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去了一趟日本工地,竟然患上了潮人恐惧症

新闻来源: 日本通 于 2022-11-28 20:31:02  


本文来自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大地豆额,头图:strend.jp;日本通经授权发布。

当一种制服普遍不受穿戴者甚至路人待见,我想真正该改变的并不是他们。

有时,时代好像确实在飞速发展,日新月异。AI砸了画师的饭碗,“核(酸)了没”取代“吃了没”。

可有时,时代又好像原地踏步。门口的马路拆了又修修了又拆,缝缝补补无尽头。学生们的校服和工人们的工作服,来来回回还是那么几样,一眼以毙之,不忍直视。

十五六的年岁,尚显稚嫩,眼神总免不了被别人家的校服带跑。羡慕水手服,眼馋JK,回过神后,对着身上的蓝白黑落泪。

可不料年方二八,辞别校园久矣,战过工地,速通过车间,自以为百毒不侵,却又被别人家的工作服冲击得一败涂地。这个别人家,依旧是咱不愿意承认的那个别人家——日本国です。

如今,日本建筑业工人中最流行的工作服是这样的:

“现在工地都是一些像模特一样的人,和服装业的人比起来都毫不逊色。”

在综艺《月曜夜未央》的一期节目中,两个接受采访的建筑业小哥,不经意地道出了这一不为人知的业界新动向。

其实,日本的建筑工人同国内的同行一样,长期以来五行缺金木水火,就是不缺土。但如今,工作服已经成了能当便装穿出门的存在。

为验证“很时尚”到底有多“时尚”,节目组去了一家业内有名的工作服专卖店。

店门打开,大灯亮起,音乐起奏,T台开场,showtime。迎面步上前的,是偏爱黑色系的哥特牛仔男孩,重金属裤链先生与三拳分立蓝裤子弟。三者都是实打实的工人,从头到脚的行头也的确是不折不扣的工作装备。

牛仔套装是最受工人们欢迎的款式,结实、美观,因为采用弹性布料,活动也方便。在店里,几乎每个顾客都身着一条牛仔裤或者一件牛仔外套,有的直接两者兼得。

而那些充斥着“压倒性的な存在感”、“上げる男気”等中二描述,乃至一些不明所以的工服广告里,都少不了牛仔服的影子。

某工作服品牌宣传图······

我不难猜到为何工人们对这里流连忘返。试问,当你拥有一顶这样的头盔时,下面不配上一套像样的装扮,岂不是对头盔之帅气的亵渎。

当土木伴侣劳保鞋都能配出休闲撞色,谁还会拒绝穿着它们上街呢?

尽管正面看起来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时尚的光彩,但背后,其实才是工人们最愿意被别人关注到的部分。再往上一层。对,就是工具腰包,日本人管这叫“腰道具”。

居家生活时,家中有一个工具箱会令人感到靠谱安心,而将工具一一背在身上的建筑工人,简直可以用“威武雄壮”来形容。你甚至能感受到工人们毫不掩饰的那份骄傲——“看,老子就是靠这些帅气的家伙吃饭的。”

每每见到此类背影,我都不由得想到两腰插满刀的方世玉,最不济也得是别了一排枪的西部牛仔。

腰道具的价格,一般从不到5000至4、5万日元不等。热衷于彰显帅气的工人,不光会挑贵的买,有些还乐于DIY。

我在YouTube上的建筑业职人频道上发现了七彩电镀的腰道具挂环,也见识到了自制钳子锤子,凑出一排银光闪闪。

月曜综艺节目上的两位工人老哥风骚更甚,电钻和裁纸刀应该都没有料到,自己有天也能迎来蛇皮涂装和金色传说皮肤。

和相对源远流长的校服文化不同,工作服的时尚风潮要年轻许多,不过五年左右的光景。回忆下中国建筑工人的样貌,大抵包括万年不变的这几样——黄(蓝、白、红)头盔、橙马甲、迷彩裤、军绿(或灰色)劳保鞋。

其实更早些时候,在时尚风潮兴起前,大多数日本建筑工人的穿搭也不过那么老几样——夹克、灯笼裤、分趾鞋。

其中灯笼裤和分趾鞋值得单拎出来讲下。

阔腿裤在日本被叫做【ニッカポッカ】(nikkapokka),音译自英语的“束膝灯笼裤”,说明了它的造型来源。它也被称为【鳶服】。鸢是古代日本建筑工的职业名称,鸢服体现了职业性质。

之所以选择穿这种裤子,一是因为裤腿宽大方便脚手架上频繁蹲起的活动,二是宽大的裤腿容易随风而动,帮工人判断风向确保安全。另有一种玄学说法称,宽大的下摆像鼯鼠的滑翔翼,能减轻跌落伤害······

分趾鞋则叫做【地下足袋】(Jikatabi)。准确来讲,它其实更接近一双袜子,只是贴了橡胶底。因为底很薄,建筑工人方便在眼睛看不到脚下的情况下,靠脚底触感探路。

足控请便

如果你记性够好的话,可能会记得这两种工作装备先前都被毫不沾边的时尚界大炒特炒过一波,尤其是分趾鞋。

明星上脚两天半,一夜卖出千千万。当然这股风俩月也就散了,喧嚣过后,穿的还是该穿的那批人。

同国内的工服一样,包括阔腿裤、分趾鞋在内的传统鸢服,长期以来都属于公司统一发放的人“入职大礼包”,上边可能还绣着“XX建设”一类的字样。再找个老师傅带一带,坐一边嘬着烟指挥你干活,就算是入了行了。

然而大约从2017年起,以大型建筑承包商为首的企业,逐渐开始禁止员工穿灯笼裤与分趾鞋作业,理由大致如下:

1. 灯笼裤宽大的下摆可能会被障碍挂住或夹住,引发坠落意外。

2. 分趾鞋不像装有铁板的劳保鞋,能防止重物砸脚造成的伤害。

3. 建筑工人的传统装束并不招一些人待见。

变革的裁决落下,传统进退维谷,不少公司开始不再向员工免费发放统一制服。新兴的时尚则遇上了出头的机会,一拥而上。

新兴的工作服品牌,不管是产品本身还是店面,都呈现出向一般潮流品牌看齐的倾向,致力于让工作服能作为私服来穿。这种新主张,跟建筑工人行业长期以来遭受的偏见歧视有关。

不同国家的文化整体看也许大相径庭,但就看嫌贫爱富、瞧不上体力劳动者来说,其实都一个吊样。

在国内,建筑工人一般被统一蔑称为“民工”,特点是脏、累、没文化,一些自觉上档次的店会禁止他们入内。

日本也差不多,建筑工在日本被称为3K行业,3K即危险(kiken)、肮脏(kitanai)、艰难(kitsui)的简称。有的人还会再加上2K,黑暗(kurai)和臭(kusai)。

如果家附近常有建筑工人活动,工地就可能被附近的居民投诉,因为建筑工人们给人以粗俗、态度差、外表吓人的不良印象。

就像我们从小就接受的那些教育:大人可能会偷偷指着工人说,以后你不好好学习就得向他那样。干体力活=人生反面典型的刻板印象,经过反复渲染强化,在许多人心中变得根深蒂固。

工作服新潮流诞生的主要目的之一,其实就是为了从外观上帮建筑工人恢复名誉。人人们希望用新的K将3K、5K取而代之——酷(Kakkoi)。

我在YouTube上见到了一段关于公司该不该提供工作服的讨论。

上面的人觉得工作服需要自备是件不正常的事,而中间的人觉得,如果员工有权利穿自己喜欢的衣服,也并不算坏事。最下方的人附议,自己做上一份工作的期间,春夏秋冬都只能两套衣服来回穿。

比穿的是什么更重要的,其实是拥有选择的自主权。不至于因为拒绝穿难看的校服就要挨广播点名、通报处分;也不至于大热天还要穿着不透风的衬衫汗流浃背,只为遵守公司着装规定。

如果只是为了用穿着做身份区分——像日本时尚工装或雅礼校服展示的那样——只要愿意花点心思,明明也能有更体面、更尊重个性的方式。

在多密不透风的拘束中,人都始终需要喘息的出口。

于是学生们会将校服裤改成喇叭裤形,或在校服上画上喜欢的图案。办公室职员会佩戴不同的胸针、丝巾等配饰。外卖骑手们也会在头盔顶装上喜欢的装饰。

当一种制服普遍不受穿戴者甚至路人待见,我想真正该改变的并不是他们。


鲜花(0)

鸡蛋()
3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某些人发送时间: 2022年11月29日 12:09:46
穿的再怎么好看也改变不了自己是社会底层的事实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