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华人来信:Jacinda Ardern,一位活在幻想中的前“救世主”

新闻来源: 后花园 于 2023-01-23 23:27:49  


在新西兰华人圈子里,Jacinda Ardern一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政治人物。在上周爆出离职消息后,奥克兰华人Frank Xu来信讲述了自己对总理的观感。 

 上周四,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宣布了自己的辞职计划。当我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时,内心是麻木的,毕竟堂堂一国总理的辞职与我等市井小民何干?可这事越品越不是个滋味,直到心里堆满了想说出的激烈言辞,才不得不拾起很久没敲过的键盘来码出下面这一堆文字聊以发泄。 初识Jacinda依稀记得2017年,Jacinda第一次以工党党魁、总理候选人的身份为我所知的时候,我还对于政事懵懵懂懂。只记得华人们一边倒歌颂着John Key,惋惜着他的离去,却并没有人仔仔细细去看看这个年轻的总理挑战者。

那时的我不知道为什么John Key这么讨华人喜欢,也不知道我大学的kiwi老师为什么会说“John Key is a lair”。那时的我,客套跟着她点头,却从未深究过什么。我不懂孰是孰非,只是朴素地相信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这个国家也许需要有些改变。一如2016年Donald Trump当选为美国总统时,我的内心感到一阵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兴奋。因为以我当时的浅见来看,这个人注定将掀起一场风波,可能是撼动世界的风波。恰好,我不拒绝看到变化。而2017年的Jacinda也确实带来了变化。我甚至如同Trump当选时一样感到了惊喜,虽然我被身边的人裹挟着将选票投给了国家党,但无所谓,她还是赢了。她雄心勃勃的KiwiBuild计划让钱包捉襟见肘的我也心生向往。那时的我,讨厌不知道何时才能涨到头的房价,讨厌只靠买进卖出不用出一点儿力就赚得盆满钵满的投机客。我觉得她就是那个“Game Changer”,将她称之为救世主可能也并不为过。

高光时刻2019年3月15日是充满悲伤的一天,基督城的刽子手大开杀戒,震惊了全世界,也震惊了千里之外的我。当我置身基督城在大街小巷穿行,看到悲伤的人们默默将花圈摆满一条又一条街时,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将这种悲伤从人们的心中抹去。

但Jacinda做到了,她用她自己的方式做到了。也许从那时起“爱作秀”就成为了贴在她身上的显眼标签,不过我却觉得没关系。不论她是否出自真心,只要她能够让这个国家的人们不再悲伤,带上“爱作秀”的标签也是不得不接受的代价。

始终坚持只以功过论英雄的我,信任着她,关注着她。她变了?时间来到2020年,这一年疫情毫无征兆且来势汹汹。我看着她带领着民众抗击疫情,看着她坚定执行清零政策,不可否认,那一年的新西兰空前团结。面对疫情的压迫,人们同舟共济。 但有些东西似乎不一样了,我们应当都还记得那个拖全体新西兰人后腿的前卫生部长David Clark,他的光辉事迹我不再赘述。我一直翘首盼望着他从国会里被扫地出门,然而这一幕却始终没有发生,直到去年底主动宣布2023年大选不再谋求连任。所以Jacinda是怎么了?为什么她会长时间允许这样一个严重失职的卫生部长继续留在国会甚至担任部长?相比于私生活丑闻之后主动辞职的前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David Clark的脸皮不可谓不厚。

也就是在同一年,我终于相信了工党的KiwiBuild计划打了水漂,不再期待所谓的“Game Changer”。没错,我就是从此开始感悟到,Jacinda所带领的工党原来真的只是动嘴的一把好手。只要是设定好一个日期,到期执行即可的政策都完美落地,而任何需要动手去修、去建的东西,你们在这六年里看到了什么?我们普通民众要的不是“Announcement”而是实实在在看得见的“Development”。所以2020年大选,我没有投票给工党,这次是我自己的选择。她变了,也许又没变2022年,这一整年在我脑袋里进进出出的就是一个主题——治安,零元购也是我在这一年里学会的新词。也就是在这一年,我彻底明白她变了。5月遭媒体质疑治安问题时,她给出了这样的答复:“我们来用事实说话,对犯罪行为的惩罚和后果都没有改变,因此惩罚被削弱的想法是错误的。” “如果你在这个国家违法犯罪,那么肯定要被追究责任。”说实话,她没有说谎,但现在再回头看时,我气笑了。没错,5月一切都还没什么改变,但当治安不断恶化的同时,《三振法案》却在2022年11月11日被废除。而Jacinda所谓的违法犯罪责任必究,只让我感到一阵心酸。

众所周知,新西兰的警察常为华人所诟病,被认为只会抓超速,不会抓罪犯。可曾几何时,这些警察们也怀着一颗除暴安良的心。我曾经在Pakuranga Plaza前的十字路口,亲眼看到一名警察被两名骑自行车的青年戏耍,其中一人骑车吸引警察下车去追逐他,而另外一人则趁机一脚将警车的后视镜踹掉,我望向那名满头大汗却无可奈何的警察,从他的脸上看到的只有愤怒和不甘。我也曾经和一名不再从事一线工作的警察聊过天,他告诉我,几年前他初入警队时热衷于打击、抓捕罪犯,可大部分时候这些罪犯在极短的时间内又能重获自由,渐渐的他心灰意冷,申请退居二线。种种的这一切,Jacinda难道不知道吗?她一定是知道的,我想,也许她认为大部分民众不知道,所以才能在媒体前面不改色地说出那些话来。也许,几年来民众对她的支持让她变得过于自信。也许,这才是她一直以来的样子,只不过我们在脑海中幻想出了一个完美、强大、有担当的新西兰领导者,将Jacinda Ardern的名字和容貌强行扣了上去?也许,这恰巧又是一个屠龙者变成恶龙的故事。

离开最后,我们发现,Jacinda要走了。她选择在这时离开,看起来与John Key做出了一样的选择,却又不是。John Key离开时,留下了仍然强有力的Bill English作为继任者,而彼时的核心矛盾是高企的房价以及经济发展的不平衡,至于经济和金融稳定性,至少在2017年没有人对经济持悲观态度。反观Jacinda,眼下的新西兰不比2017年,除了愈演愈烈的房价和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物价上升、高通胀和央行不断加息导致家庭还贷成本上升也亟待解决,人们对经济前景的预测十分悲观,甚至连央行都堂而皇之地告诉大家,经济将会衰退。

所以Jacinda,你实在不该在这样一个局面下突然甩手离开。想想2020年,那年你带领工党以50%的创纪录高票赢下大选,你的个人支持率在第二任期内一度高达62%,想想吧,有多少选民是因为你才给工党投出了这一票。 而你就这么离开了?也许上完了这一课的新西兰选民们,能够明白一句真理——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不是我们对你的要求太高,这是身在这个位置上的你,必须接受的拷问。可能唯一不变的,是一直在变。


鲜花(1)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