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做认知测试?如何看退选呼声?拜登受访说了这些…

新闻来源: 美国中文网 于 2024-07-09 12:05:24

周五,在一次高风险专访中,总统拜登淡化了自己在上周辩论中的糟糕表现,并否认了任何退出竞选的想法。

这次接受ABC主播斯蒂芬诺普洛斯(George Stephanopoulos)的访谈,是拜登自辩论以来首次接受电视采访。这是他政治前途的关键时刻——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正对他是否适合继续参选表达了担忧。

拜登在采访中辩称,自己在辩论前“生病了”,“感觉很糟糕”。当被问及这是一段糟糕的插曲,还是更严重疾病的征兆时,拜登否认了这些担忧。

“这是一段糟糕的插曲。没有任何严重疾病的迹象。我没有听从自己的直觉进行准备,辩论之夜很糟糕。”他说。

在采访中,拜登详细介绍了他在辩论时的感受,称他因生病而疲惫不堪,还接受了新冠检测。

关于他病情的评论标志着白宫对总统在辩论期间身体状况的描述发生了最新转变。白宫官员在辩论期间告诉记者,总统感冒了,随后在本周三,白宫新闻发言人让-皮埃尔否认了拜登已经看过医生的说法,并反复表示,自2月份体检以来,拜登没有接受过任何体检。

“这是感冒,伙计们。这是感冒。”让-皮埃尔当时说道,“我知道每个人对感冒的影响都不一样。我们都感冒过,所以他没有接受医生检查。”

一天后,白宫证实总统确实看过医生,让-皮埃尔周五表示,拜登在辩论后与医生进行了“口头检查”。

拜登在采访中还表示,自己还没有看过辩论的重播。当被问及是否知道情况有多糟糕时,他回答说,“除了我自己,没人其他人能责怪”。

在后来的采访中,拜登还作出了新辩解。他说,尽管川普的麦克风被静音了,但他还是被川普的不合时宜的言论分散了注意力。

“我意识到那天晚上我心情很糟糕,甚至在回答问题时,甚至在他们关掉麦克风时,他还在大喊大叫。我因此分心。我不是在责怪他,但我意识到我没有掌控情势。”拜登告诉斯蒂芬诺普洛斯。

在回答进一步有关身体状况的提问时,拜登表示自己不会接受认知测试,并将结果公之于众。

拜登表示,“没有人说我必须”接受认知和神经学检查,“我每天都会接受全面的神经学测试”,称这是他的工作要求。

“我的医生到处旅行。如你所知,每位总统都是这样。来自世界顶级的医生随我到处旅行。我会不断评估自己的行为。如果他们认为还有其他问题,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告诉我。”他说。

在斯蒂芬诺普洛斯问拜登诚实回答自己是否有能力击败川普时,拜登一连回答了4个“是的”。

拜登指出,之前的民调显示他无法在2020年大选获胜,并以此作为依据否定了广泛的民调显示,他在今年大选中处于落后。

当被问及他的低支持率,以及在4年后获胜是否会更难时,拜登说:“当你与一个病态的骗子竞争时,情况不会更难。当他还没有受到即将受到的挑战时,情况不会更难。”

拜登称,他所有的民意调查员都将这场大选描述为“胜负难料”。

在采访中,拜登还被问及如果确信自己无法击败川普,是否会退选。对此,拜登说,只有“全能的上帝降临”并告诉他这样做,他才会这样做。

“如果全能的上帝降临并说,‘乔,退出竞选’,我就会退出竞选。”拜登说,“全能的上帝不会降临。”

“我同意全能的上帝不会降临。但是,如果你可靠的盟友、民主党、众议院、参议院的朋友和支持者告诉你,他们担心如果你继续竞选,会输掉众议院和参议院,你会怎么做?”斯蒂芬诺普洛斯追问道。

“这不会发生。”拜登回避了这个问题。他后来质疑,其他民主党领导人是否拥有他的外交政策敏锐度。

据报道,维州国会参议员沃纳(Mark Warner)正在寻求让参议院民主党人就拜登是否应该退选的问题达成共识,这给白宫带来了进一步的压力。沃纳认为,拜登是时候结束竞选活动了。

当被问及华纳的努力时,拜登回答说:“马克是个好人,他也曾试图获得提名。但马克和我有不同的看法。”华纳曾被认为是2008年大选的潜在副总统候选人,但后来退出了竞争。拜登最终赢得了这个职位。

当被问及如果有更多高级民主党人迫使他退出,他是否会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时,拜登回答说:“他们不会这么做的。”

 
(0)
(0)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点击二维码复制内容链接

敬请注意: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