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高人

新闻来源: 南太井蛙 于 2024-07-10 0:10:11

2024年U18女篮亚洲杯,新西兰队遇到了中国队一位「高人」张子宇,十七岁身高2米20。她一人独得36分,抢了13个篮板,新西兰队以68:90败北。引起极大热议。

篮球是「高人」的运动,上场的运动员越来越高。以前的高人没几年就变成了矮人。竞争与淘汱都很激烈。

1962年我十六岁,身高1米93,在当时已算是「高人」。因为在1961年中国男子篮球国家队平均身高只有1米91。我成为几个专业队争抢的目标。

我在二沙头广东省队集训时,男篮最高的是2米06的大焦,山东人。周日休息,他在广州无亲无故,便随我回家。不管他走到哪里,都被数百好奇的市民围观,我俩经过东湖公园时,还有人因为顾着看他失足落水。

因为遗传缘故我继承了母亲家族那边的杰克.伦敦式下巴,广州军区体工队的教练担心我有「巨人症」,特别检查我的手脚看看有没有「肢端肥大」。见我十指尖尖,忍不住笑着说:「你怎么会有弹钢琴的手?」我立刻就入队了。

后来我去了武汉军区体工队,身高只排第八,「高人」就成了「矮人」。

经过很短期的高强度训练,我的弹跳力大大提升,可以轻松双手灌篮,据说当时全国男子篮球运动员能双手灌篮者不超过二十人。

我虽为后补,但每逢比赛开场前「跑篮」,教练就让我先跑,表演一个双手灌篮,全场掌声雷动,我队亦士气大振。队里最高的大杨身高2米02,每次都拍拍我肩膀以示鼓励。

河南人大杨十分强壮,分组对抗时,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每一个部位都如铸铁般坚硬,踫上去立即反弹回来。

然而在兰州的全国邀请赛中,大杨在另一个「高人」面前变成了手足无措的弱鸡。那人就是四川队2米18的石挪威。比赛上半场未结束,大杨五次犯规被罚下场。1米97的大姚上场不到八分钟也五次犯规。

300公斤重的石挪威,背对篮板,站在罚球在线,接到队友供球之后,单手握球,转身一步就跨到篮下投篮。他就像一部强大的摇臂起重机,粉碎了我队任何阻挡他的企图。

几位高过我的主力都被罚下场了,「该你上场了!」教练指着我,在我步入场地的剎那,教练没有交代任何战术,只在我耳边大喊:「给我使劲狠狠的打那块石头!」

穿黄背心的石挪威迎面过来了,接近罚球线后停步转身,眼前只见一堵黄色的墙在缓缓移动逼近,我的脸部陷在他巨大的背部肌肉群中,根本看不到他手里的球。待我稍退半步,抬头望见一只粗过我大腿的巨臂正划过蓝天,我便用力跳起来往巨臂狠狠打去。

裁判哨音响起,判我打手犯规。严格地说我没有打手,就是想打他的手也够不上,只是打臂而已。跟手劈顽石的痛感一模一样。

这样的悲剧持续了好几分钟。我在这座铁塔面前绕来绕去,又跳又打,石挪威始终未与我四目对接,他的视线只注视篮框,淡定自若地往里面不断塞球。

我也被罚下来了,教练表扬我有两点最突出,一是打手打到了最接近手的高度,别的队友只能打肘,而我打到了前臂;第二是我在场上坚持了八分十五秒防守石挪威,比其他队友的时间都更加长。

对于一个第一次上场打全国比赛的新手而言,我被表扬了多次,这还要感谢我那位八分十五秒的对手石巨人。

在去西安的列车上,我去四川队的那节车厢找过石挪威,但巨人被几个身高只及他腰部的小列车员包围了,未能说得上话亲自面谢。憨厚的石挪威还帮列车员拖地,那拖把拿在他手里就象一根牙签晃来晃去。

说起来我的身高以及对篮球的爱好多少有点源自家族遗传。

先祖父王瑞生身高跟我差不多,曾任1921年中华民国国家男篮队长,出战第五届远东运动会,击败日本队与菲律宾队,为中国夺回第一个世界级篮球冠军。他的队友中有一位清华大学的大学生孙立人,后来去西点军校还当上陆军司令。

身高虽然是篮球的主要条件,但也不是越高越好。

石挪威很明显有巨人症,所以早殁于1980年,只活了五十岁。一些高人都有这种病。之前听说姚明也有巨人症,但都被否认。但是我看他的下巴就不大成比例,而且他的伤病率也太高了一些。

另外,中国篮球界的高人的身高往往与体重不成比例,显得单薄瘦弱。打过国家男篮的周琦身高2米18,体重只有90公斤,比我还轻,在高强度的国际比赛中很容易吃亏。

这次崛起的新秀「高人」张子宇在对澳洲队的比赛中表现也大受影响,遭遇到慓悍的澳洲姑娘强力防守挟击,比赛中对抗的强度出乎意料之激烈。结果她四次犯规,也未能参加最后几分钟的对决,导致中国队败北。䢍也说明了中国的高人仍须要更多的努力才能走向世界篮球的巅峰。

不过,张子宇身材匀称,也比较灵活,更可贵的是「有篮」: 命中率较高。她只有十七岁,技巧与体能大有提升的空间。关键是最好她是否能够像正常青少年一样完成学业,身心健康发育成长,尽量避免过早进入封闭式全职专业训练系统,更不要只以金牌为终极目标。

一个学历完整、心智正常而又充满热忱的青少年,不一定要经过地狱式「金牌工厂」训练才能出成绩。新西兰五百万人弹丸小国在历届奥运也屡屡摘金夺银,人均金牌数还经常名列榜首。几乎全部是业余选手创造出来的。

巴黎奥运开幕在即,身体内里的体育细胞也在悸动,除了在沙发上坐稳,预备好热茶和蛋卷,看电视上的赛事转播。也开始写些相关的文字,一如那些退役的战士缅怀金戈铁马南征北伐,你只要当过运动员,就永远忘不了场上竞技的毅力与勇气有多激动人心。

 
(0)
(0)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点击二维码复制内容链接

敬请注意: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