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原本打算花百元美发,却遭转账4000元“买配套”!奔走三个月才追回钱

新闻来源: 新加坡鱼尾文 于 2022-09-28 18:52:39  


私召车司机原准备花百元美发,结账时却被发廊单方面刷卡转账4000元购买美发配套。 

与发廊多番协商讨款无果后,私召车司机前后停工一个月找遍会计与企业管制局、新加坡消费者协会及小额索偿庭,最终耗时近三个月,在小额索偿庭判决前,发廊主动退回多扣的款项。

6park.com

私召车司机黄安琪到武吉班让万吉路的K发廊理发,却被发廊单方面转走4000元签下配套。(陈斌勤摄)

 黄安琪(58岁)向《联合早报》投诉,她6月30日经过武吉班让万吉路第260座的K发廊(K Salon)时,被招牌上的韩文吸引,一看价目合理后,就和美发师谈妥一个109元的疗程。但美发师一个小时内就完成剪发、染发和护理疗程,让她当下觉得对方很敷衍。 

完成疗程后,美发师将黄安琪带进一个小房间,不断推销各种美发配套,但本身头皮敏感的黄安琪,想看看第一次疗程的效果再做决定,于是拒绝了美发师的各种推销。 

付账时,黄安琪取出转账卡让员工到柜台刷卡。黄安琪说:“结果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员工先用我的卡转账2000元,然后回来告诉转账卡有问题不能用,我给了他另外一张,他又转走了2000元。”

 员工后来拿了一张卡片让黄安琪签名。

 黄安琪声称签名后,才发现自己签了配套;她同时接获银行的短信通知,才发现发廊一共转走了她4000元。黄安琪当场要求全额退款,但发廊坚持不肯,双方僵持不下后,。黄安琪说:“我当时在现场越来越害怕,想要赶快离开,因此同意当场先拿回1500元,其余的剩款等日后再追讨。”

 事后,黄安琪三次报警,但发廊却坚持不肯退全款。黄安琪决定投诉至小额索偿法庭,却发现无法通过商业记录找到发廊的负责人。 

黄安琪越想越不甘心,于是趁着驾私召车的空档,甚至后来暂停开私召车,就是为了收集证据还自己一个公道。“我这样慢慢集证据,前后加起来至少停工近一个月,少赚了2000多元。” 

黄安琪本月初在小额索偿法庭立案后,发廊才提出要庭外和解。但她的儿子认为发廊已经没有信用,决定直接在庭上见分晓。 

但在上庭前一天的9月20日,发廊通过电子转账归还最后一笔603元的款项。 

黄安琪说:“我希望自己的遭遇能提醒公众,不要随意把转账卡或信用卡交给他人,也不要随便签名。遇到不公平的待遇时,一定要尽力为自己讨回公道。”

 K发廊负责人受访时说,发廊致力与所有顾客建立友好关系,也希望这起事件就此结束。“若她不愿按双方协议了结此案,发廊会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警方发言人受询时证实,接获多起类似的报案。

6park.com

(陈斌勤摄) 

 消协和议员都接类似投诉个案 

 新加坡消费者协会主席杨益财说,今年1月1日至9月21日间,针对Natural Salon运营的K理发店的投诉有六起。“消费者反映发廊员工对头发护理价格做出误导性的说法,而且未经同意就使用消费者的信用卡收取高额费用,涉及金额从56元至4000元不等。”

 消协提醒,未经同意使用他人的银行卡是犯罪行为,受影响者应报警处理。

 武吉班让区议员连荣华受询时说,近来接见民众活动时也收到类似的求助个案。“我已要求消协与相关政府部门跟进,基层组织也会密切关注此事。”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