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每6人中就有1人处于贫困,单身妈妈遭职场歧视,打4份零工养活3个孩子…

新闻来源: 东京新青年 于 2024-06-11 4:32:48

日本经济状况最近讨论度很高。不管是货币政策,还是没有恢复经济的现实,都引发了公众关注,毕竟是关乎切身利益的复杂的经济问题。

很多人说感受到了日本经济的低迷,因为日元贬值、工资停滞、国际竞争力下降等,切切实实体会到了什么叫贫困。日媒也报道了日本的贫困状况,还真是吓人一跳!

贫困的定义有很多,大致可以分成2类。一类是绝对贫困,指的是不能维持衣食住行等最低限度的生活水平。一类是相对贫困,指的是与该国平均标注相比,不足以正常生活。

2022年9月,世界银行将每日“2.15美元”定义为“绝对贫困线”,也就是说,每天生活消费在2.15美元以下的人们,被定义为“绝对贫困”。这个标准折合日元约32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6元。

全世界人口约80亿,绝对贫困人口约占8%,大多存在于非洲国家。日媒认为自己作为发达国家,几乎没有绝对贫困的状况。

而相对贫困,指的是可支配收入在国民平均收入一半以下的情况。

日本厚生劳动省曾公布过“相对贫困”标准,将收入在“130万日元”以下的情况,定为相对贫困状态。

日本的相对贫困率约为15%,也就是说,每6人中就有1人处于贫困状态,其中单亲的母子家庭比例尤其高。

为什么母子家庭特别容易贫困呢?

日本NHK曾采访过女性经济贫困问题,发现独自抚养孩子的单亲妈妈,在精神上和金钱上都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她们更容易陷入经济拮据的状态。

19岁的友美,在单亲家庭长大。她的父亲在她小学一年级时去世,她和母亲以及2个妹妹一起生活。她还有个哥哥,不过哥哥成年后就自己搬出去住了。

她的母亲在父亲去世后外出工作,在煤气公司的客服中心上班。工作是临时工,分为白班、夜班和几天一次的住宿值班,工资低,时间长,艰难地养活4个孩子长大。

这份工作,也是母亲付出了很多努力争取到的。她找工作时考了很多证书,但因为年龄和孩子们的缘故,她被很多工作机会排除在外,只能从事临时工或四处打零工。

母亲的身体不太好,患有慢性病,有时需要卧床休息,因此家里收入不稳定,生活异常窘迫。

作为长女的友美,很早开始就包揽了家务,读中学后要同时读书、打工、做家务。这种情况下,她很难成绩好,没有考上普通高中,进入了函授高中。

高中毕业后,友美原本想当牙科护士,但学费太贵放弃了,后来选择当幼师。幼师专科学校的夜间课程便宜,入学金5万日元,每个月的学费8万日元。友美决定申请10万日元的助学金。

贫困家庭的孩子,通常不得不缩小升学的范围,因为拿不出上学的费用。友美的理想生活是过上普通家庭的生活,但这真的很难。贫困,也会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这是一种恶性循环。

友美一家人的经历,其实是很多单亲母子家庭的缩影。女性就业难,养娃难,一旦成为单亲妈妈,就是在社会夹缝中求生存。

35岁的桥本礼子,独自抚养3个孩子,大儿子读小学6年级,大女儿读4年级,小儿子读幼儿园。她5年前离婚了,因为丈夫时常对孩子们家暴,离婚后的她带着孩子逃跑一样离开了家。这种情况下,她也不敢向前夫要抚养费。

为了养活孩子们,礼子打了4份工:在援助老年人的NPO组织里打扫卫生和买东西,在残疾人服务机构邮寄信件,在针灸治疗所整理数据,还上门做面膜。

她每天的安排都紧紧张张,工作结束后还要接孩子、回家做饭,照顾孩子们。包括育儿补贴在内,她一个月收入约20万日元。一省再省,勉强撑起了这个家庭。

当打工也艰难的时候,有些女性会被迫卷入灰色行业。

日本甚至有专门的“性服务派遣公司”,为单亲妈妈提供就业、育儿援助和居住一条龙服务。

说来可笑,原本政府和社会应该保障她们的基本生活,但那些麻烦的手续和条件,让情色机构成为许多人的救命稻草。

据日媒报道,高达15%的贫困率,在发达国家是相当高的。随着经济低迷,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这个群体:

如果不废除非正规劳动者法,贫困阶层就会扩大。日元贬值、劳动力不足等问题堆积如山,但先不废除非正规劳动者法就不能解决贫困问题。那个日本GDP 降到第4位,个人消费占GDP的六成。

40%的国民是非正规劳动者,没有奖金,每月只有10万~15万左右的收入。伙食费都需要尽力,化妆品也需要控制。前几天,资生堂刚招募了一批职工。虽然报道说正式员工加薪,但是占国民近半数的非正规劳动者不加薪的话就没有经济效果。

如果不废除非正规劳动者法,日本就会成为一个贫穷国家。被印度超越,GDP下降到5位也是时间问题。如果不尽快废除非正规劳动者法,贫困国家、治安恶化、少子化就会加剧。

也有人认为这个数据可能不准确,因为现在再怎么穷的人也用着手机,可能只是习惯性喊穷,甚至以为“吃鳗鱼也是最低生活标准”,毕竟整体生活水平比以前提高了很多。但很快有人对此进行反驳:

虽然有人说有智能手机算什么贫困,但现在的日本,行政和公共信息都是网上发布的,申请几乎也都是网上进行的,电话和邮件几乎都是辅助性的处理,如果没有智能手机和电脑的话,连行政支援都做不到。

为了维持生活,即使减了很多东西,也必须拿手机。

如果再进一步推进网络和无现金化的话,我认为有必要制作廉价机型,国家作为提供商支付1000日元左右的通信费。

日本女性贫困的问题,已经持续很多年了,但始终没有得到有效改善。归根结底,是女性整体就业环境不友好,再加上生育歧视、就业歧视、母职惩罚等,才让这部分人的路走得格外艰难。

 
(1)
(0)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点击二维码复制内容链接

敬请注意: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