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化妆品毒杀婴儿:日本权贵阶层绝嗣秘密

新闻来源: 独角鲸工作坊 于 2019-01-08 0:24:57  


?埃及艳后的脸上,按理应该有鳄鱼粪。



现代中国女性美好容化好妆才可以出门,逐渐被认为是一种社交礼仪。不过因美容的缘故,出现毁容甚至死亡等医疗事故的,却也是层出不穷。

美容风潮也影响到中国男性。英国《每日电讯报》1月3日文章称,据估计今后四年中国男性化妆品市场增幅将达20%,到2022年将增长到24亿美元。对一些人来说,化妆已从一种有趣爱好,转变成有利可图的事——据报道,中国最受人欢迎的美容视频博主,每年进账多达1000万元。

中国古代的女人,妆容的目的和侧重点与今天略有不同,不过,“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好像女同胞比较占便宜——毕竟前者是要死要活的大作,后者只是小打小闹的折腾。但其实,“女为悦己者容”也需要绝大的勇气——既有生命危险,又要忍耐相当的痛苦,没有强大的心理下不了手!

有意思的是,技术发展到今天的水平,很多古早味的奇葩美容方法还在继续盛行,“作妖”水平不减当年。

最奇葩的美容秘方——鳄鱼粪

“万物源起古埃及”或许夸张,但是人类美容化妆文化的起点,肯定是古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阳光那么辣眼睛,身体防护的需求衍生出美容化妆技术的进步。而优越的地理条件保证了丰富物产,又提供了很多试验的材料。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古埃及人做不到的。

今天看得到的绝大部分美容技术,在古埃及均已成型。眼影,来点孔雀石制作的宝石眼影膏;描眉,那就得来黑铅油膏了;假发,得用树脂或蜡质定型加动物油修饰……

蜂蜜护肤,这个有点传奇。最初想到把蜂蜜涂到皮肤上的是一位法老,不过他不是涂在自己身上,而是涂抹在随侍的奴隶身上,让他们保持甜蜜的赤裸,尼罗河蜂拥的苍蝇就不会打扰法老了。无意中,蜂蜜护肤诞生了。蜂制品系列随之“蹬鼻子上脸”了。

这些都不算什么,古埃及美容界最奇葩的贡献是——鳄鱼粪,货真价实的猛兽便便。风华绝代的艳后克里奥佩特拉就是鳄鱼便便的拥趸,鳄鱼粪混合珍珠粉和草药敷脸,时不时还来一场豪华的鳄鱼便便浴。不过,鳄鱼粪美容法倒不是艳后的秘方,因为到了马其顿王朝的时代,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地中海圈子早已学会了这套高端技术。

廉价的白垩代替了珍珠粉配合鳄鱼便便——这确实很科学,因为都是碳酸钙成分,但是植物香料的使用不可含糊,否则那骇人的气味……为了打消贵妇们对便便的厌恶,商人们宣称他们的鳄鱼便便不是脏兮兮的沼泽动物所产,而是来自神秘东方的“陆生鳄鱼”。这种神兽是素食主义者,尤爱香草,所以便便也是香喷喷的。其实,只是把鳄鱼便便加工除臭再混上植物香料而已。我不大相信希腊罗马贵妇们会被这么幼稚的谎话欺骗,只是宁信其有的聊以自慰罢了。便便上脸,总是有点心理负担的吧。

?埃及艳后

古罗马的重口化妆品——驴尿

与神兽便便相比,古罗马的自产奇葩缺少东方神韵的迷离色彩,非常的重口——驴尿。

罗马人认为驴尿的作用相当强大,青少年外用抑制青春痘。成年人内服,防蛀牙、治口臭(我想只能是比驴尿更臭的口臭),还有防疟疾……实际上得了疟疾的治疗方法就是灌驴尿。于是,清晨来一杯,临睡再来一杯,笃信不疑。到了共和国后期,曾经质朴的罗马人也开始讲究,驴尿还是那个驴尿,却有了产地认证——据说葡萄牙进口货效果最好。很可惜,我们山东东阿阿胶崛起晚了,否则出口阿胶配驴尿,也算产业升级。

请不要嘲笑古人蒙昧,时至今日粪便和尿液在美容领域依然活跃,鳄鱼粪的美容产品至今还在高端美容品圈子里找得到,什么皇家XXX品牌,很高级的样子。而鸟粪美容法更是主流,好莱坞明星中非常流行,特别推崇日本九州地区的鸟便便,具体配方不详。

尿液的使用甚至更广泛,骆驼尿一直被中东沙漠民族妇女用来美发,据说可以让头发闪亮顺滑,效果很不错。人尿则成为一些高端香水的成分之一,有些人尿制品还是高端护肤制品的成分,不知道有没有“童子尿”的讲究。

?驴

惊悚美容——以血养颜

鳄鱼粪的独特功能始终没有任何可信的解释——连不可信的解释也没见过,古已有之的倚老卖老加埃及艳后的名声加持,也无需多加解释。有的纵贯古今的奇葩美容术倒是说得煞有介事,比如说血疗——大体上就是抽取顾客的血液涂抹在面部等护理部位,“科学解释”是利用了血小板的“生长因子”——难道血液研究有了新发现?血小板的凝血因子有了突破性的发现,开始管起了生长的闲事?美容界的“科学”太高级,理解不能。

其实,被血疗的高级人群也不是冲着“生长因子”去的,一位中世纪传奇女性的邪魅人生才是卖点的来源——匈牙利女伯爵伊丽莎白.巴托里。

严格地说,她出生的16世纪中叶已经不算中世纪,但是匈牙利作为欧洲边疆的文化氛围确实保持了古风。中世纪教会文化压抑,把女性对美的追求视为罪恶,这很可能是巴托里女伯爵的人生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

巴托里家族是匈牙利最显赫的家族,女伯爵本人是波兰国王的侄女。虽然后世对她的事迹描述扑朔迷离,但是大部分记载都强调了她的美丽与聪明。她的招赘婚姻可以算幸福,从中年寡居后拒绝再嫁、在强邻觊觎之下独自统治领地十余年的事迹来看,坚强与智慧应该属实。

女伯爵的人生在丧偶后开始走向传奇。先是领地内的农家少女离奇失踪,后来受她优厚待遇吸引进入城堡担任侍女的少女们也有去无回——这些孩子大都是中上等家庭出身,不会善罢甘休。于是,关于女伯爵是女同性恋、诱拐和绑架少女实施虐待的传闻逐渐风起,最可怕的说法是她以少女之血沐浴以求青春永驻。王家派出官员经过曲折的调查后,派遣她的表弟图尔索——也是她本该改嫁的对象——攻破了她的城堡,将其逮捕。

根据图尔索的叙述,他攻入城堡后不仅发现了大量骇人听闻的刑具,还解救了几个饱守折磨的女孩。

由于巴托里女伯爵从未被审判,她的主要指控者图尔觊觎其领地多年,未必可信,甚至有人认定他是整个事件的幕后黑手。所以一切都没有定论——除了女伯爵肯定没有从少女鲜血里获得什么永生的力量,因为她在拘禁地的尸体被发现时,早已凉凉。

传闻总是倾向猎奇。后来的说法是,有一部类似人体榨汁机的刑具(原型类似著名的“铁处女”——一种人形铁框,两面互相用铁链联接,将犯人绑在其间,再把两面合拢,框上许多突出的长钉,就会贯穿钉入受害者身内。)通过管渠直接通向女伯爵的浴缸。受害者数量被认为在300人到800人的围。

巴托里女伯爵的鲜血传奇,是中世纪以来真真假假的“以血养颜”事件的集大成者,对血与青春之间的神秘关系的想象则由来已久。其他著名的有:15世纪的法国元帅吉尔斯.德.莱斯元帅——这位贞德的战友隐居后以儿童之血行黑巫术,也有浴血和饮血的事迹。而与元帅同时代的瓦拉几里大公弗拉德二世,以“穿刺公”的威名震慑一方——他的城堡周围陈列着大量木尖锐的木桩,把伊斯兰入侵者穿刺在上,场面极为血腥。此人的传说极多,18世纪的爱尔兰作家综合各种传闻,以他为原型塑造的文学形象吸血鬼伯爵德库拉最为家喻户晓。

我相信,饱含生命力与青春的鲜血想象,吸引着最古老的欲望,这才是血疗美容的神秘配方——源于中世纪幽灵的叹息。血小板的功能,无足轻重。

?网传的巴托里女伯爵

用美容毒杀胎儿

最后出场的是“古早”美容三大“神器”:砒霜、汞和铅。

最早登场的是铅,纯铅的色彩灰暗,毫不起眼。但是,含铅的化合物家族中色彩鲜艳的妖娆风盛行。丹铅靓丽的橘红色,硫化铅的黑、硫酸铅的白,还有俗称铅黄的氧化铅,都曾在美容界风生水起。

不过,铅的美白功能很快就被更妖的水银抢走了“高端客户”,药名轻粉的氯化亚汞成为顶级美白粉妆,因为它比偏灰的铅白莹洁如玉。

轻粉在日本受到了最高的推崇。江户初期伊势开始出产轻粉,流行之风从京都的公卿传播到全国,而模仿京风最为来劲的幕府将军后宫立刻迷恋上了轻粉。人人施用,粉天粉地——只有将军家的女人们能如此铺张,穷公卿们哪有这样的财力?一个意想不到后果发生了,江户的后宫成为日本婴儿死亡率最高的地点,将军家屡屡绝嗣造成的政治后果甚至影响到幕府最后的覆灭。而轻粉在欧洲贵族的圈子里同样流行。

轻粉杀死孩子,砒霜的欧洲别称“继承人药剂”已经说明了问题。欧洲贵族对白的追求不只是审美,而是关乎身份的大事。

所谓“蓝血”指的是长期不经日晒后苍白的皮肤可以看到静脉血管的蓝紫色,这才证明不事劳作的贵族之“贵”。因此,铅粉、轻粉的外用不够,还要辅以砒霜“由内而外”的滋养。迷恋砒霜的病态美也没有地域之别,含有砒霜的五石散成为两晋名士的瘾品,到了东晋更成为阀阅世家的标配,东西方的贵人们用生命证明了——白富美不是女性的专利。

虽然人们对“三代神器”危害健康的严重性早就知道,但是让它们强制退场则是很晚近的事件。1933年美国的FDA取得对化妆品监管权后才强行逼其彻底退场,化妆品才有了强制性的安全标准。至此,人类爱美爱到大作死的时代告一段落。好在鳄鱼粪之流一起作妖倒也没人管。至于血疗,只要不至于残害无辜,谁信谁用,个人自由只受限于钱包的厚度。“人傻钱多”算不得罪过,古老的秘方也不只是权健或保健品的专利。

我曾经和一位皮肤科专家聊过护肤,她说除了特殊的皮肤情况以及过敏体质以外,注意保水保湿就行——我看见她桌上放了一盒百雀羚(绝对不是软广告)。

?水银矿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