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难民大量涌入:柏林难民安置中心前线的故事

新闻来源: 德国生活 于 2022-10-28 23:46:49  


不仅来自乌克兰的难民越来越多,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朗等其他国家的移民人数也在急剧增加,目前到底有多混乱?一名记者前往柏林寻求庇护者接收中心大致了解了相关情况。

柏林以前的一个精神病院现在用作难民到达中心。目前,来自大约30个国家的1300多人在那里找到了床位、食物和医生。

这儿的大厅越来越拥挤。9月每天有多达180人抵达这里。9月份总注册人数为1850人,是前一个月注册人数的三倍。登记工作严重滞后。

柏林难民办公室(LAF)的发言人Sascha Langenbach 说:“我们只需打开新闻,就可以知道两周后谁会来我们这儿,我们到时候必须组织哪些语言中介。”他在中心与每一位员工握手,营造了良好的氛围。Langenbach说:“在这个危机时刻,相互交往的友谊非常重要。来到这里的人们带着许多梦想、希望和愿望。但我们是管理部门,不能照单全收。”这往往会导致难民和工作人员之间的挫败感,有时甚至会发生冲突。例如,有人会不理解为什么必须前往其他联邦州,但德国是有专门的分配系统。柏林按照规定接受了德国5%的寻求庇护者。

只希望在社会中有一席之地

也有不少人对要去哪里不感兴趣,反正也不是自己的地方。俄罗斯避难者Andrei Balakov说:“我在柏林没有朋友或家人,我只想安全。”据称他是一个例外,因为俄罗斯人进入申根区的机会很小。9月份,柏林登记的来自俄罗斯的难民只有35人。

39岁的Andrei Balakov是9月驾车逃离莫斯科的,然后前往爱沙尼亚首都塔林,从那里乘坐flixbus到达柏林。他自10月中旬登记后,一直在等待分配新的居住地。他原来在俄罗斯STS电视台担任音频和视频技术员,该电视台自1990年代以来一直制作娱乐节目。但今年秋天他突然不明原因失去这份工作。他怀疑安全当局知道他参与了批评克里姆林宫的抗议活动。他平静地说 “我只是希望我能在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能够为反战做点什么。” 来自利比亚的Khawla说,“一周前我们乘飞机离开的黎波里时,没有告诉妈妈。”她在利比亚首都的住处在民兵之间的战斗中遭到严重破坏,无法居住。由于他们三五岁的儿子,Khawla 和她的丈夫最终决定带着两个儿子(3岁,5岁)离开祖国:“我正在为我的孩子们寻找未来。” Balakov和Khawla一样:庇护申请能否成功高度不确定,因为无论他们的命运多么糟糕,但按照德国法律,他们还是无法证明他们受到来自种族、政治、宗教的迫害。但无论如何他们抵达柏林后,还是可以获得基本供应,如有需求,还可以获得心理护理。还有专供女性、同性恋者或跨性别者的住宿。

工作人员的流程

Wairimu Benz(25岁)和 Simone Frankenfeldt(50岁) 是柏林抵达中心的第一批联系人。她们负责从移民那里收集数据,是最早了解难民流动动机和背景的人。然后将寻求庇护者转介到抵达中心。

Benz说,“我试图让每个人都敞开心扉,但有些故事特别让人震撼。” 例如一个自称是人口贩卖和强迫卖淫受害者的女性的故事,她还有一个被强奸后生下的孩子。“我将她们直接转交给社会服务专家。”Frankenfeldt说“如果我们也是难民到达某个地方,也希望得到良好的接待。”。 LAF发言人Langenbach插话道:“我们很友好,但并不天真。”他说:在Benz 和 Frankenfeldt前面还有柏林警方把关,警方使用数字指纹来检查寻求庇护者是否已经犯罪甚至被通缉。2015年的混乱,缺乏协调已经成为过去。

然而柏林中心人满为患的状况会持续多久还不确定。那儿还有100张空置床位,到那儿寻求庇护的人通常5天后就会被重新安置。Langenbach说:“我们正在紧急寻找新的住宿地点,上周,一家酒店上线了300个床位,还会出现更多可能的住宿。但是来找我们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鲜花(1)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