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我挨了一记耳光!”加拿大留学生分享挫折与成功故事,竟然这么说

新闻来源: 索娜 于 2022-12-04 22:10:28  


一直以来,不少留学生都怀着一个“加拿大梦”来到加拿大留学,期望加拿大政府能够对他们实现承诺,让他们得以在完成学业后,能够被加拿大所接纳成为永久居民,在这片土地过上更好的生活。

然而这个梦似乎在逐渐破灭。越来越多国际留学生抱怨加拿大的高校学费高昂、社会支援不足以及工作时面临剥削。 加拿大过往被视为一个移民友好国家,人们一直觉得拥有加拿大留学经验等同于获得一张永久居留权的入场卷。但不少国际留学毕业生都表示,他们在加拿大劳动力市场中面临许多挑战,以致他们不禁怀疑自己是否还想在这个国家永居。 “我是一种商品” 在加拿大生活了四年后,安娜·拉兰热拉·卡内罗(Anna Laranjeira Carneiro) 决定放弃她永久居加的梦想。

这位来自巴西的 24 岁学生最初在美国社区大学攻读本科。由于她认为加拿大的生活负担较低,所以她在2018 年决定转学到多伦多大学攻读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双学位。 她原本计划在完成大学两年课程后申请加拿大永久居留权,但她后来才发现原来她需要在加拿大完成四年制学位才能在加拿大快速移民通道的选拔系统中获得足够的分数。 随后,当大流行来袭时,她更加被困在加拿大。由于害怕回巴西探亲后,加拿大政府会对临时居民的入境限制更严格而致无法返回,所以她已经有两年没有离开过加拿大。

她的家人不得不以低于市场价值的价格,出售他们在圣保罗的一处房产来支付她的学费。她曾经试图申请大学奖学金,可惜没有成功。她表示,大多数奖学金其实都是为本地学生而设的。 “我受够了在多伦多的生活,这里的移民生活负担太重。”拉兰热拉·卡内罗说。 她决定在 11 月下旬登上飞往巴西的单程航班。 “除了无法获得足够的金钱支撑以外,实际上也没有太多支援机构去帮助我们。每当我对他人诉说我的经历时,人们的反应总是:‘你其实不必选择来这里。’这种回馈让她觉得自己在加拿大不受欢迎。”她说,“我意识到我不过是加拿大院校的资金来源。我是一种商品。”

不过拉兰热拉·卡内罗补充说,她愿意在未来回到加拿大工作,但不会再寻求永久居留权。 “不要专注于永久居留,专注于事业” 25 岁的纳夫林·考尔( Navreen Kaur )在加拿大找到了她理想的儿童和家庭治疗师工作。 三年前,她离开印度,前往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阿德勒大学攻读咨询和心理学硕士学位。她决定来加拿大是因为希望在毕业后获得临时工作许可,可以在这里探索工作机会。

但成功来之不易,她凭着自己的努力在两年半内完成了一个为期五年的课程,目的就是希望尽量减少开支。而且在留学期间,她觉得校园里对国际留学生的支持很少。 其后,她还在大流行期间失去了两位家人,导致情绪出现问题,于是她决定去看校外的心理治疗师,而费用主要来自她的健康保险。“你总会觉得自己被排斥在外,但你更加必须靠自己,努力向上,”她说。 现在,考尔凭借研究生工作许可成功获得一份关于儿童和家庭治疗师的全职工作。他推荐那些追求高质素国际教育和工作经验的人到加拿大学习,但前提是不要以移民为主要目的。 “不要专注于永久居留权,专注于事业。”考尔说。 支援的重要性

捷达‧辛格(Jagtar Singh) 于 2021 年来到加拿大,在 Centennial College 攻读为期三年的航空制造工程课程,以学习该领域的技能并探索工作机会。 他很自豪自己能在这里拥有赚钱能力。这位 21 岁的印度人每天都在面包店和仓库工作,以帮助自己赚取生活费,完成学业。 他表示,作为一名国际留学生和一名临时工,在薪金和福利方面都会受到“微侵犯”。因为僱主只会视他们为临时工,而且容易被替换,因此他们的薪水往往都会低于其他同行。

现在,他成为了学校学生会的副主席,正在帮助促进学校社区的多样性和包容性。他坚信本地和国际学生可以相互交流和学习。 他称赞Centennial College 为国际留学生提供学术咨询服务以及心理健康支持,包括一项帮助学生和教职员工消除文化差异,以创建更具包容性的社区计划。 “一记耳光” 自努尔‧阿兹里 (Noor Azrieh) 12 岁起,她的父母就开始有移民到另一个国家的想法。加拿大成为他们的优先选择:学费比美国便宜,而且加拿大一直以欢迎移民而闻名。

2018 年,这位土生土长的黎巴嫩人离开了她居住了 15 年的卡塔尔,去到卡尔顿大学攻读为期四年的新闻课程。 对她来说,能够在这里获得永久居留权意味着“尊严、自由和权力”。 “我的护照是世界上最弱的护照之一,”她解释说,“如果我想要到其他国家就必需要取得签证。然而几乎每个我想去的国家,签证都不获批准。” 如今22 岁的她已完成学业并获得研究生工作许可。她目前在 CANADALAND 担任播客“The Backbench”和“COMMONS”的全职副制作人。

回顾她的留学生生涯,她说她一直受到房东的骚扰,并且还曾被告知,除非她在加拿大有担保人,否则就必须要提前支付六到九个月的租金以确保获得租约。 在求职路上也是困难重重,原因是她因为她不是公民或永久居民。“或许可以简单地在一家咖啡店工作,但在那里我只能够拿到最低工资。”阿兹里说。 阿兹里希望她能在加拿大获得永久居留权,以作为她来这里完成学业的奖励。 她说她在这个过程中投入了大量金钱,光是学费就花费了 140,000 美元,还有时间和精力。她认为如果她得不到任何回报,那绝对是不可接受的。 “我得到了回报吗?不。我被加拿大移民系统打了一记耳光。”Azrieh 说。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