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最新!谷歌杀妻案,陈立人终于现身,曝家人已回国,网友热议!

新闻来源: 华人生活网 于 2024-02-12 6:15:05  


周五(2月9日)是中国新年的除夕,一些华人再次来到加州圣塔克拉拉县法院大楼,旁听这起谷歌华裔工程师杀妻案庭审。

嫌犯陈立人在推迟了5次提审后,首次出庭聆讯。

第六次终于现身,佩戴白色“防自杀”帽

周五是他的第6次提审,也是他首次出席圣荷西法庭的庭审。陈立人身着橙红色上衣,外罩黄色马甲,下面是红色裤子,手上戴着手铐,最显眼的是头上戴着一个白色的安全头盔。

有媒体称这个白色的头盔的主要用途是防止嫌疑人自杀。作用是降低头部受伤的风险,通常用在惩教环境防止自残。

当天他双手被手铐铐在腰部铁链上,走进法庭时扫视了场内媒体和旁观民众。律师很快站在他身前将其挡住,但陈立人几乎高出律师一头,其面部表情仍清晰可见,他全程目光呆滞,接受了法庭翻译服务,同时,法官裁定4月19日再次上庭。

周五的过堂只有几分钟,主要涉及到陈是否需要翻译以及确定下一次上庭日期。陈的律师没有提出抗辩。

律师:嫌犯家人已回国

陈的律师施罗德在庭外接受了记者采访,他表示不能透露此案的更多细节,他接下来会阅读大量卷宗和电子档案。

他表示,陈立人英文很好,但哪怕是对一个母语是英文的人来说,法律术语和法律概念有时候也会让人混淆,他认为,法官的谨慎建议给陈配翻译是对的。

他坦言,案件很复杂,这是一个很棘手的案件。“出于一些技术性和法律上的原因”,他周五当天不提交抗辩。

他还表示,陈立人的父亲之前有在美待一周,现已回国。

检方:受害人家人已经抵美

本案检察官麦克‧嘉德伯格(Michael Gadeberg)周五在法庭外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于轩一家人已抵美,当日双方有会面。

嘉德伯格庭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案的进度取决于陈立人和他的律师在下次庭审时是直接认罪还是进行无罪抗辩,如果陈嫌不认罪,地检处已经做好准备,将会继续接下来的司法流程,向法庭和陪审团证明此案。

嘉德伯格表示,地检处仍在调查此案,希望与任何了解陈立人或此案的人对话,弄清楚他做了什么,或他过去是否有与此案相关的历史。他说:“审判是对真理的探索,我们始终对新资讯持开放态度。”

嘉德伯格还表示,当天与于轩一的家人见了面,但他们并没有出现在法庭,十分理解他们深陷痛失爱女的悲伤,地检处会尽可能为他们提供支持和服务。

有现场记者问当天似乎没有看到陈立人的右手,对此嘉德伯格表示,关于陈的健康资讯,除了各界都留意到的陈出庭时戴了头套外,其它的“无可奉告”。

但其实从媒体发布的一些照片中可以看到,他的双手都没有问题。

嘉德伯格也拒绝就陈是否进行了精神鉴定等进行评论

面临终身监禁

陈立人和他的妻子于轩一都曾就读北京的清华大学以及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而且都是谷歌公司的软件工程师。
1月16日,27岁的陈立人在圣塔克拉拉位于Valley Way的一栋居所内,涉嫌用拳头反复击打妻子于轩一的头部,导致她死亡。

陈立人被指控谋杀妻子。检方起诉书指被告涉及严重暴力和严重身体伤害威胁,行为极度残忍。如果罪名成立,他可能面临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此命案引发全球华人关注,大家为逝去的年轻生命惋惜,同时也为这起悲剧感到震惊。

朋友:希望公开审理

一位参加了周五庭审的华人李兴(化名)表示,他跟陈立人是同事加同学关系。

他在受访时表示,他们圈子很小,大家对这起惨案都感到很震惊,因为这是一个毫无征兆的事。

李兴透露,在悲剧发生后,大家都在重新审视自己、解剖自己的世界观,甚至陈立人被抓后那一周时间人都是恍惚的。

李兴说,网上很多关于此事的传闻都不是真实的,比如:刚开始出来的新闻是枪杀加自杀,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是陈立人,后来是因为发现突然联系不上陈,才知道是他出事了。

“我们非常希望能够公开审理这个案子,让加害人——我希望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希望他能出来接受采访或者接受探视,面对他熟悉的人把有些不能讲给媒体的话说出来,因为很多舆论把案件跟陈就读的学校、工作单位捆绑在一起,这一点我难以认同,因为这是个例。”李兴在法庭外说。

他表示,他很想知道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起悲剧。

“不是替陈说话,而是希望每个人的人生都能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李兴说。

“假如我是女方、是受害人,能从什么时候知道警讯出现。”他说,“面对类似情况,让大家在恰当的时候知道采取恰当的措施。”

他表示,因为灾难已经发生了,不管怎么对加害人施加惩罚,受害人也永远不能回来。

朋友:作为熟悉的人,想找一个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这些。

李兴介绍说,他和陈立人过去平均一、两个月会聚餐一次。

他说,陈立人很开朗,也很讲义气和很有想法。

他们同事朋友圈在事发前几天完全看不出来陈有何异常,也从未听说过他们夫妻俩在群里有过吵架或有过发帖冲突。

李兴说,大家想要找出一个解释,哪怕是一个假的合理理由来解释此事。

“我觉得没有发生此事之前,我绝不会对他有任何戒心。”李兴说。

知情人:等待真相

一位谷歌公司员工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他们内部对陈立人杀妻案的讨论也是很多,刚开始因为有两三起类似的案件,我们华人的last name也一样,很多媒体都将所有事情混淆。所以我们最后一致决定都不要信这些网络传闻,而是看美国警察的报告以及等待陈立人出庭。

他说,大家都倾向于先让陈立人在法庭上把事实说清楚,然后再来讨论。

这位知情人士透露,认识陈立人的同事都说,出事前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异样,因为他们夫妻俩在公司里表现非常正常,也有可能大家在外面通常都装作比较坚强吧。

知情人还表示:这应该是谷歌公司唯一的一个这样的恶性事件。其实公司对员工很好,我们有很多可以寻求帮助的途径。工作压力大家都很大,即便是真裁员了,大家没有什么想不开的。顶多真被裁了就是去另外一家公司工作,等市场情况好的时候,还可以再去更好的公司。

他还表示:即便真的一方被裁,还有另外一方,再说还没有孩子,所谓的压力大不到哪里去。

他透露,同事中有认识受害人于轩一家人的,他们正在帮助于轩一的父母。

“出于同事关系尽量去帮忙,但是我们现在不对此事做评论,毕竟案件细节还不知道。”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向留园新闻区投稿·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