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脸书、亚马逊、迪士尼各大巨头全球大裁员,新加坡瑟瑟发抖中

新闻来源: 新加坡眼 于 2022-11-17 19:57:28  


这半年来,各个公司频繁爆出大裁员新闻,其中不乏一些享誉全球的巨头企业,例如推特、迪士尼、Meta、苹果等,新加坡本地企业SEA,也在今年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员。 根据裁员数据统计网,今年以来全球光科技行业裁员就已超10万人。

就在昨天(11月15日),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也表示,将在本周内开始裁员,波及人次约1.1万。 这次裁员将主要是关于亚马逊的设备、零售和人力资源部门。裁员总数可能会发生变化,但如果目前计划的人数为最终结果,这将是这家拥有28年历史的公司史上最大规模裁员。

在疫情期间,消费者纷纷涌向网上购物,让亚马逊大赚一笔。在这两年之内,为了应对疫情带来的网购狂潮,在两年之内,亚马逊就将自己的员工人数翻了一番。

随着世界进入后疫情时代,网购狂潮逐渐平息,这导致亚马逊成本飙升。自2022年年初以来,该公司市值已下跌约42%。

马斯克暴力裁员

推特员工直接锐减50%

这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还有马斯克上任后对推特进行大裁员的事情。

规模之大,时间之快,马斯克可谓“一站封神”。

他刚上任就先后开除了公司的CEO、首席财务官和法务主管,并解散了公司董事会成为了公司唯一董事。同时,他还解雇了约3700名员工,近推特员工总数的50%。

新加坡的推特亚太总部员工也未能幸免,有多个团队被裁员风波所波及。

11月6日,根据公司内部邮件,推特公司表示“裁员是让推特走上健康道路的努力”。 同时,公司表示所有办公室都将暂时关闭,员工也不能进入,请所有在办公室和在上班途中的员工离开。

(新加坡推特公司大楼) 随后,留在推特继续工作的员工在工作邮件中收到了通知,而被解雇的员工则是在私人邮件中收到通知。

(推特新加坡亚太总部办公室)

马斯克于11月4日对大规模裁员作出回应,他在推特上发文表示,关于推特公司裁员,当公司每天亏损超过400万美金时,这别无选择。每个被辞退的员工都得到了3个月的遣散费,这比法律规定的高了超过50%。

但这并不阻碍他继续裁员的脚步,11月14日,Twitter全职员工分享的内部沟通信息显示,周末有大量Twitter合同工发现自己突然遭到解雇,该公司5500名合同工中,有约4400人被裁,但具体数量暂未得到证实。 脸书母公司惊爆大裁员 全球超1.1万人受到波及

继马斯克血洗推特以后,Facebook母公司Meta在11月9日宣布裁减13%的员工,这意味着将有超过1.1万名员工离职。这也是自该公司创办以来最大规模的裁员。

Meta作为旗下拥有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的硅谷巨头,今年以来公司股价暴跌约70%,业绩令人失望,如今不得不大规模裁员来缩减成本。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一大规模的裁员也波及到了新加坡,至少会有十名受其影响的员工。

(新加坡FB亚太地区总部)

近期,不止Meta做出如此举动,相比于马斯克在推特“灭霸式”的裁员,Meta还是相对仁慈的,并提供给离职的员工16周工资的遣散费和其它福利。

巨头企业纷纷大裁员

迪士尼、苹果、Netflix...

除了这些爆出万人裁员的企业外,迪士尼、苹果、Netflix等等享誉全球的企业也纷纷裁员。

在今年7月底,苹果公布的第三财季财报显示,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了约10.6%,约194亿美元。

也许这便奠定了苹果裁员的开始,8月份苹果解雇了100名合同工,上一次大规模解雇合同工还是在2019年。

迪士尼也在11月11日宣布,将要冻结招聘来控制人事支出,也不排除裁员的可能,同时还会启动其他方式来消减成本。

(图源:上海迪士尼官网)

11月8日,迪士尼发布2022年第四季度营收报表,迪士尼旗下影音串流平台Disney+、Hulu和ESPN+上季亏损高达14.7亿美元,过去3年亏损超过80亿美元。

这一消息的发布,直接导致了11月9日迪士尼股价暴跌13.16%,创下52周新低。

今年五月,流媒体平台巨头网飞(Netflix)在两周内连续进行了两次大规模裁员,首次裁掉150人,后续又再裁员300人。

今年以来,网飞的股价已经下跌了70%以上。4月,网飞曾报告称,2022年首次出现十多年来用户数量下滑,光前3个月全球用户减少了20万,因此高管们表示要削减成本。

尽管大规模裁员

技术专业人才仍吃香

全球范围内的几次高调裁员之后,各种技术人才的求职需求增加,竞争也更加激烈。

对于不是传统互联网科技行业的公司来说,随着数字化的发展,对于科技人才的需求也逐渐增大,这些互联网公司的大规模裁员也给了他们获取人才的机会。

例如在华侨银行,一些技术团队的规模在过去两年翻了一番,例如区块链、人工智能和增强现实等新兴技术团队。

据CNA报道,风险投资公司 Momentum Works 的首席运营官 Yorlin Ng 女士表示,对于想要创新并且现在能够抓住科技人才的非科技公司和初创企业来说,这是大型科技公司裁员的一线希望。这些公司也更容易聘请人才。

但科技人才平台 Node Flair的联合创始人 Adrian Goh 先生表示,该行业已经可以看到薪资增长放缓。他将此归因于启动资金放缓、裁员和招聘冻结以及加密货币的“熊市”。

NodeFlair 编制的一份报告发现,去年新加坡软件工程师的薪水平均上涨了 22%,但今年“相对持平”或最多只有个位数百分比增长。他告诫技术专业人士在加薪时要降低他们的预期并及时调整心态。

年近尾声,但坏消息却频频到来,无论是各大企业,还是员工们,都好像迎来了寒冬... —END —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