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留英学生被控家暴,一家人当庭装疯晕倒哀求哭嚎,英国人表示interesting

新闻来源: 空刻 空刻 于 2019-02-09 8:04:40  



我儿子要是进去了,等他出来对你们做点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们可管不了。


  一位伟大的母亲




以下文字涉及公开处刑,可能引起部分读者身心不适,请圣母们速速退散!


2018年3月18日晚,英国爱丁堡发生了一起中国留学生家暴案,犯罪嫌疑人和受害者都是爱丁堡大学的学生,苏格兰法庭对此正式提起刑事公诉。


6月9日下午,爱丁堡大学一名中国留学生在朋友圈里实名曝光其室友出轨和家暴女友,并将朋友圈内容转发到爱丁堡当地十余个微信群里。



爆料人的朋友圈还附上了法院寄给他的证人传唤信、被告3月19日对受害者的微信道歉截图,以及受害者脖子受伤的照片。



以上图片源自当事人朋友圈,经同意后使用,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空刻第一时间对此案进行了跟踪观察。爱丁堡大学博士家暴案原定于2018年6月12日在爱丁堡的Sheriff Court House进行公开庭审,但庭审没能如期举行。



实际上,家暴案的庭审可以说是一波六折:


6月

11

证人们相继接到法院的通知,庭审推迟,原因是被告请了医学专家,要对受害人提交的体检报告做出鉴定。


这一推,就推迟了两个半月,延期到8月28日。


8月

28

上午,爱丁堡的法院大厅一度聚集了数十名等待家暴案开庭的华人,足见其关注度在当地华人圈之高。


然而这天还是没能开庭,庭审再度延期到了10月3日,原因是当日案子太多,法院审不过来。


10月

3

法庭再度临时通知推迟庭审,原因是被告的辩护律师缺席,庭审延期到11月14日。


11月

14

当天,被告的辩护律师尝试第四次推迟庭审,被法官驳回。


法官再次询问被告是否认罪,被告先是沉默,然后开始抽泣;后来被告可能因一时顶不住压力,对法官认罪,但他背后的父母立即教唆其不能认罪,被告当即改口。


法官问其改口的原因,被告将责任推脱到翻译和辩护律师身上。


法官拍板,一小时后正式开庭。


下午两点,开庭在即,被告突然失控,崩溃,浑身颤抖,左手六右手七,晕倒在厕所。



被告家属第一时间叫来了救护车,医生现场检查完后说他身体无恙,但在其父母的强烈要求下,不得不将被告用担架抬上救护车送到医院详细检查。


被告的父母在旁痛哭流涕,当真是山河变色,天悲地泣,一时蔚为大观,足足吸引了半个法庭的人前来围观,庭审第四度推迟。


法官对被告的辩护律师说,如果此类事件再度发生,将对其展开调查,可能会吊销辩护律师的律师执照。


一名白发苍苍的法庭工作人员表示,在自己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从未遇到或听说过此类事件,最后以一句“Interesting!”总结了自己的内心感受。


12月

7

庭审第五次推迟,原因是被告找心理医生出了份报告,证明他因病无法出庭。


法院让被告去指定机构做医学鉴定,来确定他究竟是否能出庭。


2月

18

悬而未决



此案反复拖延了大半年,迟迟没有结果,空刻找到了当初的爆料人(即案件证人),进行了独家文字采访,以下是采访笔录:

问答


空刻:你认识被告多久了?


证人:五年,其中三年是同一个公寓的室友。


空刻:你跟被告的关系怎么样?


证人:案发前一直非常好。


空刻:好到什么程度?


证人:一起过年,一起租房,一起被骗押金,差点一起流落街头,一起做了近一年的Airbnb生意,互送生日礼物等等。


空刻:这几乎可以说是同甘共苦了吧?


证人:可以这么说。


空刻:受害人现在的状态怎么样?


证人:庭审一次又一次的推迟给她造成了持久的、反复的、严重的精神伤害,使她濒临崩溃。这似乎也正是被告最想看到的,他就是要折磨受害人,让她坚持不住,无法出庭。而证人不出庭,就无法接受辩护律师的提问,法庭也无法判决,最后案子不了了之,被告就能逍遥法外。


空刻:你和受害人的关系怎么样?


证人:普通同学关系。


空刻:案发前,没有和被告的关系好?


证人:坦白说,那时候我连受害人的电话都没有。


空刻:那你和被告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恶化的?


证人:应该是案发后的十天左右吧。


空刻:案发后十天发生了什么,使你对他的态度有所转变?


证人:被告得到保释后,先是恳求我不要对同学说起这个案子,毕竟这是他不光彩的事;接着他就暗地里开始四处散播谣言,对受害人进行荡妇羞辱,污蔑她有精神疾病,还对我进行人身攻击。


空刻:他当时恳求你对案件保密,你为什么会答应?


证人:当天下午一点左右,被告醒酒后对整个事件非常自责,也表示愿意承担一切责任。我当时觉得他有忏悔之心,也有意想好好解决问题,于是就同意为他对同学们隐瞒。


可我后来才知道,当晚9点警察上门录口供时,被告只反反复复对警察说了一句话:“无可奉告”;而我作为两人的室友,是此案的关键目击证人,录口供长达3个小时。


空刻:案发时间是3月18日,你6月9日才发那篇文章,中间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发生了什么?


证人:我们的关系其实是一步步恶化的,从案发开始后的两个多月,被告对身边的同学们编造了大量歪曲事实和自相矛盾的谣言,其中包括受害人如何对他“因爱生恨”;又如何和我有所谓“奸情”;而我对被告如何产生“新仇旧怨”;于是和受害人一起如何“狼狈为奸,联合下套,恶意陷害”他;以及被告对案情的描述从一开始的“正当防卫”到之后的“根本没碰她”......


总之被告矢口否认一切罪名。


空刻:就是说被告为自己做无罪辩护,还对外散布了不实信息?


证人:是的,被告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凭空捏造案情,还声泪俱下地控诉,痛陈受害人和我对他造成的“伤害”。


空刻:这些都是被告跟同学说的么?


证人:是的,都是同学转告给我的,我甚至都怀疑他有“表演型人格障碍”。


注释:表演型人格障碍(HPD)

图片来自知乎


空刻:那么你认为他跟同学说这些的意图是什么?


证人:他可能在寻找一种心理安慰吧,博取同情,但后来我觉得这可能是一种辩护策略。


空刻:为什么会这么想?


证人:这事说起来还蛮搞笑的,我和被告那时还是生意合作关系,两人合租了一套公寓,共同对外运营airbnb短租。


发朋友圈当天下午,我照常去公寓打扫卫生,在门口听见被告和父母正在公寓客厅里开家庭会议,我立刻就掏出手机录了音。


被告的父亲质问他:“你为什么到处跟同学说她有精神病?这么重要的事!”


被告答:“那我这案子要想打无罪,只能这么说啊。”


所以,被告的无罪辩护策略已经很清晰了:


要么是受害人有病,要么是被告有病,在二者中,被告毅然选择了前者。



空刻:除此之外,你还听到了什么?


证人:被告跟父母首先承认,我写的案件过程是属实的。


被告的父母怒问:“你为什么说要告他?你招惹他干啥?!”


“你跟他说什么律师信?你说了对案子有用吗?!你告他有把握吗你就瞎说?”


被告答:“我就是气!这亏我吃够了!”


同时,被告用微信和一名女生语音,开始一句一句排查,商量着怎么告我诽谤。


空刻:你写那篇文章的动机是什么?


证人:被告为了给自己脱罪幻想出了一个自存自在的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一切元素都是有利于他的,一切证据都指向了他的清白无辜。


同学转述的聊天记录


在给自己日以继夜、周而复始的高密度洗脑过程中,他逐渐确信了自己是完全被冤枉的,并深信自己一定能赢得这场官司。


信心爆棚的被告后来表示要反告受害人袭击和诬告他,还要告我做伪证,并亲口跟我说让我等他的律师信。


被告甚至立下flag,扬言要告到地老天荒,并痛下决心,大不了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同学转述的聊天记录


空刻:被告说要和你玉石俱焚,你不害怕吗?


证人:我一方面觉得没啥,有句话是“会咬人的狗不会叫,会叫的狗不咬人。”


但内心深处还是会有些隐隐的担心,生怕走在街上人少的地方会突然从背后挨一闷棍。


空刻:被告对你的态度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激烈?


证人:他看到了我的口供,就是因为他发现我的口供里没有向着他说话,才对我怀恨在心,他觉得我作为多年的朋友应该对他有所包庇,不该全告诉警察。


空刻:被告后来还有威胁过你吗?


证人:没有,倒是威胁过别人,因为被告方一个证人都没有,于是被告的母亲找上门去,想让那天一起喝酒的同学出庭,证明被告当晚没喝醉。


被拒绝后,被告的母亲对那位同学说:


“我儿子要是进去了,等他出来对你们做点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们可管不了。”


空刻:被告的母亲后来找过你吗?


证人:还真找过,就是让那位拒绝做伪证的同学牵线约定双方见面的。


被告的母亲向我求情,她表示要反告这些事都是“误会”、“有小人从中作梗”,并代被告向我道歉。


空刻:除了这些,他母亲还有别的诉求么?


证人:她一直在问我“能不能柔和一点处理这个事情,咱们庭上、庭下,用中国的方式来解决。”


“我们能不能用中国的法律来走一走。”


“能不能,放他一马。”


并且跟我说,被告现在成了“重度抑郁症,每天用脑袋撞墙,服100毫克的抗抑郁药”等等。


空刻:他母亲说他得了重度抑郁症你信吗?


证人:我觉得,可能是他们第一条路走不通,无法证明受害人有病,只能退而求其次,反过来说自己有病了。


空刻:你说被告的家人还找受害人?


证人:不但找了,都找到受害人老家去了。后来听说被告他家其实是兵分两路,被告母亲先来找我,他父亲回国辗转找到了受害人的父母,大致说辞都一样:


“教子无方”、“子不教父之过”、“从来没说过要报复”、“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被拒绝后,被告的父亲重申了一遍他们家的传世名言:


“如果我儿子进去了,出来以后我们可控制不了他,所以他做点什么不好的事也没办法。”


空刻:你认为被告的家长找你们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证人:事件发展到后期,他们可能觉得庭审没有胜算了,想通过庭外和解的方式解决。


空刻:这个案子可以庭外和解吗?


证人:不能,因为这案子是公诉刑事案件,起诉方是苏格兰法庭,受害人和我都只是证人而已,我们单方面无法撤诉,所以找我们完全无用。


空刻:被告曾四次请求推迟庭审,你知道原因么?


证人:他一直拖着不开庭其实是为自己的第二次毕业论文答辩争取时间,他第一次没过,第二次再不过就会拿不到博士学位,他怕案子判下来一旦有罪会影响学校对其答辩的安排。


空刻:最后一个问题,因为这个案子,和五年的朋友闹掰了,你觉得可惜吗?


证人:还是有些可惜的,毕竟认识了五年,还是老乡;同时也有些感慨,人性在压力之下被扭曲的程度远超我的想象。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1)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