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太难了!NZ一大学“挥刀”裁员,无数师生“无处可去”!

新闻来源: 天维菌 于 2023-11-13 0:10:14  


前段时间,天维网报道了新西兰梅西大学因“困难的财务状况”而计划裁员的新闻。

10月初,据Newshub报道,梅西大学希望将自然科学和食品先进技术领域的员工人数减少60%,预计会削减100多个工作岗位。

这些消息显然引起了众多师生与社会人士的不满,不仅有工会组织者猛烈抨击此举“短视且可怕”,梅西大学学生和职工也呼吁校长在进一步裁员前辞职!

天维网记者在几周前对梅西大学学生与两位老师进行了采访,对于学校财政困难、大面积裁员、关闭科学实验建筑(IC)、无数老师学生“无处可去”的局面,与梅西大学迟迟不予回应的态度,Ta们会作何评价?

Photo : Supplied

梅西大学的提议是什么?

今年,梅西校方在其官网上发布了一份提议,其中着重表示将考虑执行三项计划:

- 考虑对科学院(College of Sciences)下的学历和专业(qualifications and specialisations)进行进一步调整;

- 建议将部分学科合并到Manawatū校区;

- 调整教学、学习和研究所需的员工配置。

据Newshub称,梅西大学建议停止工程学和植物科学课程,同时关闭梅西基因组服务中心和Manawatū显微镜与成像中心(Manawatū Microscopy and Imaging Centre,以下简称IC)。

几周前,梅西大学取消了本科护理课程,作为削减成本举措的一部分,该校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可能会裁员30%。不过关于该大学是否进行裁员的决定,将在11月底“尘埃落定”。

目前已知的是,梅西大学正考虑取消部分工程学、供应链管理、物流与质量系统、食品技术和科学专业的专业(qualifications)。

梅西大学可能取消的专业

学生:“梅西大学的提议

对于我们来说代价太大”!

不久前,在记者到达梅西大学Albany校区时,许多学生正脚步匆匆地赶往各个教学楼上课,一切似乎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校内的学生表示,许多墙壁和玻璃门上张贴着呼吁“停止裁员、削减”的海报。

IC内部。Photo : Supplied一名梅西大学学生在10月告诉记者,校方在官网上发布了一份提议,其中表示大学正“面临着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具挑战性的财务状况”。

Ta告诉记者,这份提议明确提到了哪些专业会受到影响,却没有提供更具体的举措。比如说:

哪些课程会被取消?哪些课程会被转移到其他校区?

学生会被怎样安排?

在官网上,梅西大学表示,“一旦(我们)做出最终决定,我们将提供明确的细节,说明梅西大学将如何帮助您在2024年及以后继续学习。”

图片来自梅西大学官网

但这位同学告诉记者,在采访进行时,梅西大学新一学期的选课已经开始一周了,但学校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安排。因此,梅西大学的学生中有人猜测:除了部分的必修和选修课程可能被取消之外,学生面临的选择还可能有转为线上课程、转到北帕校区、转学去奥大/AUT等学校等等。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性,对于学生来说“代价都太大了”。

图为梅西大学北帕校区。Photo : Massey University

Ta表示,虽然梅西大学要求学生不对课程注册进行改动,但许多学生担心自己明年需要参加的课程,甚至是必修课的安排会出现变动,因此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此外,梅西大学还计划关闭Manawatū显微镜与成像中心(IC)或将其出租给校外商业公司,这也激怒了许多科学院的学生。

IC外部。Photo : Supplied

“IC里有许多科学实验室、不少老师的办公室、学生的学习区域.......这栋楼建成不过两年。”Ta愤愤不平地说。Ta表示,“如果现在要(将其)关闭或者出租出去”,对于学生来说是很不公平的,同时,用于建造IC的“纳税人的钱”和学生学费也浪费了。

当学生们愤愤不平之时,梅西大学的不少老师也同样对学校的安排不尽满意。

“科学专业的未来至关重要

提议缺乏前瞻性规划!”

当日,记者还对梅西大学的两位老师,Dianne Brunton教授和Weihong Ji副教授进行了采访。Brunton教授是一名新西兰生态学家,也是梅西大学自然与计算科学研究所所长。她告诉记者,梅西大学科学专业的未来“至关重要”。

她表示,IC是一座被建筑师、建筑商和科学界共同认可为“可能是全国最好的科学教育大楼”的建筑,“如果在正式启用后,建筑内却没有了任何科学家和做实验的学生,这对全国、对奥克兰、对北岸都有着巨大的影响”。

Photo : Massey University

接着,Brunton教授谈起了IC建造的目的:“这座大楼是由新西兰高等教育委员会(TEC)批准的,为的是支持校园的发展,尤其是科学的发展。”

“(梅西大学的提议)缺乏前瞻性规划(a lack of forward planning)。从根本上说,这是对纳税人钱财的管理不善,(出租出去)难道就是最初建造这栋大楼的目的吗?”

IC内部。Photo : Supplied

此外,梅西大学的裁员计划意味着许多老师和员工面临提前失业,由于北帕课程有限,新西兰就业环境也并不算好,老师的选择几乎只有“离开学术界或者去其他的学校”。

Brunton教授认为,这样的提议将对学生产生及其负面的影响。

她表示,虽然提议还没有最终被敲定,但是此前的意见反馈截止时间是10月20日,而目前正值期末季,“这对学生来说非常困难的”。

“这让他们无法为考试复习——如果你是一年级或二年级学生,却需要担心明年的课程,你怎么可能尽全力复习考试呢?”

“这不是一所大学应该对待学生的方式。”

据悉,梅西大学正计划在新加坡扩大教学范围。当记者向Brunton教授谈起这件事时,她说:“这是件好事,但我觉得风险很大。而且,为什么梅西大学不能在新西兰(校区)投入同样的精力和热情呢?”

Photo : Massey University

谈对留学生影响:

“这些学生还能去哪里呢?”

谈起对于留学生的影响,Brunton教授和Ji副教授都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很多留学生都想来奥克兰。”她们说,“现在有一些国际学生,特别是博士生,刚刚抵达奥克兰。”

她们表示,这些留学生的签证费、交通费,甚至房租都已经付出去了,导师们也为他们支付了外部助学金、学费和津贴,那么“这些学生还能去哪里呢”?

图片来自奥克兰机场社交网站

Brunton教授表示,即使部分学科没有被取消,部分导师没有被裁,而是一齐转移到北帕校区,那么对于留在奥克兰的学生来说,他们花费的大量金钱和精力也等于白费了。

同时,Brunton教授和Ji副教授也告诉记者,她们认为梅西大学的财政状况并不是完全难以为继。

“该提案中所做的财务分析是相当具有误导性的,一些部门的成本划分让预算看起来非常糟糕,比如生态学(Ecology)。”Brunton教授说,“今年,由于自愿裁员(voluntary redundancies),生态学部门失去了很多员工,但这并没有反映在预算中——有员工走了,很多设施也不需要了,这将大大减少预算,而且我们应该已经开始这样做了。”

Photo : NZ Herald

对于校方宣称的“财政问题”,Brunton教授不无遗憾地说:“对我来说,大学的资产不是大楼,而是人,是从事教学和研究的学者,是支持这一切的技术人员——这些才是资产。”

“大学不应如此短视——他们应该考虑的不仅仅是年终预算,而是未来五年、十年、二十年。”

IC内部。Photo : Supplied

梅西大学:

“无法回答这些问题”

针对此事,记者也向梅西大学进行了邮件问询。对于学生提出的“给学生的反馈时间不够,校方提供信息不全”的问题,梅西校方表示,第一轮磋商已于10月2日开始,一直持续到10月20日。然后,学校将在发布初步决定之前彻底考虑学生的反馈,并在11月底宣布最终决定之前进行进一步的磋商。

图为梅西大学回复天维网记者截图。

同时,对于“梅西大学将如何对待课程被中止的学生?”、“教职员工最终面临的决定可能是什么?”等问题,梅西校方表示,变革提案目前正在征求意见,尚未做出最终决定,因此他们无法回答这些问题。

图为梅西大学回复天维网记者截图。

最终,校方的回应中提到,梅西大学自2008年起就在新加坡办学,本次宣布扩大在新加坡的办学规模是为了应对当前的经济环境,实现工作方式的多样化。

他们特别提到,梅西大学目前还没有在新加坡“建设”实体校园的计划,也没有使用新西兰提供的任何资金。考虑到潜在的风险和回报,在新加坡办学可能为梅西大学带来收入方面的

图为梅西大学回复天维网记者截图。

在采访的最后,两位老师向记者介绍了梅西大学科学院的部分研究,以及削减这些研究项目带来的遗憾和风险。

“从这里毕业的学生来自世界各地,他们现在都在为新西兰做贡献......他们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说起这些,两位老师非常自豪。

Brunton教授还特别提到了梅西大学的工作者们在疫情中的贡献。

“当时,我们的一些同事领导了COVID快速检测系统(COVID rapid detection system)、可追踪的基因组系统(genomic system)的研发,在疫情早期,我们的一个实验室被隔离起来,进行了所有新冠检测工作。”

Photo : Public Health Communication Centre

Brunton教授说:“我应该说,对这里的研究质量怎么夸都不为过。如果仅凭一份财务文件(做决定),那确实是对所有研究的忽视和不尊重。”

“重要的不仅仅是财政上的可持续发展,还有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和对学生的教学信念。”Brunton教授激动地说,“而且,我们认为在财务上也没有理由取消这些项目。”

在提到教职工所面临的裁员、学生未来的不确定性时,Brunton和Ji老师显得十分无奈。

在采访结束时,她们表示,梅西大学的提议很可能会造成“新西兰的损失”。

然而,在梅西师生不断的抗议中,最终决定仍然需要等到11月底才能“见分晓”。

IC内部。Photo : Supplied 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向留园新闻区投稿·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