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新加坡有“鸡患”,引发国会一场“鸡辩”?宏茂桥SERS赔偿比预估高7.5%

新闻来源: 新加坡鱼尾文 于 2022-11-11 23:00:40  


受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影响的宏茂桥3道组屋屋主,实际可获得的赔偿额平均比原来的预估额高约7.5%。

建屋发展局人员星期三晚上在宏茂桥3道第562座至565座组屋挨家逐户,向受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影响的居民说明实际赔偿额。(邬福梁摄)

宏茂桥3道第562座至565座组屋2022年4月纳入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SERS),606户人家受影响。建屋局人员于11月9­日上门通知居民实际赔偿额。

建屋局发文告说,实际赔偿额较高,主要是考虑了两个因素。其一是当局上门检查了每个单位的装修程度,以及安装配件和装置的情况。一般上,装修和保养情况良好的单位市价较高。

其次,早前的预估额是2022年2­月准备的,实际赔偿额则是按照SERS宣布时的市价估算,这期间组屋转售市场价格已有波动。

三房式组屋面积若是68平方米,实际赔偿额介于31万5000元至37万元,面积82平方米的赔偿额介于38万1000元至45万7000元;面积92或93平方米的四房式介于41万元至47万9000元。

建屋局委任SRE环球房地产咨询公司估价,估价师根据公认的估价原则和市场惯例进行估值。

宏茂桥SERS的消息公布后,一些屋主对预估赔偿额感到不满,申诉要买到面积与现有单位相近的替代组屋,还须自掏现款填补差额。

建屋局7月宣布,屋主与配偶只要在SERS宣布时年满45岁,可选购屋契仅50年的三房式或更大型替代单位。65岁及以上的SERS屋主可加入屋契回购计划,并购买屋契较短的替代组屋。

55岁及以上的屋主也可选择购买屋契较短的二房式灵活组屋。

建屋局说,综合这些搬迁选项,加上更高的实际赔偿额,几乎所有(99%)屋主都可在不必自掏现款填补差额的情况下,购买相似房型或面积的替代组屋,并搬进足以让他们住到95岁的新组屋。

记者昨晚走访SERS组屋时,有居民反映赔偿额足够购买同类替代组屋,对更高的实际赔偿额感到欣慰,但也有人希望针对赔偿额提出上诉。

住在三房式组屋的翁姓居民(54岁)说,她早前得知的预估赔偿额是32万元,最新的实际赔偿额则是34万6000元。

为了把年迈父亲接来同住,她打算选购四房式替代组屋,但即使购买面积较小,即80平方米的单位,她也预计须掏出10多万元填补差额。“我五年前买下这个单位时,花了3万多元装修,希望当局酌情考虑提高赔偿额。”

建屋局受询时说,若有居民上诉,当局会要求估价师结合上诉理由检讨单位估价。屋主也可在期限内向土地征用上诉委员会提出上诉。

另外,606户SERS居民中,至今有117户通过2022年5月和8月的预购组屋和剩余组屋销售活动申请新组屋,其中104户拿到排队号码选购单位。换言之,近九成居民成功申请到组屋。

据悉,本月将展开的预购组屋销售活动中,登加的项目也会有多达10%的单位优先分配给SERS居民。这次的登加项目预计有2070个单位。

建屋局指出,有意申请宏茂桥通道替代组屋的屋主,可在2023年第一季这么做,这些屋主会从2023年底开始受邀选购单位,届时也会获知新组屋的实际售价。

住宅区鸡只扰民

五年共接获4100起投诉

市镇理事会和其他政府机构过去五年,共接获约4100起有关鸡只在住宅区扰民的投诉。

政府在2017年至2021年间,接获约4100起有关鸡只在住宅区造成干扰的投诉,其中约2400起来自组屋区。(唐家鸿摄)

2017年至2021年间,来自组屋区的投诉总共有约2400起,私人住宅区则有1700起左右。国家发展部兼通讯及新闻部高级政务部长陈杰豪11月9日在国会回答议员口头询问时透露了这组数据。

议员洪维能(西海岸集选区)问国家发展部,过去五年接到多少起有关鸡发出噪音和气味的投诉,以及当局会否考虑检讨在组屋和私人住宅养鸡的条例。

陈杰豪说,为了降低禽流感传播的风险,保护公众和动物的健康,私人房地产内可饲养不超过10只鸡,但这些鸡不能作为商业用途。在组屋区,为免引发公共卫生问题和对居民造成不便,组屋住户不得在单位内或公共场所养鸡。

“当建屋局接到在组屋单位养鸡的投诉时,我们会和相关机构合作与屋主接洽,在必要时安排把鸡移往他处。”

至于私宅屋主,他促请养鸡的屋主避免对邻居造成干扰,包括减少噪音。陷入纠纷的公众可求助于社区调解中心,较棘手的案件则可向邻里纠纷仲裁庭申请仲裁。

国家公园局也会继续与伙伴合作,提高人们饲养宠物须尽责的意识。

陈杰豪:惩罚非首选解决方式

议员林志蔚(盛港集选区)在补充提问时,询问当局会否惩罚违例养鸡的公众,并说希望这不会是首选解决方式。

陈杰豪回答,当局不会把罚款或采取执法行动视为第一选择。较好的方式是让基层组织顾问、义工、领袖和居民一起讨论,看怎么解决这类问题,尤其当事情是发生在私人住宅区。

他认为,在私人住宅区,把鸡移除是其中一个而非唯一的选择,还有其他折中方式。例如,要减少噪音可请屋主用布把鸡舍盖住,降低啼叫声或鸡打架发出噪音。这是大家的家园和社区,最重要的是合作处理问题。

汤申新民阁组屋区最近发生野鸡啼叫扰民的事件。当地居民与国家公园局、关爱动物研究协会,以及碧山—大巴窑市镇理事会等机构组成工作小组,多管齐下管理野鸡数量,例如把它们送给农场、捡取鸡蛋和修剪草地不让他们筑巢。

一场鸡辩

“我们不记录住宅里的鸡只数量。”

国家发展部兼通讯及新闻部高级政务部长陈杰豪于11月9日在答复议员询问时冒出的这句话,引起哄堂。之所以引人发笑,是因为鸡只这么一个看似无关痛痒的问题,竟然让议员在国会问政府“能不能检讨人们家中鸡只的数量”。政府纵使想给个比较积极的答复,也没有这方面的数据。

住家养鸡,鸡只臭味和噪音扰民的问题,受到的关注比想象的多,霎时间也缓解了国会议事厅里的严肃气氛。虽然只是三名议员在答问时间里提出补问,但关注的方面非常仔细,从“多少人接受调解”“对相关人士罚款之前会不会先试图调解”“如果是社区里的鸡只又有什么处置方案”。如果不说讨论的是鸡只,可能还以为这是什么人力问题或民事纠纷。

(林泽锐摄)

几番来回询问后,副议长迪舒沙在点名陈杰豪答复时不忘补充:“这是今天在这件事上的最后一次发言。”陈杰豪也风趣地接话:“是的,我感到意外,今天大家对鸡只还挺感兴趣。”

但鸡只问题似乎不是通过国会就能解决的,国会顶多是提供表达困惑的窗口。黄国光(义顺集选区)一度必须强调自己“很严肃地问”,政府禁止在组屋里养鸡,依据的是哪条法律?养不养鸡得靠白纸黑字来规定,鸡如果听得懂人类的话,大概也会在一旁“咯咯咯”地发笑。

除了透露2017年至2021年间,共接获4100起有关鸡只的投诉,陈杰豪的答复主要聚焦国家公园局如何从公共卫生角度处理问题,对于噪音等问题则要通过基层联系和协商渠道,及提高负责任养宠物意识,柔性处理问题。今时今日,既有嫌鸡只扰人清静的一派,也有爱护动物群体和奋力维护“鸡权”者。

双方相互拉锯,以至该怎么处理啼叫的鸡,随时可能引起其中一方的不满。唯有通过不断协商和规劝,才不至于闹得鸡犬不宁。

国会11月9日也辩论涉及范围更广的网络不良内容问题,辩论通讯网络安全(杂项)法案。

为什么须对社交媒体平台不良内容严加管制,这应该不难理解。随着网络越来越普及,不良内容的包装手法也花样百出,包括孩童在内的网络使用者稍有不慎,就容易受到不良内容影响。

无论社交媒体用户因挑战模仿高难度动作而意外丧命的案例,或是五年前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接触数以千计自残自杀相关内容后轻生的英国14岁女生茉莉,这些例子都说明,对不当内容尚缺乏判断能力的孩童接触到这些内容,随时有可能导致悲剧发生。

网络不良内容危害民众

须从速处理

一个是会啼叫的鸡,一个是为我们打开社交媒体世界的“机”,在日常生活中平凡的小事,不知不觉中影响到我们的生活,成了在国会讨论的课题。这也说明人与万物的联系越来越密不可分。日后在国会讨论的课题会越来越繁杂多样。和鸡只问题一样,不是每项课题都能有明确的解决方案,但在例如网络不良内容等随时能危害到民众安全的事项上,还是得眼明手快,从善和从速处理。

无论社交媒体用户因挑战模仿高难度动作而意外丧命的案例,或是英国14岁女生茉莉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接触数以千计的自残自杀相关内容后,在两个月前轻生,这些例子都说明,对不当内容尚缺乏判断能力的孩童接触到这些内容,随时有可能导致悲剧发生。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