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曾经上街“要求民主”的德国人 如今又游行支持“极右”

新闻来源: 德国中文网 于 2019-01-10 4:04:52  


1989年,曾经生活在东德的居民德麦尔(Frank Dehmel)走上街头游行,反对“社会主义当局”,要求“自由和民主”;他随人群高呼“我们是民众!(We are the people)”

30年过去了,德麦尔再次走上街头。如今,他变老了,却更加愤怒。这一次,他为极右翼势力喊出了当年的口号“我们是民众!”

德国中文网了解到,去年11月5日,《纽约时报》发表文章《默克尔的遗产之一?愤怒的德国东部民众支持极右翼》。文章称,德国东部民众“崛起”为破坏性的政治力量是默克尔执政13年的主要政治遗产。

默克尔宣布了自己的“退隐”计划后,有人称,在默克尔领导下,德国东西部之间的分歧比统一后的任何时期都要大。

德国东部地区民众正在游行 《纽约时报》视频截图

29年前,柏林墙被推倒,曾经生活在东德的民众获得了“自由和民主”。但德麦尔称,他几乎失去了全部:工作、地位、国家,甚至妻子。他的妻子就像彼时大多数曾生活在东德的女人一样,去西德找工作,再也没有回来。

长期被德国西部民众同情、怜悯甚至忽视的东部民众正在重塑德国政治。现在,东部地区支持AfD的民众是西部地区的两倍多。在东部地区民众看来,AfD是最强大政治力量,他们当中28%的民众去年将票投给了这一政党。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没有谁比曾生活在东德的女性——默克尔更能体现东部地区男人们的失败,因此她成为东部地区男人们发泄怒火的“靶子”。

“我们能办到!”当默克尔2015年说出这句话时,德国媒体上洋溢着一种自信:凭借多年来造就的“欢迎文化”,德国可以应对难民危机挑战,并帮助难民融入社会。

然而,不加甄别地接纳难民,一方面给极右翼提供了坐大的机会,另一方面亦导致国家行政和执法机关不堪重负。

如今,默克尔带领的联盟党正力争今年内拿出德国首部用于引进专业人才的移民法草案。而她近年来多次出访非洲并承诺加大发展援助,以及努力同欧盟国家达成双边难民遣返协议,亦被认为是应对难民危机的治本之策。

“欢迎文化”:良药还是病根?

2015年起,德国实施开放性的移民政策,“迎来”了上百万移民,多数都是年轻人。德麦尔十分反感这些大量涌入的移民,他掰着手指数着,“第一等是西部人,第二等是移民,然后才是我们。”

所以,德麦尔所在的东部萨克森州,1/3的男性选民都把票投给了极右翼势力,比任何德国其他地方都多。

萨克森州融合部部长佩特拉(Petra Kpping)称,“生活在德国东部的我们正面临着一场男性危机,这滋养了极右翼势力的增长。”

佩特拉称,2014年她上任之时,她的工作是融合难民。但是2015年以来,成千上万的移民到达德国后,她在市政厅会议上被一个白人中年男子质问,“为什么不先融合我们呢?”

这些生活在德国东部地区男性多年来感受不到经济的增长,却看到了东西部之间逐渐拉大的差距;他们畏惧那些年轻的外来移民,用反对“外来移民”发泄不满,强化自己的民族自豪感;他们被女性甩在后面,在女性愈发成功的同时,他们的社会存在感不断下降。

所以,这些男性开始支持德国的极右翼势力,让2013年才成立的AfD这一“小党”短时间内支持率快速增长。而这一政党的“崛起”将彻底改变德国政党的政治生态,使德国党派势力的政治光谱明显右移。

有网友评论,本文主人公的故事令人唏嘘。终于把墙推倒了,西德人过来自己沦为了二等人,老婆也跟着一等人跑了,难民再过来自己沦为了三等人,回头一看,当初领导自己推墙的名利双收,自己非但失去一切一无所有还把自己弄成了贱民,垂垂老矣现在还要站上街头呐喊,去争取自己年轻时不屑一顾并且唾弃的----尊严。

对此你怎么看?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