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挡公交被鸣笛马赛地车主发飙面控|屋主小心,东海岸屋霸又要搬了!

新闻来源: 新加坡鱼尾文 于 2022-11-08 19:31:53  


车停路旁挡路,不满被巴士车长鸣笛,男子下车怒飙脏话,还夺过车长的手机丢到马路上,如今在公共滋扰的罪名下被控。

事故发生在10月31日晚11时57分左右,一辆马赛地事发前停在樟宜附近弗洛拉通道(Flora Drive)的巴士站,挡住一辆4号巴士的去路。

不满被鸣笛,马赛地男驾驶员不但骂粗话,还上车抢走巴士车长的手机丢到路边。(视频截图)

巴士乘客上下车后,车长发现巴士被挡,于是便向马赛地鸣笛提醒他离开,岂料男驾驶员非但不移车,还大发雷霆。他下车对司机隔空叫嚣后,把车子从单行道上开走,让后面的车子通行。然而,他把车子停在不远处后,又回到巴士旁。

这次,他猛按设在巴士外的紧急开关按钮,并在车门打开后冲上巴士向车长叫嚣,还夺走车长的手机。一名相信是马赛地乘客的女子跟着也上了巴士,她和男子与车长僵持一阵后下车,男子跟着将手机扔到路边,女子见状把手机捡起还给车长,才掉头跟随男子离开。

男子的行径,被附近一名公众用手机全程拍下,并上载到互联网,引起网民热议。

针对这起事故,新捷运客户体验与企业联络副总裁(特级)陈贵珍告诉《联合早报》,事发时巴士车长已向运作控制中心求助,并报警处理。

陈贵珍也提到,他们会全力支持希望通过民事诉讼来维护自身权利的员工,包括协助受害员工了解法律制度、任命代表和承担费用。“我们严正看待这起事故,不会容忍骚扰、恐吓或言语霸凌巴士车长的行为,他们只是在履行职责。”

警方受询时证实接到报案,涉案的男子张建勤(音译,Teo Kian Chin,42岁),也已于11月5日在公共滋扰的罪名下被控,他获准以5000元保释在外,案件将于12月2日过堂。

全国交通工友联合会(NTWU)执行秘书杨益财11月6日在脸书发文说,联合会绝不容忍任何公共交通业的职员在执勤时受到辱骂。

根据交通规则,车辆是不允许在巴士站停靠的,在这种情况下,這名驾驶员的行为更显蛮横无理。

“东海岸屋霸”又拖欠房租赖着不搬

屋主申请庭令成功逐客

专挑东海岸高档公寓、洋房租住,却不付房租也不搬走,10年来惹下无数纠纷的“东海岸屋霸”时隔一年又故技重施,拖欠公寓屋主近4万元房租,屋主向法庭申请逐客令。

这次的受害屋主公寓在布鲁克路(Brooke Road)的The Palladium,也是位于东海岸路一带。记者日前接获消息走访公寓,发现单位大门紧锁,门上张贴着取回物业令状(Writ of Possession),指女租客何美兰自2022年1月起拖欠房租超过3万8000元,须在10月18日前搬走,否则法庭的执达吏(bailiff)就要上门强制清空屋子。

公寓管理委员会主席陈欲耀(64岁)证实,此前在这个单位租住的正是媒体广泛报道的东海岸屋霸一家,丈夫沈添宝和妻子何美兰。他们一家10月17日搬离了公寓。

陈欲耀说,这段期间,这家人常与邻居发生摩擦,比如随意停放脚踏车、在阳台边放植物花盆。陈欲耀提醒他们,女租客却写信投诉他歧视租户。搬走的最后一天,这家人也让搬家货车停在公寓内搬运行李,公寓管理层为了请走他们没有阻拦。

公寓女保安古尔巴干(68岁)透露,沈添宝平日骑脚车送餐,时常会将脚车停在汽车停放位,经提醒后反呛“脚车就是我的车”,保安只好将脚车移到脚车停放区。

这次遭欠租的是一名年约50多岁的女屋主,记者联系上经手这笔租房交易的房屋经纪,对方不愿多谈,只说屋主对整个租房经历感到遗憾,光律师费已花费几万元,法庭判的赔偿也讨不回,房客已离开,屋主拿他们没办法。

新加坡媒体曾多次报道,东海岸屋霸一家自2012年起在东海岸一带租住排屋、洋房及高档公寓,却不缴付房租,惹上多起官司。2019年,屋霸一家三口搬进位于勿洛南3道的勿洛阁公寓,拖欠20个月房租逾8万元,屋主二次申请庭令,三人才在强制清屋前,于2021年3月搬家至The Palladium。

记者尝试联系何美兰,但她没有接电话。

屋霸夫妻及女儿都曾破产,有苦主于1999年针对沈添宝申请破产令,但他在2010年11月脱离穷籍;他的妻子何美兰在2000年9月被银行起诉破产,女儿何洁琳则在2014年被列入穷籍。

在签订租房合同前,房屋经纪会对所有租客进行破产背景调查,但据悉,屋霸这次租下The Palladium时,只申报妻女的名字为租客,她们两人当时脱离了穷籍,不在破产人名单上。 

 屋主担心采法律行动得不偿失

 要确保租客定时交租金、拖欠之后能采取什么行动,屋主都要事先做好功课。

曾与屋霸一家打交道三年、20万房租至今未收到的何姓屋主(60岁)近期受访时,谈到自己的教训。他后来才知道,租房纠纷属于民事纠纷,若屋主不采取行动,司法机构并不能主动介入案件,他认为屋霸一家正是看准这一点,一直拖欠租金。

何姓屋主说,在欠租初期,屋霸曾用女儿健康、资金周转等各种借口拖延时间。他后来发现,申请庭令要花大量时间、精力及钱财。比如,屋主必须证明在上庭前,已经尽力尝试与租客沟通调解。期间,若租客以合理理由向法官申请宽限,拉长庭审过程,就意味着屋主要支付更多律师费。

何姓屋主说,自己曾花费近1万元律师费才将屋子取回。

即便申请到取回物业令状,有执达吏强制性清屋,屋主须另行花钱聘请辅警到场确保众人安全。强制性清屋前,执法人员仍得给与租客一些宽限时间,直到取回物业令状规定的最终日期。

屋主虽可通过庭令收回房子,但若租客不按照庭令规定缴付房租或赔偿,屋主须重新聘请律师针对赔偿进行起诉,若租客无钱缴付,可申请对方破产,但这些都要付费,不少屋主可能选择止损,不再追究。

 经纪:要警惕年长新加坡租客

 博纳房屋经纪郭家伸和ERA房屋经纪谢婷婷受访时说,房屋经纪一般会调查租客背景,对年长的新加坡租客更加警惕,因为大多数新加坡人都能购屋,除非是新家还没建好。

 律师:可用欺诈罪起诉屋霸 

 律师蓝国庆受访时说,在类似的租房纠纷中,最简单有效保护屋主的办法,就是在房租合同中提前注明,一旦租客欠租违约,房主可以直接上门锁屋,并全程录下过程。但要确保锁门时,单位内无人在家。

他说,已被拖欠房租的屋主们也可以一起请律师,用涉嫌欺诈的罪名起诉屋霸。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