撼,当时欧洲是世界舞台的中心,对他来说,或者对日本来说相当于“开眼看世界”。

从欧洲回日本后,涩泽荣一被委以重任,他接受了明治政府的任命,在大藏省任职,担任大藏大臣,工作内容负责日本的货币制度改革、税收改革,废藩置县、发行公债等几乎当时所有重大政策的酝酿和制定,因为在当时只有游览过欧洲的考察团才能懂得如何改革。

然而不负众望,他在这个职位上相当得心应手,改革相当成功,成绩斐然,深受上级的赏识,一跃成为了当时的政坛新星。

所有日本实业家从此站起来了

你以为剧本到这里就结束了?成为政坛新星之后平步青云,成为高官显贵幸福一辈子?NO!

涩泽荣一当时的职位是大藏省少辅,如果放在今天就是日本财政部副部长,握有实权,政治前途可以说是不可估量,最值得称道的一点是,当时的他年仅33岁。但是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辞职”!

没有人会理解他这发疯一般的决定,所有的人都在劝他冷静,不要鲁莽行事。

因为当时的日本虽然学习了西方大量的先进科技,但是依然和许多东亚国家一样尊崇“士农工商”这个格局,依然严守尊卑有序和论资排辈,所有人都处在金字塔体系中,刨除天皇的顶尖不谈,世俗等级所能达到最高的则是“官僚阶层”。

然而在欧洲游历,开眼过后的涩泽荣一,希望建立和法国一样平等的社会,希望每个人靠自己的双手开拓美好的未来,打破金字塔阶级的束缚,才能真正开辟新的未来。

涩泽荣一曾说过:“日本实业家面对政府官员只会低头,敬礼,既无学问,也无霸气,根本想不到要开创新事业或对事物进行改良。并非我自夸,我只觉得,如果我自己来干的话,必然会做出一两件成果来。”

现在看来涩泽荣一对日本的影响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

1873年,他组织创办了日本第一家近代金融机构——第一国立银行

虽然名为“国立”,但的的确确依靠民间资本撑起,并且按照欧洲现代股份制企业的原则来运作,凭借着自己对现代企业运营的知识,加之他自己十分坚定的信念,第一国立银行很快成为了日本商界的大本营,好比那个时代的“华尔街”。

第一国立银行为起点,涩泽荣一正式实现了他人生角色的转换,他成为了正经的商人,并且他要为商人正名。

随后他积极参与了王子造纸会社、东京铁道会社、东京瓦斯局等一大批企业的创办,创业的触角也越伸越长,涉及到了保险、海运、矿山、铁路、机械、印刷、纺织、酿酒、化工等等上百种行业,日本整体社会对日本实业家的偏见开始逐步消除。

仅仅是在1880年到1893年的13年间,涩泽荣一参与创立的企业就达到了20多家,并且都学习欧洲采取了股份制的经营模式。股份制,在当时欧洲最为先进的公司治理模式在涩泽荣一这里得到了升华,并且普及。

涩泽荣一以个人努力撬动了日本整体社会对于商界“无奸不商”的偏见,他还经常提及商业的“社会责任”,主张将《论语》作为经商和立身处世的准绳,涩泽荣一认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既讲精打细算盈利之术,也讲儒家的忠恕之道。

同时他也告诫日本商界:做生意不诚信可能一时也能赚钱,但那样的利润是“绝对不可能长久持续的,只有相互以他人利益为第一考虑,才有可能形成顺畅的经济活动。

因此“公益第一,私利第二”成为了涩泽荣一给日本商界定下的铁律,“商乃仁业”成为日本商界的主旋律。

他把一生都奉献了日本经济的工商业,乃至于时任日本总理的伊藤博文数次邀请他进入政坛,担任内阁大臣,他都婉言谢绝。

1928年,88岁的涩泽荣一,这年大寿相当非凡,为他祝寿的基本全是当时日本政界和商界叱咤风云的大人物,有人戏称,就连国家会议都没有涩泽荣一这次大寿阵容齐全。

他回顾了自己漫长的一生,像西方一样众人平等,实业有出头之日,日本做到了,他觉得自己完成了使命。

1931年11月11日,涩泽荣一安详离世,享年91岁。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