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美国小镇村民莫名患癌,直到某天,他们发现家附近的工厂,在排放一种气体

新闻来源: 事儿君 于 2022-11-28 12:05:12  


1985年,苏珊·卡慕达(Susan Kamuda)和丈夫、孩子们搬进威洛布鲁克的新家。 威洛布鲁克位于芝加哥西南部的郊区,是一个人口只有九千人的小村子。这里的大多数居民是中产阶级白人,家庭条件良好,社会治安也不错。

新家是苏珊和丈夫精心挑选的,它足够宽敞明亮,是他们的“梦想之家”。

苏珊清楚地记得搬进来的那一天,“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在他们享受快乐和新鲜感的时候,距离家500米远的地方,工人们开始建造一座新厂房。 那是一个占地面积很大、砌着红砖墙的工厂平房,墙外挂着Sterigenics的招牌。工厂说他们专门生产医疗设备和手术工具,是美国医疗界的龙头企业。

在家附近有工厂,不是让人开心的事,但苏珊和邻居们没有太在意。

Sterigenics不排黑烟、不放污水,只排出一点蒸汽,开工时也安安静静,在村子里的存在感非常低。 之后的几十年,所有人都对它熟视无睹。

每天,包括苏珊的儿子布莱恩(Brian)在内的人会骑自行车经过它,工厂的停车场也成为不少人学开车的练习地。

日子一天天安稳地过去,但进入21世纪后,威洛布鲁克出现奇怪的现象…… 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患上癌症。 2007年,70岁的苏珊被诊断患有乳腺癌。虽然年纪大了,可她的家族中没有这种病史,全家人都感到很意外。

几年后,布莱恩感到自己的背部和臀部剧烈痛疼。他以为这是肾结石导致的,去医院一查,发现是非霍奇金淋巴瘤晚期。

邻居们也遇到同样的情况。吉姆·克兰德尔(Jim Crandell)和他的妻子克丽(Kerri)在欣丝戴尔南方高中当了20年老师,这所高中距离工厂只有1600米。

结婚后不久,克丽经历了两次流产,还有一次早产儿死亡,2002年,她确诊患有乳腺癌。

2015年,吉姆的皮肤出现皮疹和脓包,医生告诉他这是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症状。 差不多同样的距离,在威洛布鲁克住了9年的马特·哈勒(Matt Haller)患上了胃癌。

他原本是一个前程似锦的销售员,脸色红润,体型微胖。

2019年,医院告知他患有晚期胃癌,他的体重很快掉了45公斤,瘦得不成人形。

“我很快就会死去,但我的儿子才4岁,他会记得我吗?” 马特流着泪告诉记者, “我没法教他打曲棍球,没法做太多事。稍微想一想,就明白我失去了太多太多。”

村子里,还有吉娜·科维(Jana Conev)患有乳腺癌。

派特克·科维(Petko Conev)患有膀胱癌。

朱丽叶·格利克(Julian Glick)患有白血病……

患者大多出现在Sterigenics工厂周围一英里内,这片区域居住着19000名居民,还建有四所学校。

人们感觉到了异样,但没想到问题根源在哪里。 吉姆和克丽说,他们统计了欣丝戴尔南方高中的信息,发现老师和学生的乳腺癌发病率、流产率高得离谱,远超正常值。 “我们猜测可能是这里的水有问题,水里一定有东西。” 吉姆说。

然而事实是,有毒物不是在水里,而是在空气里,它无色,味道很淡,却有高致癌性。

它就是Sterigenics工厂释放出来的环氧乙烷。 环氧乙烷被广泛用于洗涤、制药、印染行业,是一种高效的清洁剂。在Sterigenics工厂,人们用它给生产好的医疗设备消毒,工厂称没有其他灭菌方法可以代替。

早在1984年,伊利诺伊州环境局就觉得这么做有危险。 他们查到Sterigenics公司前一年的环氧乙烷排放量达到40吨,如果工厂周围一英里有人居住,那么居民吸入的环氧乙烷将是安全标准的14倍到445倍。

环境局写信警告,但Sterigenics公司还是顺利在威洛布鲁克的居民区开厂了。

他们对外称环氧乙烷的排放量符合规定,气体也经过无害化的处理。

但内部员工告诉媒体,公司为了赚钱什么坏事都敢做。 “工厂里的气体经常在没有过滤的情况下直接排出去。厂里有一个通风口,一旦打开它,鼓风机会自动启动。它被设计出来就是为了排气的。” 一个匿名者说。

“光是通风口还不够,每次需要排气的时候,工厂要求我们把所有门窗打开,让那些气体直接散发出去。你要知道,用环氧乙烷消毒完产品后,它们散发出来的蒸汽是相当危险的。但就这么排了。” “像环氧乙烷、乙二醇这些东西,工厂也会让我们直接冲入下水道。这么做是为了降低成本。我们把产品擦洗干净后,会用软管冲刷一遍,然后倒进排水坑里。”

匿名工人发誓,Sterigenics工厂实际排出的环氧乙烷远远高于对外公布的。

“公司通过烟囱、通风口和门窗排放出的污染物,比它向环境局报告的要多多了。真的很可怕,我在那里工作,晚上都睡不着觉。”

另一个员工迈克·莫拉莱斯(Mike MOrales)说,工厂本身还会漏气。

“里面有很多厂房,每天轮轴运作。我向上帝发誓,它们泄漏了大量的有害气体。”

工人们很清楚环氧乙烷的危险性,因为他们有同事死于癌症。工厂安装了检测危险气体浓度的警报装置,然而为了不停工,管理层故意把警报关了。

有时候,就算警报响起,监工们也会让他们继续干活,忽略警报声。 一直到2018年,威洛布鲁克的居民们才意识到自己住在危险区域。这是因为环境局更新了环氧乙烷的致癌标准,将“可能对人致癌”升级为“对人致癌”。 这其实很晚了,因为环境局早在2006年对17家消毒厂做研究时,已经确定了它的致癌性。然而官僚机构磨磨蹭蹭,花了十年功夫才更新标准。

威洛布鲁克政府下令进行空气测试,发现村警察局外环氧乙烷的浓度高达320微克每立方。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数据,当这个浓度达到2.1微克每立方米时,就会增加癌症风险,320微克更是难以想象。

最终,政府确认住在工厂附近的居民们,他们的患癌风险处于全美最高水平。整个威洛布鲁克的患癌风险是全美平均人口的9倍多。

这个消息出来后,威洛布鲁克的居民们震怒了…… 原来不是自己倒霉,不是自己不小心,一切都是工厂和环境局的锅! “几乎每个人都有亲人患有癌症。我现在才意识到,认识那么多癌症患者是不正常的。” 居民劳伦·凯斯伯格(Lauren Kaeseberg)说,她的母亲在2010年因癌症去世。 胃癌患者凯瑟琳·霍华德(Katherine Howard)说:“我需要一台喂食机才能活着,每天我都活在痛苦中。”

“我怪Sterigenics,我也怪环境局。他们是监管者,是他们给了工厂经营许可证。他们知道这一切,但他们还是允许工厂扩张。”

因胃癌瘦了45公斤的马特说,他要和工厂斗到底。

“这不是为了要钱,这是为了正义。我认为应该有人进监狱,有人得付出代价!” 马特在2019年死亡。

苏珊是威洛布鲁克第一个站出来起诉Sterigenics的人。很快,700多人加入她的队伍,包括马特、布莱恩。

Sterigenics公司坚称没有证据证明他们的癌症和工厂有关,还说工厂的排放符合标准。 今年9月,一场激烈的唇枪舌战后,苏珊赢得了官司,法院要求公司支付给她3.63亿美元的赔偿。这是伊利诺伊州有史以来,单个原告得到的最大赔偿金。

“这是一场了不起的、彻底的胜利!” 她的律师欢呼, “没有模棱两可,没有退让。”

苏珊也很激动:“和癌症抗争了这么多年,听到胜诉后,我真的如释重负。我们胜利了,之后的事情都不重要。”

然而,威洛布鲁克居民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上周,特蕾莎·福尼克(Teresa Fornek)败诉了,她的个人情况和苏珊差不多,结果却失败了。

这是因为Sterigenics说服陪审团,这一切都是居民们想坑钱,没有科学证据能证明工厂排放损害他们的健康。

公司还辩称,疫情期间美国的医疗用品更加稀少,如果关闭工厂,会导致医疗行业雪上加霜。 虽然陪审团相信工厂无害,当地政府不信。在2019年,政府以患癌风险太高为由,关闭了位于威洛布鲁克的工厂,到现在也没有重启。

居民们在继续抗争,为自己和家人讨回公道。

他们建立了“阻止Sterigenics”组织,希望关闭其他Sterigenics工厂。目前,在13个国家和美国9个州,有48个Sterigenics工厂仍在运行。

“我们要战斗,战斗,战斗,直到最后一刻。” 马特在临死前两天的采访中说。

“我们要揭穿这一切,他们也必须付出代价。”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