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欧洲本地新闻信息】 

剧中掌上明珠,剧外“有毒“爹妈!珍尼佛安妮斯顿剧外人生让人心疼

新闻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于 2022-11-21 20:00:09  


在《老友记》里,她是父亲的掌上明珠,在溺爱中长大。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父亲在她10岁时婚内出轨,不辞而别。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妈妈也跟她接近反目。

直到母亲去世后,她才跟父亲真正重归于好...

她是詹妮弗·安妮斯顿,是老友记里的瑞秋....

最近, 她的父亲,资深演员约翰·安妮斯顿去世,享年89岁。

她在IG上深情悼念。

在两人的童年合照下面,她写道:“亲爱的爸爸……你是我认识最善良的人。”

动人文字,无比温馨...

然而现实中,安妮斯顿和父母关系,却没有剧中那么好。

她的父母在她10岁的时离婚,父亲甚至不告而别,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很长一段时间。

为此,长大之后的安妮斯顿甚至要看心理医生,解决父亲“抛弃”自己造成的伤痛。两人的确也曾多年不来往。

而她和母亲的关系,比和父亲之间的关系还要更糟糕。两人后来曾经15年没有联系,母亲还曾经未和女儿沟通,出版一本自传大爆料,导致两人决裂。

直到母亲去世,也许是因为感叹人生无常,安妮斯顿才真正和父亲关系熟络起来,才有了这番深情告别。

如今,安妮斯顿是好莱坞口碑最好的人之一,她虽然同样在婚姻中受过背叛,却大胆放手,对前任大度祝福。

她对朋友雪中送炭,两肋插刀,也是出了名的。最近,饰演钱德勒的马修·佩里在新书中提到,当自己遭遇酗酒问题的时候,好朋友安妮斯顿是第一个关怀自己的。粉丝惊呼:果然是瑞瑞!

安妮斯顿摆脱了家庭的影响,最终能做到和自己的过去和解、对伤害自己的人和解,成为更好的自己。

她是怎么做到的呢?也许她的故事,和对于我们有一些启示…

中年逆袭,他曾是女儿心中的偶像

詹妮弗·安妮斯顿的父亲,是约翰·安妮斯顿。

他也是个演员,还是当年的肥皂剧之王,而老约翰的这一生,堪称移民在美国奋斗成功的范本。

老约翰出生在希腊,10岁的时候随着父亲移民到美国。为了融入美国,他们一家把姓氏从拗口的Papasifakis改为了Aniston。

说起来,老约翰曾经从军,退役后才开始在一些电视剧里跑龙套,那时候他已经是大龄青年了。甚至到了结婚、有了女儿安妮斯顿之后,老约翰还一度失业,连经纪人都要放弃他。

他不得不一家一户上门推销商品。

老约翰一度打算认命,举家搬回希腊住了一年。

就在那里,他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我们的日子》打算邀请他出演一个希腊裔毒枭的角色。

就此,老约翰的人生迎来转机,他就这样一路出演这部剧。 从1970年一路演到2022最近播出的最新一季。他一直演了3700多集。

在演艺生涯中,他还在《星际迷航》、《白宫群英》和《吉尔莫女孩》这些作品中客串。

去年,老约翰拿下日间艾美奖终身成就奖。

从推销员到突然一下子家喻户晓,难怪小时候的安妮斯顿对父亲非常崇拜。

她后来曾谈到,小时候觉得父亲身材高大,对待朋友幽默风趣,自己之所以想要当演员,也是受到父亲的影响。

她还回忆起自己10岁前的日子,表示那是她童年最快乐的时光,一切仿佛带着玫瑰色的柔光滤镜。

“我记得每次我的父母在一起,他们总是那么开心快乐。”早前虽然家庭生活不富裕,但三口之家很知足,家里充满着歌声与欢笑。

随着父亲演员生涯迎来转机,他们一起搬到纽约曼哈顿,一切看上去都步入正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父母的婚姻却亮起红灯。

为了挽留父亲,她不惜扮演“小丑”取悦他

全家人搬到纽约之后,安妮斯顿开始隐隐感觉到父母之间关系开始有些不对劲。

父亲刚刚在演艺圈重新起步,所以常常不在家。即便他在家,和母亲之间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我告诉自己,也许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父母重新开心起来”,和很多父母出现争吵的孩子一样,安妮斯顿将一切归咎于自己,因此她总是做一些搞笑的事情吸引父母注意力,哪怕徒劳无功。

在安妮斯顿10岁生日前几天,她从朋友家的派对回来,发现父亲不在家,他所有的东西都不在了。父亲就这样离开了,没有解释,没有留下任何口信。

“我记得我坐在那儿,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这样走了。”

之后几天她感觉人生处于黑暗之中。

后来,过了好几个月,安妮斯顿才从母亲口中得知,老约翰婚内出轨同剧的女演员。

自此两母女相依为命,母亲后来也没有改嫁。

父亲重新出现在她人生当中已经是一年之后,期间没有电话,没有写信。尽管没有真的被抛弃,但日后安妮斯顿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一个词,“被抛弃感”,显然她无法释怀。

她形容这是她人生最糟糕的一段日子。

作为老派的大男子主义者,老约翰不知道如何就这件事和女儿沟通,没有去了解孩子的脆弱心理。

后来,和很多离婚家庭的孩子一样,父亲还是会在周末接她出去。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安妮斯顿都没有从这种被“抛弃”的感觉中走出来。

她曾经表示,“为了让父亲不再次抛下”她,她想尽办法“取悦”父亲,无论做什么事情。

当然,除了缺乏父亲角色之外,她甚至莫名的成了父母吵架的导火线,这或许也是很多离婚家庭孩子不得不面对的。

这也难怪,安妮斯顿后来将自己的家庭形容为“不稳定”和“有害的”。

当然,那些日子里,她和父亲之间有温情的时刻。

比如,安妮斯顿会想起父亲第一次带她去片场。那是她13岁的时候,她形容就是坐到化妆间都感到很兴奋。导演还让她客串了一个角色,虽然只是一个路边的小孩。

这次“触电”经历让她内心燃起小火苗:也许她可以成为演员。后来,安妮斯顿上了一所曼哈顿的高中,这所中学以音乐和表演艺术为特色,她也在那里接受了基本的戏剧训练。

就这样,有一天,安妮斯顿将自己希望演戏的想法告诉父亲,显然她觉得演员出身的父亲会支持她。

没想到,父亲却激烈反对她。“我的父亲甚至‘哀求’我不要入行。他说;‘我不想你一遍遍心碎。被拒绝的感觉是很残酷的。我求求你以后不要当演员。去当律师多好!”

这段经历仿佛就是《老友记》第一集重的一幕。

“爸爸,就好像一辈子有人告诉我,‘你是一只鞋。’万一我不想成为一只鞋呢?”

但安妮斯顿显然没有听从父亲的建议。“这是我人生最大的一次耍叛逆”,安妮斯顿偏要证明自己能成,而且不需要父亲的资源或关系介绍。

当安妮斯顿开始在一些情景剧中客串角色的时候,她的父母还是不看好她,告诉她“停止吧,你赚不了多少钱的。”

直到安妮斯顿接到《老友记》的机会,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在安妮斯顿入行没多久的时候,两人曾一起接受《人物》周刊访问,这个时候父亲面对镜头称赞女儿很有天赋。

在一旁的安妮斯顿表面波澜不惊,她内心在想什么呢?除了终于向父亲证明自己之外,会不会觉得父亲“势利眼”呢——毕竟,当初他对自己不看好,更没有称赞过她的“天赋”。

不过,其实老约翰当初反对女儿演戏,更有可能是因为他在这行跌跌撞撞,作为移民二代,他希望女儿未来安稳一点。但有些话没有说出口,久而久之就成了两人之间又一个心结。

因此,到了上世纪90年代,安妮斯顿事业因为《老友记》而如日中天的时候,她不得不去看心理医生,解决和父亲之间的心结。

而这段心结,不仅仅是父亲造成的,也是安妮斯顿的母亲带来的。

父亲留下的烂摊子,成为母女相互伤害的修罗场

父亲离开之后,很长时间安妮斯顿都和母亲南希相依为命。

安妮斯顿表示,小时候自己的母亲温柔但一直是大家长的角色。

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两人相处没有问题。

但显然,丈夫的离开对母亲影响很大。她母亲年轻时是漂亮的模特,在很多电影和电视剧有过客串,发展潜力恐怕要超过丈夫。但由于是一个很传统的人,她结婚之后就放弃了演戏。

后来在母亲南希出版的自传《从母女到老友》中,她承认自己牺牲奉献的潜台词是希望丈夫有成就。我们前面提到,在接拍《我们的日子》之前,老约翰失业,让她“不得不”出来重操旧业,做模特赚钱。

当年不比现在,对于传统优渥的中产家庭,家庭主妇复出显然是有心理障碍,证明自己“选错了男人”。就这样,一些有害的情绪就这样积累下来。

到了老约翰事业终于有起色,本来南希心中的好日子就要来了,结果这对夫妻可以共患难,无法共富贵,丈夫的出轨对她打击不小。

但好强的她在女儿面前却不愿意透露脆弱一面,甚至过了好几个月才敢跟女儿说出离婚事实。对她来说,承认离婚,等于承认失败。

就这样,女儿成了她的希望,她对女儿期待很高,也非常挑剔。显然,和前夫之间的不良情绪影响到了她和女儿的相处。

安妮斯顿形容,母亲经常批评她的长相,因为母亲自己是模特,对身材和打扮有很高要求。在女儿心中,母亲比她要漂亮多了,身材又好,身边总是很多爱慕者。

在母亲的百般挑剔之下,很长一段时间安妮斯顿都缺乏自信。“我只是一个希望得到母亲疼爱的小女孩,但她总是纠我的小辫子,一些一点都不重要的细节”。

“她不轻易原谅人,她和其他人闹矛盾永远不主动解开,埋藏在心里”,安妮斯顿还表示。随着年纪增长,母亲的脾气还越来越暴躁。

在18岁的时候,安妮斯顿已经迫不及待离开家里,觉得那不是一个给她任何开心回忆的地方。

而根据母亲的说法,在那段安妮斯顿接受心理治疗的过程中,她把父亲造成的伤害“全部归咎”到她头上。但在安妮斯顿看来,毕竟她和母亲朝夕相处,是母亲有害情绪倾斜的对象,她只是陈述事实罢了。

到了1999年,两人已经到了多年不说话的地步。

或许是要为自己的辩护,或许真的是丧失所有沟通管道,那一年南希决定出版一本自己的自传,把对女儿的心里话和盘托出。

她谈到离婚后,作为单亲母亲的不容易,以及不应该把一切问题怪罪到她头上,毕竟老约翰才是那个缺位的父亲,而她已经倾尽所有照料女儿。

然而,将家里的事情公诸于世,又没有和安妮斯顿商量,安妮斯顿感到了背叛,公开表示母亲这么做是错误的,头脑不清醒。

因此,在2000年安妮斯顿和布拉德·皮特结婚的时候,安妮斯顿没有邀请母亲。

多年后,安妮斯顿其实表达过后悔。“你能想象自己的母亲没有出现在自己的婚礼上吗?”但她又表示,在那几年,她无法忍受和母亲共处一室,她是不得已而选择和母亲切割,否则自己随时要崩溃。

就这样,安妮斯顿和母亲的关系在自己30岁的时候进入冰点。

然而之后有意思的是,母女二人的关系因婚礼进入最低点,却因离婚出现转机。2005年安妮斯顿和第一任丈夫皮特的离婚,成为两人多年之后首次开始沟通的契机。

2006年的时候,安妮斯顿承认,“大门是打开着的,我们慢慢尝试和解”。

后来两人冰封的关系已经大大松动,然而,这一切来得太晚。2016年,母亲去世,安妮斯顿也失去了和母亲彻底修复关系的机会。

失去母亲后,她终于和父亲重归于好

也许是因为失去母亲,安妮斯顿近几年和父亲的互动越来越频繁。也许,她内心还是对和母亲没有彻底重修旧好感到遗憾,希望自己不要缺席老父亲的生活。

几年前,当老约翰在好莱坞星光大道留下自己的专属星星的时候,安妮斯顿陪在他身旁。

在安妮斯顿有一次参加艾伦秀的时候,父亲突然出现,让她非常惊喜。

2019年,安妮斯顿发了一条Instagram,表示自己和父亲一起共度圣诞节,还展示了一张小时候和父亲在一起共度圣诞节的照片。在照片中,我们看到小安妮斯顿依偎在父亲身旁,不肯撒手。这张照片唤起了安妮斯顿对童年的美好回忆吗?

2019年,在老约翰接受日间艾美奖终身成就奖的颁奖典礼中,尽管由于疫情关系,老约翰和女儿安妮斯顿都没有出席,但女儿录制一段影片致敬自己的父亲,让人惊喜。

安妮斯顿还打趣道:“这位日间电视的标杆,这位受人尊敬的演员,恰好是我的父亲。”神色之间充满对父亲的骄傲之情,我们仿佛看到了那个小时候跟在爸爸屁股后面在片场转悠的小女孩。

2020年的时候,有报道指出安妮斯顿每天都会和父亲打电话,显然疫情让她对生死有了更深的感悟。

身边人向媒体表示:“詹妮弗早就原谅父亲,但这些年来他们的关系高低起伏,不过自从疫情爆发,她希望和约翰之间的关系尽量好起来。而约翰对于女儿递出橄榄枝感到非常兴奋。”

安妮斯顿也很关切父亲的健康。疫情初期,《我们的日子》剧组坚持实景拍摄,但安妮斯顿反对80多岁的老父亲冒险,她动用自己的关系,让剧组在父亲的家完成父亲戏份的拍摄。

就这样,在50多岁的时候,安妮斯顿完成了和原生家庭和解的过程。

在父亲的最后时刻给了对方足够多的关爱,也让自己不再被往事所缠绕。

碰巧的是,就在父亲去世不久前,她接受另一个采访的时候谈到过这个话题,可以概括她从和父母之间的关系中得到的人生感悟:

“我和父亲和好了,我是个成年人。我不能一辈子怪自己的父母。我原谅了我的母亲,我原谅了我的父亲。我原谅了我的家庭。这很重要,总是怀有怨恨是有害的……我选择不再被黑暗的念头占据,而是找到感恩的点,感谢他们给我的一切。”

这次和父亲的告别没有遗憾,她已经成功和自己和解。祝福永远的甜心在知天命之年可以继续活出自己的人生,为我们带来更多好的作品。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欧洲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