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价值观大变,背弃所有优势,走向可怕的经济未来

新闻来源: 金融邮报 于 2024-06-18 22:10:12

加拿大的核心价值观已经发生了重大转变,我担心它们正在为我们的子孙后代毁掉这个国家的经济未来。

我发现,解释我们的经济状况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通过一个家庭来概述。

如果你是一个成年人的父母,我们假设这个“孩子”负债累累,工作并不努力,但仍然喜欢维持昂贵的生活方式。他想穿得漂亮、牙齿美白、去度假,总之要过得好。但是手头很紧,除非他能申请到新的信用卡,否则问题就大了。解决办法就是让父母多帮他一点。

在这个小故事中,成年子女代表加拿大的经济,父母代表中高收入阶层的纳税人。

自四月份预算案公布以来,在与许多人的讨论中,大家肯定对较高的资本收益纳入税率感到不满,但最大的不满是,在已经有大量债务的情况下,我们还在继续增加支出。加拿大刚刚确认,2023-2024 年将出现 509 亿加元的赤字。为什么我们要为未来几年制定一个预计赤字约为400亿加元的新预算计划呢?

回到家庭的比喻,成年子女显然无法负担他们想要的生活。他们需要减少开支,想办法赚更多的钱--甚至可能要更加努力地工作。他表示自己现在只需要经济支持,但他的父母知道,至少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们需要大量的支持。

但不同的是,如果父母勉强帮助孩子,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而纳税人的情况则不同,无论他们同意与否,他们都会因为经济困难的孩子而受到拖累。

我们错在哪里?加拿大的价值观在很多方面都发生了转变。我们不奖励有良好职业道德或成功的人。相反,我们助长了糟糕的职业道德和平庸。我们赠送我们买不起的东西,因为这样可以拉选票。我们惩罚冒险,奖励安全。我们失去了成功的移民战略。

举个例子。利用加拿大政府网站上的“儿童和家庭福利计算器”,输入一个安大略省城市的虚构家庭。他们不是原住民,但有四个孩子,年龄在 2 到 8 岁之间,家庭收入为 41,000 加元。不可否认,根据他们报告的收入,经济状况非常拮据。

好消息是,计算器显示他们今年将从政府领取 40,363 加元。他们将获得 34,388 加元的联邦和省儿童福利金,这些福利金都是免税的,相当于 40,000 加元至 60,000 加元的税前收入。其余的则来自 GST/HST 抵免、加拿大碳退税、安大略省 Trillium 福利、安大略省能源和物业税抵免、安大略省销售税抵免以及加拿大高级工人福利。

我们怎么可能负担得起为这个家庭提供 40,363 加元的基本免税福利?如果您是 1920 年、1940 年、1960 年或 1980 年在加拿大奋斗的年轻家庭,您每年能领到相当于 40,363 加元的福利吗?不可能。

还有一点,现在为政府工作比经营企业更好。上个月,政府对 C-58 法案进行了投票表决,该法案基本上意味着,如果联邦监管的工作场所发生罢工,将禁止使用替代工人。该法案还规定了违反规定的惩罚措施:雇主每天将被处以 10 万加元的罚款。

让我们把话说清楚:如果我是联邦监管行业的私人雇主,而一群雇员决定罢工,那么这项立法规定,我雇人替代该工人是非法的。渥太华的国会议员一致投票通过了这项立法。

无论这项立法是好是坏,它距离吸引任何人在一个风险越来越高、回报越来越低、选择越来越无风险的国家经商又远了一步。

现在,想象一下,你是一个聪明、年轻的加拿大人,在职业生涯开始几年后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离职,创办一家新公司。另一个选择是接受联邦政府或省政府任何事部提供的中级职位。

如果您创办一家新公司,您将承担所有风险。如果不成功,你将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如果你成功了,想想你为成功所要克服的障碍吧。从几乎每个行业都存在的监管和繁文缛节,到明显有利于员工的劳动法,再到经济的大起大落。但是,如果你成功了,请记住,更多的成功最终还是会以增加税收的形式归政府所有。

如果你接受了政府的工作,你将获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保障、老式的固定福利养老金,并有可能在 50 多岁时(如果不是更早的话)领取全额养老金。是的,这份工作可能会让你失去一些主动性和激情。是的,你可能不会在深夜里思考如何做出微小的改进来造福于你的部门。是的,你可能永远不会因为工作而富裕起来。但是,你将在一定程度上获得经济上的安宁,而这是大多数加拿大人梦寐以求的。

对于过去20年成长起来的大多数加拿大年轻人来说,选择政府工作显然更有优势。

这对加拿大经济和繁荣的未来有何启示?这对我们的价值观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我们背弃了我们的优势:我们可以获得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以及一些重要的金属和矿产;我们有能力吸引受过教育的年轻人来这里工作;我们是一个拥有健全的法律、自由和秩序的国家,是一个可以获得相当好的医疗保健和教育的国家。

今天,我们真正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其中多少优势?

我们轻视我们的勘探者、提炼者和原材料运输者。我们不断斥责他们的工作,告诉他们需要达到更低的排放目标,以更低的效率完成工作。

我们曾经强有力的移民政策,现在只是变成了一扇门,被推得更大,而有针对性的移民方法则变得乏味得多。

我们的法律在多个方面捉襟见肘。总的来说,我们在执行法律方面举步维艰,要么是因为我们根本不认为许多罪行应该承担任何后果,要么是因为我们的司法系统效率低下,无法及时做出裁决。

至于医疗保健,我们在满足加拿大人核心需求方面的能力正在下滑。我们从自己和亲朋好友的医疗保健中可以切身体会到这一点,我们也可以从护理人员、急诊室护理和许多手术的更长等待时间中看到这一点。有些人在遇到严重问题时仍能得到很好的医疗服务,但日常护理却落后了。

在教育方面,政治和多元化、公平与包容的举措阻碍了我们的孩子接受最好的核心教育。

我想说的是,加拿大已经真正失去了使其成为一个伟大国家的价值观。我们的经济未来正因此而面临真正的风险。我希望现在改变还为时不晚。

 
(3)
(0)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点击二维码复制内容链接

敬请注意: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