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这些澳洲大企业砸钱支持公投,却被惨败的“原住民之声”烧光!最冤的捐了$700万...

新闻来源: DailyMail 于 2024-04-03 3:05:14  


最新数据显示,澳洲的大型企业花费数百万澳元为“原住民之声”争取入宪。

四大银行、力拓(Rio Tinto)、必和必拓(BHP)和Woodside等大型矿业公司以及零售业巨头Wesfarmers和Woolworths分别投入了100多万澳元,用于推动在去年的全民公投中将“原住民之声”写入宪法。

澳新银行(ANZ)在“Yes23”运动中投入了220多万澳元,位居企业捐助者榜首,联邦银行(CBA)、Wesfarmers、力拓(Rio Tinto)、必和必拓(BHP)和Woodside也分别投入了至少200万澳元。

根据澳洲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数据,西太银行(Westpac)和国民银行(NAB)分别捐款140万澳元和130万澳元,Woolworths则捐款120万澳元。

支持“原住民之声”的Thomas Mayo与SBS主持人Karla Grant在公投前合影。

澳洲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捐款名单(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在10月14日公投之前,所有100万澳元或以上的捐款都捐给了支持公投的“Yes运动”,其中最大的一笔捐款来自非营利性的Paul Ramsay基金会,捐款超过700万澳元。

其次是Yajilarra信托基金,它捐赠了440多万澳元。

Wesfarmers的捐赠金额仅次于澳新银行和联邦银行,该集团旗下拥有Bunnings、Kmart和Officeworks等企业。

国民银行通过其慈善基金会捐赠了140万澳元,另外两个基金会Snow和Reef Shark也分别捐赠了170多万澳元和140多万澳元。

Woolworths的捐款是在其前任首席执行官Brad Banducci的领导下进行的。这家零售商随后拒绝销售澳洲日商品,Banducci因此成为了政治攻击的目标。

这导致反对党党魁达顿(Peter Dutton)呼吁抵制该连锁超市,并对Banducci进行了一些个人嘲讽,称他想模仿澳航前首席执行官Alan Joyce,向Albanese政府示好。

在就超市价格问题接受澳洲广播公司的一次灾难性采访后,Banducci于二月份宣布下台。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支持公投的“Yes运动”获得的资金几乎是“No运动”的5倍,其中最大的捐助者是B Macfie家族基金会,该基金会捐赠了80万澳元。

在公投前夕,反对公投“No运动”的领军人物Warren Mundine声称,企业受到了欺凌和骚扰,被迫支持“原住民之声”。

他说,投资者和客户威胁说,如果企业不支持“Yes运动”,他们就会抵制这些公司。

Mundine声称,企业害怕支持“No运动”,因为这将使公司立即与政府站在对立的一边,而总理Anthony Albanese在争取支持票的竞选活动中起着政治主导作用。

他还说,澳航(Qantas)等公司为“Yes运动”的支持者提供免费航班,并在飞机上印上支持“原住民之声”的字样,但这些公司与客户甚至自己的员工脱节了。

“有一次我搭乘澳航的航班,飞行员下来后说他要投反对票,”Mundine说,“地勤人员也这么说。”

“他们(企业)和那些进行种族歧视、辱骂澳洲人的人共进晚餐,因为他们有不同的意见。”

联邦银行首席执行官Matt Comyn(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尽管拥有压倒性的经济优势,“Yes运动”在全民公投中还是遭到了惨败,每个州都败下阵来,并被62%的选民拒绝。

领导“No运动”的竞选团体Advance收到了130多万澳元的捐款,而其筹款机构Australians for Unity则收到了1182万澳元的捐款,两个机构在竞选期间分别花费了1044万澳元和1182万澳元。

根据澳洲选举委员会披露的信息,Clive Palmer的公司Mineralogy也在反对“原住民之声”的运动中捐助了193万澳元。

其他为Advance组织(但不一定是“No运动”)提供大量捐款的公司还包括:Trevor St Baker的St Baker Enterprises捐款5万澳元;前Shark Tank评委兼技术投资人Steve Baxter捐款2万澳元。

Kennards Self Storage的创始人Sam Kennard通过他的公司Siesta Holdings捐赠了11.5万澳元,Bakers Delight的创始人Roger Gillespie向Advance捐赠了2万澳元。

Woolworths前任首席执行官Brad Banducci(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与此同时,Yes23的官方竞选组织Australians for Constitutional Recognition收到了4746万澳元的捐款,花费了4382万澳元。

另一个主要的"Yes运动"支持者是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该组织收到了UNSW 1112万澳元的"Yes运动捐款,花费了1003万澳元。

这些"Yes运动"派团体共收到5859万澳元,花费了5413万澳元。

这还不包括工会、社会团体和政党等其他支持赞成票的团体所花费的金额。


鲜花(1)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向留园新闻区投稿·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