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金士兰

新闻来源: 南太井蛙 于 2024-04-12 0:10:10

复活节一场夜雨,洗凈都市上空尘埃,让本来就格外清新的空气带有一股初挤牛乳的清香。趁长假人稀车少,到金士兰取景写生。这个地方不常来,但每次来都不舍得离开。

我觉得她跟伊甸山街区很相似,历史悠久且带有老旧的风雅。

贯穿金士兰的新北路修在山脊上,两旁1880年前后的建筑完好如初。近铁道这一侧的山谷建有庞大的运动场,另一侧沿着山坡布满维多利亚时代的木屋。

雨后湿漉的路面,映射着房子的倒影,泛黄的杨树在晨风中摇曳,洒下一片发亮的水珠。这里的维多利亚木屋风格相近,都有同样的尖顶、凸窻、门廊和镶嵌彩色玻璃。

房子内部空间比较狭小,用当代的眼光来看,可能不大舒适。不过它有一种特殊的味道,从外部线条的装饰,到内部壁纸、帏帘和天花板灰坭塑造的讲究,都显露了那一个年代的人,通过风格的塑造美化建筑的唯美追求。

喜欢画老房子的我,沿着金士兰路顺坡而下,在第一路和第二路找到了可以入画的题材。

画老房子不仅仅是画一幢木材砖瓦构成的物体,因为这些东西本身并无生命力。须运用你的想象力,探究它所属的那个时代的人文,老房子就是一种精神特征。曾经住在里面的人、房子的主人,早已不在了,但他们生活的记忆、情感的纠结跟这所房子一起留下来,而且影响了今天的我们。

拆老房子也许能赚钱,但毁了后代的历史记忆。在每平方公里仅有18个人的纽西兰尤甚,简直是罪过。

我画老房子的目的之一,就是留住时光印象,记录纽西兰人的生活。

沿着倾斜的第二路走到中央路,见到地标之一波特兰大楼,就回到了金士兰主街。

金士兰代表纽西兰特有的一种美:很小,精巧雅致,低调,带点与世无争的满不在乎。

前两年英国的《Time Out》将金士兰评为世界上最酷的街区之一,名列43名。

评审们将这个街区描述为「以当地一切为中心」,他们很喜欢小型独立商店和餐馆,觉得这些商店和餐馆取代了华丽的特许经营店很有特色。

除了美丽的历史建筑和精品店之外,食物和饮料也是一大亮点。

《Time Out》的条目写道:「金斯兰不拘一格的美食场景是首屈一指的。」该条目赞扬了家庭经营餐厅的各种美食。

精酿啤酒厂Urbanaut Brewing Co以及Atomic Coffee Roasters和Portland Public House都受到了青睐,在那里您可以「欣赏奥克兰最好的当地乐团的表演」。

评审们觉得靠近伊甸园公园的地理位置「抵消了金士兰普遍的波西米亚氛围」,因为该街区经常充满活跃的体育支持者、音乐迷和参观展览观众。

当评审们被要求建议如何在金士兰度过「完美的一天」时,他们建议选择每月的第三个星期六,当天金士兰举办当地的工艺品市场。然后,他们提议在Garage Project的Cellar Door和Phil's Kitchen品尝一些美酒。

虽然《Time Out》的评选让金士兰扬名世界,但一些纽西兰人高兴之余又心有不甘,纷纷指出本地有其它地方远胜于金士兰而被忽略。

不可否认,金士兰有完好的历史建筑、时髦的街头艺术、奇特的商店和各种适合全天营业的餐饮场所。她丰富的历史也是奥克兰这座城市最核心的一部份。

评选由人来进行,难免各有所好,人言人殊。喜欢就好,何必计较这多。

三年前画过一张金士兰街景,画廊老板去年将它卖给了一位在那里开业的律师朋友。这次我找到了不同的角度来作另外一张画。

疫情前在「金士兰交际」喝过一杯咖啡,跟华裔老板有过交谈。这次去远远望见店还开着,只是不知生意是否易手。经过那场严酷的瘟疫,很多地方人事全非了。能存活下来,本身就是莫大幸事,只惜今人善忘,醉生梦死,不识感恩。

近中午了,天忽晴忽雨,风也有了些寒意。收起画具,想在「乌木」(UMU}吃夏威夷披萨,只惜假日休业。窥见店内叠起的台凳间有座火箭弹头造型的烤炉。唔,这种传统方法泡制出来的披萨味道应该会很好。

不过斜对面的酒吧周六供应「一蚊鸡」。当然不是老香港塘西风月的「一蚊鸡」。而是份量不少的一碟炸鸡翼,真的只收壹纽币。条件是吃这么便宜的鸡就要喝啤酒。

这个周六相约结伴旧地重游,披萨、啤酒加「一蚊鸡」,把盏闲谈以消永画。

 
(0)
(0)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点击二维码复制内容链接

敬请注意: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