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29岁加拿大女子突然内出血!急诊室苦等14小时!差点活活等死

新闻来源: 超级生活 于 2022-12-05 10:10:19  


加拿大一名年轻女子因突然内出血打911进了急诊室,但她在那里等候超过14小时,差一点点命就没了。她说自己“离死亡只有几分钟”。 据Global News报道,新不伦瑞克省Memramcook的居民 Bianca Gallant在11月18日内出血。

她在大约两周前曾经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但不知道这是否是发病原因。由于腹疼难忍,她打了911。一辆救护车将已经疼得凄惨的她送入 Dr. Georges-L.-Dumont 大学医院。 她被分诊并进行了生命体征检查,结果她在急诊室差点活活等死。

她说,“我静静地坐在那里等了大约 14 个小时,然后我无法呼吸并开始陷入医疗困境。” “我的肺不想再扩张了,显然,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你会进入恐慌模式。”

她说当告诉护士她无法呼吸需要见医生时,却被告知她必须继续等待。 “(护士)甚至没有过来看看我是否还好,他没有检查我的生命体征,他只是告诉我我需要冷静下来,”Gallant 说。 幸好就在那时,一名急诊医生注意到她的样子不对,马上前来帮助。由于没有更多的急诊床可用,她被带到另一个房间,在那里她开始“无法控制地呕吐”。

医院工作人员试图催促她去做核磁共振检查,但不能马上做,因为她躺下时无法呼吸。他们给她服用止痛药和止吐药,30 到 60 分钟后她才可以接受核磁共振检查。 “我的未婚夫告诉我,我在 MRI 室里待了大约五分钟,”Gallant 说。“他们把我赶回(急诊室)并告诉他我需要立即进行紧急手术,我的腹部血液量异常。” 最终,医生从她体内抽出了 2.5 升血液,Gallant 说,她的右侧卵巢和输卵管不得不被切除。她说她一直不知道血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紧急手术使她无法再生育。Gallant 说这倒没事,因为她已经有了四个孩子,不打算再要更多,但这种遭遇非常令人不安。 第二天,当 Gallant 接受输血时,她从外科医生那里听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事情。 “外科医生第二天来看了我们,并告诉我和我的未婚夫,我(已经)离死亡只有几分钟了,我很幸运还能活着,”Gallant 说。

她说,外科医生让她投诉这种情况,此后她给医院发了电子邮件。 医院所属的卫生系统Vitalité Health Network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无法对具体事件发表评论。 该网络负责临床项目和医疗事务的高级副总裁Natalie Banville表示,在 Gallant 接受治疗的那个晚上,工作人员或床位并不短缺。 声明中说:“我们致力于为公众提供安全、优质的护理和服务,并且该网络的所有急诊部门都遵循对每个进来的人分类和管理标准。”

Gallant 就更气了,她想知道如果不缺工作人员或床位,为什么要等 14 个小时才能见医生,为什么她会被带到急诊室外面的房间。 她说,“我非常痛苦”,这段经历让她受到了创伤。

格兰特说,手术后,她在重症监护室ICU呆了大约四天,然后才被送往康复室。不久之后,她离开了医院。 她说自己当时仍然很痛,还有很多问题没有得到解答,所以她去了蒙克顿医院寻求第3方意见。

因为她是急诊术后患者,所以这次等的时间稍微短了一些。她说分流需要 30 分钟,她等了大约3个小时才完成更多测试。 X 光片显示她的肺部有一处小撕裂,但不清楚它是在手术前就存在还是在手术期间就已经存在。 Gallant说医生告诉她会设法给她找一张床。但是等了大约一个小时后,她问一位护士,护士告诉她,与她交谈过的医生已经回家了。她也只好出院回家。 她再一次得不到答案。

“我非常痛苦。我不能走路,不能动,”她说。 “我很害怕,有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天哪,我会死吗?如果我回家需要拨打 911,我能在医院接受需要的治疗吗? “我真的有很多恐惧,一直有这种感觉。” 离开蒙克顿医院后,Gallant说她仍有症状,并使用线上求医资源 eVisitNB 与护士交谈。护士建议她要么返回 Dr. Georges-L.-Dumont大学医院,要么去弗雷德里克顿的 Dr. Everett Chalmers 地区医院,因为这两家医院拥有适当影像学检查的设备。 Gallant 选择了弗雷德里克顿的医院,周六就去了。在那里,医院工作人员做了更多检查,但他们也无法判断出血的来源。 她被告知如果再有任何背痛或胸痛请拨打 911,并被打发回家了。 现在她已经被三家医院检查过,Gallant 说她感到放心了一些,但她仍然对医院的急诊情况感到沮丧。 她说,康复一直很困难,尤其是还要照顾四个孩子,现在虽然感觉身体好一点了,但仍然感到疼痛并且晚上难以入睡。 “我仍然很不舒服,走路时仍然会嘎吱嘎吱作响,腹部仍然疼痛,我的左侧一直有剧痛,似乎没有人在意……他们说这正常的。” Gallant表示,她并没有责怪医院的工作人员,并指出他们的确工作过度,但表示该省的医疗保健系统正处于危机之中,必须采取一些措施。 这个情况并不止在新省,在全加拿大,越来越多人在急诊室急诊室活活等死,大约每周都有1个病人在看护范围内死亡的病例。

Gallant说,加拿大需要雇用更多的医护人员,并更好地支持他们目前拥有的医护人员。 她表示这次的经历“令人大开眼界”。 她说:“如果这件事从未发生在我身上,我绝不会想到它会像现在这样糟糕。” 她还算是幸运的,上周在蒙克顿医院急诊室,有一名当地居民在等待治疗时死了。 她组织了一次集会,帮助提高人们对该问题的认识。

“这令人心碎。这是毁灭性的。这不应该发生,而我感同身受。”Gallant谈到这名男子的死时说。 “这不是医院的错,政府需要挺身而出帮助我们。”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