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LGBTQ夜总会大规模枪击案,嫌犯去年曾涉重罪被捕,外祖父为州议员和前市长

新闻来源: 纽约时间 于 2022-11-23 21:05:04  


警方周日(11月20日)表示,周六午夜前,一名22岁的枪手在科罗拉多州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市一家LGBTQ夜总会开枪打死5人,打伤25人。

据科罗拉多斯普林斯警察局长阿德里安·瓦斯克斯称,Q俱乐部枪击案的嫌疑人被确认为安德森·李·奥尔德里奇(Anderson Lee Aldrich),据多家媒体核实,他是即将卸任的共和党加州众议员兰迪·沃佩尔(Randy Voebel)的外孙。

瓦斯克斯说,奥尔德里奇在进入俱乐部后立即开枪,随后至少有两名俱乐部内的人与他对峙并尝试制止他,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死伤人数。

“我们欠他们一个大大的感谢,”他说。

警方表示,嫌疑人正在医院接受治疗。警方说,警察没有向他开枪。

科罗拉多州发生过美国历史上一些最严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包括1999年科伦拜高中的大屠杀。去年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一场生日派对上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造成6人死亡。

以下是我们对科罗拉多斯普林斯致命袭击的了解:

枪击只持续了几分钟

据当局称,枪击事件在枪手开枪几分钟后结束。

警方说,从晚上11点56分开始,警方接到了大量911报警电话,11点57分出动了警察,一名警察在午夜抵达,凌晨12点02分拘留了嫌疑人。警方说,共有39名巡警出动,消防队长迈克·斯马尔迪诺(Mike Smaldino)说,有11辆救护车赶到了现场。

警察局长瓦斯克斯说,奥尔德里奇开枪时使用的是一把长步枪,在现场还发现了两支枪支。

俱乐部的老板在看过监控录像后告诉《纽约时报》,枪手似乎全副武装,穿着军用防弹衣抵达俱乐部。据《纽约时报》报道,店主之一马修·海恩斯(Matthew Haynes)说,枪手带着“强大的火力”进入。

俱乐部顾客约书亚·瑟曼(Joshua Thurman)告诉CNN下属机构KOAA,当时他正在俱乐部里跳舞,听到枪声,看到枪口闪光。

“我以为那是音乐,所以我继续跳舞,”他说。结果瑟曼又听到了一轮枪响,于是跑到更衣室躲了起来。

瑟曼说,他听到了更多的枪声、人们的哭声和窗户被打碎的声音。当他出来的时候,他看到地上躺着尸体,到处是碎玻璃和鲜血。

当局认为至少有两名俱乐部的顾客尝试对枪手对峙。店主海恩斯告诉《纽约时报》:“一名顾客打倒了枪手,另一名顾客协助了他。”

海恩斯说,第一位顾客“拯救了几十条生命。其他人都在跑,而他朝他奔过去,拼命拦住了对方。”

当局最初说有18人受伤,但后来将总数调整为25人。

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市长约翰·萨瑟斯周日告诉CNN,25名伤者中有19人受了枪伤。萨瑟斯说他在持续保持与医疗人员的沟通,目前预计所有伤者都能活下来,而社区 “祈祷”不再有更多的死亡。

警方正在调查袭击是否为仇恨犯罪

警方表示,他们正在调查这起袭击是否属于仇恨犯罪,并指出Q俱乐部与LGBTQ社区的关系。枪击事件发生时,俱乐部正在举办跨性别纪念日,台上有变装秀。

“Q俱乐部是我们LGBTQ公民的避风港,”瓦斯克斯说。“每个公民都有权利在我们的城市里感到安全,在我们美丽的城市里自由走动,而不用担心受到伤害或虐待。”

在社交媒体上的一份声明中,Q俱乐部表示,“对我们社区发生的毫无意义的袭击感到震惊”,并感谢“英勇的顾客迅速反应,制服了枪手,结束了这场仇恨袭击”。

嫌疑人去年被捕

根据当时埃尔帕索县警长办公室发布的新闻稿,安德森·李·奥尔德里奇于2021年6月被捕,当时他涉嫌在他母亲居住的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家中发出炸弹威胁,导致一场对峙。

两名执法部门消息人士证实,这名夜店枪击嫌疑人的出生日期和姓名与前一年因炸弹威胁被捕的人相符。科罗拉多州州长贾里德·波利斯(Jared Polis)也告诉CNN,他认为他们是同一个人。波利斯说:“我听到的一切都表明,凶手是同一个人。”

据警长办公室称,2021年,警官们回应了奥尔德里奇母亲劳拉·沃佩尔 (Laura Voepel)的报告,称他“威胁要用自制炸弹、多种武器和弹药伤害她”。

警方给嫌疑人打了电话,但他“拒绝服从投降的命令”,新闻稿称,警方因此疏散了附近的10所房屋。

2021年6月奥尔德里奇曾因涉嫌五项重罪被捕。

在接到最初的报警电话几个小时后,县警长的危机谈判小组成功地让奥尔德里奇离开了他所住的房子,他在走出前门后被逮捕。当局没有在家中发现任何爆炸物。

据新闻稿称,奥尔德里奇因两项重罪威胁和三项一级绑架罪等五项罪名被关进埃尔帕索县监狱。但据《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公报》(Colorado Springs Gazette)报道,地方检察官办公室从未对此案提出过正式指控,案件已封存。

据《公报》报道说,奥尔德里奇还曾致电该报的一位编辑,要求将这篇报道从网站上删除。据《公报》报道,奥尔德里奇在语音信息中说:“这事没什么好报道的,这个案子被撤销了,我请求你删除或更新这篇报道。”

威胁事件发生在沃佩尔租住的房子,房东莱斯利·鲍曼 (Leslie Bowman) 告诉《纽约时报》,在她的印象里奥尔德里奇极度内向,几乎不和她说话,但有“好斗的一面”,曾当着她的面摔门。她说,她不理解为什么在奥尔德里奇做出了严重威胁后仍然不被关进监狱。

“那件事发生后,他为什么没进监狱?” 鲍曼告诉《纽约时报》。“在最初的一天之后,警方再也没有联系过我以获取更多信息。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是第二修正案的支持者。但在那次事件之后,他还在外面晃,而且居然还获得了武器,我不明白。”

鲍曼还透露,在假炸弹威胁后母子俩就搬出了房子,但上个月的10月18日,警察来到她的地址,说是希望对沃佩尔进行“健康检查”,她不了解是什么促使警方在一年后突然想要跟进关注。

嫌疑人外祖父是州议员和前市长,母亲试图为他找私人拳击教练

图左圈中为兰迪·沃佩尔和安德森·李·奥尔德里奇。图右为兰迪·沃佩尔。

《新闻周刊》和《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等媒体报道称,奥尔德里奇的外祖父是72岁的加州众议员兰迪·沃佩尔。《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公报》通过其亲戚核实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新闻周刊》发现了奥尔德里奇母亲劳拉·沃佩尔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赞扬父亲公共服务的帖子。

在2020年4月14日的脸书帖子中,劳拉·沃佩尔说:“爸爸,继续努力吧。你努力工作来改善我们的生活,我们很多人都注意到了。”

兰迪·沃佩尔在2016年当选为加州第71议会选区的代表。在成为州议员之前,沃佩尔在2000年至2016年期间担任桑蒂市市长,并在1996年至2000年期间担任该市议会议员。他的竞选海报声称自己“永远不会加入沼泽”。

他曾因将1月6日发生在华盛顿特区国会大厦的暴乱比作美国独立战争而受到谴责,有人呼吁将沃佩尔驱逐出州议会。

就在暴乱发生三天后,兰迪·沃佩尔告诉《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这是列克星敦和康科德。反抗暴政的第一枪打响了。在1月20日拜登宣誓就职后,暴政将随之而来。”

兰迪·沃佩尔还在2017年1月20日的推特上表达了对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的支持。

上面写着:“让我们不仅#MAGA,还要让加州再次伟大。很高兴能在州议会代表我的选区。# InaugurationDay。”

奥尔德里奇似乎没有任何社交媒体信息,但他母亲在Facebook上发布的帖子显示,他一直在应对心理健康问题。她经常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地区耶稣基督末世圣徒教会(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女性参与的Facebook群组中发布关于儿子的消息。

劳拉·沃佩尔在社交媒体中晒出的与儿子的照片。

在2021年7月的一篇帖子中,她请求帮助寻找刑事辩护律师:“姐妹们好。有谁认识一个很棒的辩护律师吗?我怀着沉重的心情问这个问题,但我的家人在这个时候真的需要一些帮助。我们可以拿现金请好律师。谢谢你。”一个月前,她的儿子因为炸弹威胁而被捕。

2022年2月,她写道,“姐妹们好。谁能推荐一个好的创伤/创伤后应激障碍治疗师?”她还指出她是为一个21岁的男性寻求帮助,而当时奥尔德里奇就是21岁。2022年5月,她问道:“谁能把我儿子介绍给私人拳击教练?他身高6英尺6英寸,出起拳来就像个货运火车。找不到好的健身房,也找不到任何拿他当真的人。他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需要这个!”

为什么《红旗法》没有发挥作用?

嫌疑人去年与执法部门发生冲突的消息曝光,引发了人们对科罗拉多州《红旗法》的质疑。

科罗拉多州在过去20年里发生了许多备受瞩目的大规模枪击事件,2019年通过了《红旗法》。该法规允许执法人员或公民个人向县法院请愿,要求暂时没收对自己或他人构成迫在眉睫威胁的人的枪支。它的目的是暂时阻止个人在危机中通过法院命令获得枪支,该命令由个人的家人、家庭成员或执法人员触发。

目前尚不清楚奥尔德里奇在2021年6月被捕之前是否购买了枪支。但如果是在被捕后购得,这意味着《红旗法》失灵了。

周一,当被问及如果有效实施《红旗法》,这场悲剧是否可以避免时,科罗拉多州总检察长菲尔·韦泽说,“现在做出任何判断还为时过早。”

“这仍然是一个我们正在学习如何使用的新工具,”韦泽说。“我们知道,每一场悲剧都是一次学习的机会,让我们反思自己错过了什么,未来我们是否还能做得更好。”

该俱乐部是LGBTQ群体的“第二个家”

Q俱乐部遇难的两人,图左为丹尼尔·戴维斯·阿斯顿,图右为德里克·朗普。

Q俱乐部成立于2002年,直到最近,它还是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唯一一家LGBTQ俱乐部。

这座城市人口不足50万,是该州第二大人口城市,也是多个军事基地的所在地。它是“聚焦家庭”的总部,这是一个保守的基督教组织,称同性恋和同性婚姻是罪恶。

在2020年7月接受当地媒体的采访时,Q俱乐部的老板之一尼克·格泽卡(Nic Grzecka)表示,他和他的商业伙伴开这家俱乐部是为了在这座城市获得一个“永久”安全的地方。

在这次事件中,俱乐部的一名调酒师丹尼尔·戴维斯·阿斯顿 (Daniel Davis Aston)被杀。达尼·伯泽(Dani Birzer)是Q俱乐部的常客,他说那里是社区中唯一让LGBTQ+人群感到安全的“落脚点”。他在Q俱乐部喝的每一杯酒,都是阿斯顿为他调制的。

“我很伤心,也很羞愧,”伯泽说。“当你进入同性恋俱乐部时,你总会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可能会成为别人仇恨的靶子。你只能向上帝祈祷,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但愿那人不是你亲近的人,但这总是可能的现实。这不是是否会发生的问题,这只是时间问题。”

俱乐部的老板之一德里克·朗普(Derrick Rump)也在事件中被杀。他的同事利娅-简妮·西尔斯(Leia-Jhene Seals)形容朗普是个活泼的人,喜欢开玩笑。

“我们很多人都已经被家人抛弃了,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就是整个世界,我真正的家,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不应该发生这样的悲剧,”西尔斯说。

一位名叫坦纳·佩蒂特(Tanner Pettit)的男子在Facebook上写道,他逃离了大规模枪击事件:

“昨晚,我经历了一件我从未想过自己会经历的事,我希望我认识的人都不要经历。大约一周前,我刚搬到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决定去当地一家很受欢迎的LGBTQ+俱乐部,看变装秀,交朋友。

那天晚上快结束的时候,我在等我的优步车回家,一个名叫安德森·奥尔德里奇的男人带着枪进入Q俱乐部,开始向人们开枪。5人被枪杀。据报道,至少18人受伤。我很幸运,能逃出俱乐部,逃到安全的地方。其他许多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我不会把这变成一场关于枪支管制的争论,关于LGBTQ+权利的争论,关于警察的角色的争论。昨晚,我目睹了一场令人作呕和恐怖的悲剧,我的心与那晚我能遇到的那些美丽的人同在。我与受害者的家人同在,我希望这起令人厌恶和不人道的行为背后的人能被绳之以法。”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表达了对枪击事件的心碎。一位女士写道:“这是毁灭性的。Q俱乐部是斯普林斯许多朋友的最爱。上帝保佑每一个被不幸殃及的人。”

一名男士写道:“致昨晚在#ClubQ俱乐部的所有受害者,我很遗憾我们的国家拒绝做得更好,昨晚你不得不加入越来越长的名单。我向5名遇难者的家人和他们的朋友表示哀悼。愿他们安息。祝伤者早日康复。”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