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美国男子整容术

新闻来源: BuzzFeed 于 2022-11-29 21:05:21  


3月初,当记者第一次见到斯科特(化名)时,他正在轻轻地推着前面的助行器。记者在找他公寓的门时迷了路,所以得让他来接应。他穿着合身的T恤和短裤,靠在门框上,向记者挥手,然后努力站稳。在洛杉矶这样美好的一天,如果环境不同,他们可能会在外面见面,享受阳光。但他还在适应他的新腿。

几周前,斯科特做了一个他称之为改变人生的手术。他接受了一项手术,将使他永久长高。目前还没有关于有多少人在做这种手术的具体数字(尽管2020年BBC的一份报道发现,每年有数百名男子做这种手术),但斯科特是其中之一,他对自己因身高而受到的待遇感到沮丧,于是寻找一位能够永久延长其腿部的外科医生。在今年1月花了7.5万美元做手术之前,他的身高约为5英尺7英寸(合1米7)。手术后完成并康复时,他的身高达到5英尺10英寸(合1米78),比美国男性平均身高高出1英寸。 过去几年,寻求整容手术的男性人数显著增加。从拉皮到肉毒杆菌,越来越多的男性开始求助于美容手段,让自己看起来更年轻。2018年,《连线》杂志称这是“Brotox热潮”。疫情加速了这一趋势,因为工作转移到了Zoom身上,越来越多的男性花时间关注——并担心——自己的脸。

斯科特展示了手术留下的伤疤 但身高是另一回事。人们可以填充下颌轮廓,也可以用肉毒杆菌去掉抬头纹,但是身高——男性焦虑的主要来源——似乎是无法解决的。矮个子男人在约会世界里的挣扎是有据可查的。为了提高与人配对成功的几率,男性开始在约会软件上谎报自己的身高。这种情况发生得极其频繁,约会应用Tinder甚至曾在愚人节开了一个关于身高验证的玩笑,这让男人们非常沮丧。一个TikTok视频声称要对自称6英尺高的人进行“事实核查”,视频在网上疯传。在工作场所,身高同样是一种优势,个子高的人更有可能成为CEO,而个子矮的人获得职业晋升的机会更小。矮个男人在社交媒体上被嘲笑。一些研究表明,个子较矮的男性更容易抑郁。 “我连地精都不如” 斯科特今年25岁,从事数字媒体工作。他说,在手术前,同事们经常谈论他的身高。“我没有受到尊重,”斯科特告诉BuzzFeed。“在我工作过的每一个单位,总有人评论我的身高,好像我这个人因为个子矮就一无是处。”一次工作上的分歧导致一位同事对他厉声反驳:“别对自己太自信,矮子!”多年来,这些侮辱开始产生影响。“我每天比闹钟早两个小时起床,就为了在附近转转,哭一哭,”他说。 对斯科特来说,贬低身高的言论随处可见——无论是在他的个人生活中还是在流行文化中。他特别提到了TikTok,在那里关于男性身高的笑话很猖獗。“我不知道要按多少次不喜欢按钮,算法才会明白,我不想看到关于身高的笑话,”他说。 他暂停了采访,拿出手机给记者看一个来自@flossybaby的TikTok,这是他最喜欢的网红之一。她对着镜头说:“当我看到一个5尺8寸的女人时,我就会想,‘这是个高个子女人。’但当我看到一个5尺8寸的男人时,我就会说,‘看!一个花园地精!’”斯科特的脸上掠过一丝羞辱。“手术前,我5尺7寸,对她来说,我甚至连地精都不如。” 这些评论促使斯科特去做四肢延长手术。在这个复杂的手术中,医生会打断患者的股骨,然后插入一根钛棒,钛棒会在患者体内缓慢膨胀,使股骨永久增长。 斯科特第一次听说这个手术是在高中的时候。他在YouTube上看了一些相关视频,但当时并不认同。“我当时想,‘太病态了,我绝不会这么做。’”但他还是忍不住一直在研究,大约三年前,他确信这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解决方案。“我觉得很痛苦,”他说。“在我的生活中,每天都有事情困扰着我。因为我的身高,我感到受到了攻击或不公正的批评。”然后他突然发现:“当我意识到真正阻碍我前进的无非是钱而已时,我想,‘哦,如果我能拿出7万5做手术,我就不会再这样了。’” 当记者遇到斯科特时,距他接受手术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完全康复需要将近一年;本周,他获准停止使用助行器。他现在能开车了,但还不能参加体育运动。恢复需要拉伸和定期监测。在前三个月,他将接受每周四次的物理治疗。但对斯科特来说,这只是小小的代价。他说,手术后一切都变了。首先,残酷的笑话不会再毁了他的一天, “我不再会因为一个笑话或者一个表情包而失控,不会浪费一天的时间陷入痛苦中。” 一个“简单”的手术

加州伯班克的整形外科医生沙哈布·马赫布比安专门从事肢体延长手术。 为斯科特做手术的整形外科医生沙哈布·马赫布比安(Shahab Mahboubian)有点像社交媒体明星。在Instagram上,这位46岁的加州人拥有超过4.5万名粉丝。在TikTok上有5万。他的用户名很直白:@heightlengthening。在他的社交媒体页面上,你可以看到他在跳舞,回答有关手术的问题。 马赫布比安并不是只做增高手术。他说,他每年只做大约30-40例这样的手术。“我想说,我的大部分工作仍然是普通骨科。我仍然做很多关于运动伤害的手术。我要看有肩膀问题、膝盖问题、背部问题的病人,”他在加州伯班克的诊所里对记者说。不过,从门口写着“身高延长学院”的大牌子来看,可以说它已经成为了他的品牌。“这已经成为我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大多数人感兴趣的东西。这是我获得大多数问诊的地方,”马赫布比安说。他补充说,疫情期间增高手术明显增加。“因为很多人有更多自由时间,他们选择进行手术,”他告诉记者。 虽然这项手术已经进行了十多年,但延长身高并不是马赫布比安最初的计划。他最初对运动医学感兴趣,这是骨科专业的核心部分。但他很快意识到,他的大多数实习医生同行也挤在这个领域里。“我不想做所有其他整形外科医生做的事情,也就是这三大块:关节置换、骨折护理或运动损伤,”他告诉记者。就在那时,他找到了一个专门从事肢体延长和畸形矫正的奖学金。 通过手术延长四肢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它以某种形式存在了近100年。在军队服役或车祸中受伤的人会接受这种手术,通常是为了纠正长短腿问题。相对较新的是选择性手术和整形手术——这些只有大约15年的历史。换句话说,现在人们选择做手术只是因为他们想做。 马赫布比安若无其事地描述这种“微创”手术,就像一个男人在讲述他的早餐。“通过很小的切口,我会切开骨头,”他开始说。“然后我插入一根棍子——我们叫它钉子或棍子——插入骨头里。这根棍子是磁性的,有齿轮。然后有一个外部设备与钉子通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一点一点地拉长了棍子。”延长是逐渐发生的。“我们通常说每天大约1毫米,直到它们达到理想的高度。” 病人能延长的身高是有上限的。“最多8厘米,因为这是钉子的极限。超过8厘米就特别容易出现并发症了。” 等一下,记者抗议道。切开骨头还算是“微创”吗?“你想知道如何钻开骨头的细节吗?”医生笑着问。“我做一个小切口,一个1厘米的切口,基本上我要做的是首先通过钻孔削薄骨头。我用一个小钻头钻了几个孔。然后我们使用骨成形术,它有点像凿子。”凿子是用来切割骨头的。他补充说:“手术非常精准。” 骨头被钻开是恢复过程中最痛苦的部分吗?“当你切割骨头时,那个区域会肿胀,但几天后就会消失。然后是拉长骨头的疼痛,这是一种拉伸型的疼痛,”医生说。“但这是可以忍受的,因为它的过程非常缓慢。”马赫布比安很快就承认了潜在的复杂性,以及他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担心感染?他会立即给病人服用抗生素。他让病人服用血液稀释剂因为有血栓的风险。“棍子”有折断的风险,所以病人需要步行器。“当一些病人拉长身体时,他们可能会产生太多的骨头。其他的可能没有足够的骨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定期拍X光片来监测愈合情况。他自豪地说:“我大多数的病人没有并发症。那些真出现并发症的人,要么是因为他们没有听我的,要么是没有进行适当的治疗。” 在社交媒体的帖子中,马赫布比安经常出现在与患者的前后合影中。他是他们身高增长的参照点。他身高5尺9寸,是美国男性的平均身高。“我发育得晚,所以我打小是朋友中最矮的,”他说。“在我人生的那些阶段,我常常被人瞧不起。”所以他说,他知道他的病人经历了什么。 是那些年让他对这个手术感兴趣吗?“也许是潜意识的,”他说。“我进入这个领域的动机是为了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但对病人表达的沮丧情绪有一个参考点是有帮助的。“当他们告诉我他们的故事时,我能跟他们产生共鸣。” 在个子矮的耻辱和手术的痛苦中挣扎

马赫布比安博士拿着一个展示手术原理的股骨模型。2018年夏天,喜剧演员杰布基·杨-怀特(Jaboukie Young-White)创造了“矮王”一词,以反击矮个子的耻辱。现在,这个词已经完全融入了文化,成为一种表达对矮个子男人欣赏的方式。 但斯科特并不买账这种论调。“这让我很困扰,因为如果他们取得了同样的成就,但并不矮,你会去掉这个定语,而只是说,‘你是王者。’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把身高考虑进去呢?” 斯科特摇摇摆摆地走到沙发一角,把一个厚厚的笔记本电脑大小的灰色大装置——他称之为“遥控器”——稳稳地放在右腿上。一个小目标出现在屏幕上。他按了一个按钮,机器开始运转。“这台机器每启动一次,齿轮就会扩大三分之一毫米,”他告诉记者。“通常情况下,你每天要做三次,所以大约每天1毫米。”斯科特每天重复这个过程三次,持续80天。到结束时,他将长高8厘米,总增长3.15英寸。 斯科特承认,这部分是增高术过程中比较容易的部分。和刚开始的几天相比,这算不了什么。“在医院的日子才叫一个苦,”他做了个鬼脸说。病人通常必须在接受手术的当天就开始自行走路。这些都是小步骤,但对康复很重要。“他们会让你起来几次,因为你必须走路。他们第一次扶我起来,是向前三步,向后三步,仅此而已。这就是你能做的,”斯科特说。 在手术后的前两周,运动选择非常有限。“你的腿笔直地伸在你前面。弯也弯不了,”斯科特说。“你没法侧着睡,也不能趴着躺。”他回忆说,马赫布比安在手术后的第二天来看他,对他说:“有时候你会感到非常痛苦,你会想,‘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斯科特说,他打断了医生,告诉他:“我永远不会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等了这么久才等到这一天,我怎么会后悔?” 斯科特已经知道在医院等待他的是什么。他研究了与手术有关的一切。当斯科特走进马赫布比安的办公室时,他已经回答了自己的大部分问题。然而,他还是很想见到这位医生本人。他看了无数的视频,在多个播客上听了好几个小时他的声音。 其中一个节目被简称为肢体延长播客(Limb Lengthening Podcast),主持人维克多·伊戈努(Victor Egonu)是巴尔的摩的一名健美运动员,他23岁时做了肢体延长手术。他会采访最近做过手术的病人或实施手术的医生。33岁的伊戈努可以说是四肢延长术的传道者。9岁时的一场车祸和11岁时的一次受伤导致他的一条腿比另一条腿长,造成了严重的疼痛。虽然手术的目的是让他的两条腿一样长,但最终他的身高增加了一点,从5尺7寸增至5尺9寸。 伊戈努对寻求这种手术的男性所面临的耻辱感到沮丧,这种耻辱也使记者很难报道这个故事。记者为这篇报道联系过的很多人都不愿公开谈论此事。他对记者说:“我想告诉大家,手术应该像女人隆胸、隆鼻之类的手术一样被接受。” 在伊戈努的播客和配套的YouTube频道中,嘉宾们分享了有关手术的知识和提示。他们介绍了自己选择的医生。在其中一集,一位在伊斯坦布尔做手术的日本人(“大多数日本人在亚美尼亚做手术,但我想去土耳其,因为那里是一个更大的国家,”他解释说)说,医生给他开了像Voltaren这样的止痛药来处理疼痛,但这并没有什么帮助。只有他在手术后得到的硬膜外麻醉能有效缓解疼痛。 有时,听众会提出一些问题,比如骨骼对齐问题(通过频繁的X光检查)、恢复期间的最佳伸展运动(一个温和的下蹲),以及手术后睡觉的最佳姿势(仰卧)。他们谈论纹身是否会被拉伸(不明显)。嘉宾们详细描述了他们遇到的意外问题。“我没想到的最大问题是睡眠,”一位德国客人说。“人们都在讨论并发症,但对我来说,六个月来,我就是无法入睡,”他告诉伊戈努。“在康复中心,我每周做六天的理疗,每天两三个小时。有时我会拉上病床围幔,哭上10分钟,然后打开围幔继续理疗。这是一个很大的精神挑战。” 大多数做过手术的人都强调有个人在身边的重要性,一个在康复过程中可以依靠的人。对斯科特来说,那个人就是他的妈妈,她来自东北部。“她飞到这里做手术,手术后在这里待了12天,”他告诉我。因为他的公寓有两层,淋浴间在二楼,他们在术后先住进了一个只有一层楼的Airbnb里,然后又搬到酒店房间住了几天,直到他能爬楼梯为止。 斯科特说,起初,他的父母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做这个手术。“但我告诉他们,下次你们看电视的时候,留心听着,当你听到有人提到某人的身高时,告诉我是什么语气——是赞美还是侮辱?他们明白了我的意思,决定支持我。” 彻底改变了生活

马赫布比安博士拿着一根延长棒。做手术来增加身高可能属于可做可不做的那类手术,但马赫布比安不愿把它和其他整容手术归为一类。“这改变了我的一生,”他说。“它真的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他们对生活的看法,人们对他们的看法,他们对自己的感觉。这真的会影响到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他分享说,他的一些病人已经60多岁了,他们一生都在等待做手术。 但并不是每个要求做手术的人都有资格做。他说:“有一些6英尺高的人还想要达到6尺2寸或6尺3寸。”通常情况下,他会劝阻这些人不要做手术。他接受的最高的病人有多高?5尺11寸(1米8)。“但他周围的人都比他高。他的父亲更高,他的兄弟更高,他的朋友更高,他的女朋友更高,”他解释道。“所以他觉得自己比周围的人矮,他需要采取某种措施来消除这种自卑感。” 没有标准的方法来确定手术的适用性。纽约临床心理学家艾伦·卡茨·韦斯特里奇(Ellen Katz Westrich)博士与纽约的一名身高延长外科医生密切合作,帮助确定患者是否适合进行这种手术。“我不能决定病人是否可以做手术,”她告诉我。相反,她的职责是评估患者是否能从手术中受益。“我真正感兴趣的是:这个人的期望是什么?如果你做了手术,你认为你的生活将会有什么不同?这些期望现实吗?” 韦斯特里奇说,病人都非常不愿意跟人谈论自己接受了身高延长术。她说:“没有多少人把身高延长作为一种可选的整容手术。”“人们会说,‘我做了腹部整形手术,我打了肉毒杆菌,我做了面部拉皮,’但没有多少人会说,‘我做了身高延长手术。’”韦斯特里希说,许多患者会告诉身边的人,他们需要做手术是出于其他原因,比如髋关节或者膝盖有问题。 我请韦斯特里奇描述一下病人与她分享的最常见的经历。“我经常听到的一句话是,‘我不像其他人那样受到尊重。我已经取得了这么多的成就,但我仍然经常被当作一个小孩子。’”约会是另一个因素。“我经常听到人们说,‘我去约会,对方说,我真的很喜欢你,但是你不够高,我想找一个高一点的。’” 心理治疗就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吗?“心理治疗当然可以帮助患者更好地理解自己与身体的关系,”韦斯特里奇说。但寻求手术的患者可能会遇到不知道如何治疗他们的专业人士。比如,有些治疗师可能会将患者对手术的意愿理解成某种必须矫正的执念,而这会让患者感到更加痛苦。此外,心理治疗或许可以让一个人更好地为频繁的负面评论做好准备,但它永远不会影响物理现实。“这不会停止别人的嘲笑,”马赫布比安说。医生的评论与斯科特的观点相呼应。“再多的抗焦虑药物或语言治疗都不能让世界停止这样对待我,”他说。“我可以在工作中取得巨大的成绩,但我仍然会在网上看到‘身高低于某个高度的男性不配叫作男人’。”

斯科特在手术恢复期间用助行器支撑自己。 明年冬天,斯科特就可以把体内的延长棍取出来。他一直在密切关注。在我们谈话的那天,他把腿加长了62毫米——他还得再长18毫米。他说:“只是2英寸多一点,但差别已经非常明显。只要看看我浴室的镜子,我就能看出我的视野不一样了。在淋浴时,我的目光原本对着这排瓷砖,但现在是另一排。” 但他说,最大的不同,是站在他认识了一辈子的人旁边。他注意到他们没有向下看他的眼睛。相反,他们看着他时眼睛平视。“注意到这一点时,我一下子被情绪淹没,差点哭了起来。”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