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欧洲本地新闻信息】 

重磅!斯诺登获俄籍,将派往乌克兰战场参加网络情报战!美国会要求派遣网络高手对抗...

新闻来源: 洛杉矶华人圈 于 2022-09-28 18:50:54  


在乌克兰战场上,网络情报战显得愈加重要。普京刚刚授予斯诺登俄罗斯公民身份,可能会派他前往乌克兰战争前线。美国会议员要求派遣网络特工应对斯诺登。

1

斯诺登成为俄公民,或被派往前线

最新报道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已授予前美国安全承包商爱德华·斯诺登俄罗斯公民身份。斯诺登曾经是一名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网络特工,因泄露信息数据而被美国以间谍罪全球通缉。 而如今,斯诺登成了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法令授予俄罗斯公民身份的 75 名外国人之一。

39 岁的斯诺登自 2013 年以来一直住在俄罗斯,他曾经与英国报纸《卫报》披露了美国政府的机密文件。。 2020 年,斯诺登获得俄罗斯永久居民身份,当时他表示想申请俄罗斯公民身份,但不会放弃美国公民身份。 俄罗斯于 2014 年首次给予他庇护,并拒绝将他引渡回美国。 大家都知道,乌克兰在战争中,得益于美国提供的网络情报。而斯诺登曾是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网络情报特工,这次被授予俄罗斯公民身份,外界纷纷猜测斯诺登可能会被派往乌克兰以针对美国的网络情报战。

美国官员以及共和党和民主党议员对这一消息迅速作出回应,称斯诺登现在应该被俄罗斯选中并被派往乌克兰战场前线作战。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在简报会上说:“也许唯一改变的是……显然现在他(斯诺登)很可能被征召参加乌克兰战争。” 他还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斯诺登是否打算放弃美国公民身份,并补充说,斯诺登应返回美国接受审判。 美国国会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说:“现在斯诺登已经获得俄罗斯公民身份,我预计他现在随时都会在乌克兰的战场上为普京而战。” 或者,当其他俄罗斯公民被告知要参加乌克兰战争时,他会被豁免吗? 美国国会民主党众议员塞思·莫尔顿补充说:“我们认为他会被选中并被派往前线。” 上周,普京下令征召 300,000 名适龄男子入伍——这引发了俄罗斯人试图逃离俄罗斯以避免参战。 按照美国法律,如果间谍罪名成立,斯诺登可能面临 30 年监禁。 他的律师 Anatoly Kucherena 告诉俄罗斯国家通讯社 RIA Novosti,斯诺登的妻子 Lindsay Mills 也跟随他一起到了俄罗斯,她也将申请俄罗斯护照。 斯诺登夫妇于2020年12月生了一个孩子。

斯诺登在俄罗斯生活期间一直保持低调,偶尔在社交媒体上批评俄罗斯政府的政策,他在 2019 年表示,如果能得到公平审判,他愿意返回美国。 “但如果我要在监狱里度过余生,我们必须同意的一个底线要求是,至少我得到一个公平的审判,”他在2019年说。不过,在被授予俄罗斯公民身份一事上,斯诺登没有作出任何评价。 斯诺登在美国居住在夏威夷,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工作了几年,他说他得出的结论是,这两个机构都“破坏了宪法”,将每个人的自由置于危险之中,并迫使他将信息泄露给媒体。 斯诺登将这些信息公开的决定引发了一场关于政府监控的全球辩论。美国情报机构辩解称,为了避免类似的 9/11 袭击事件再次发生而采取了监控措施。

2

斯诺登为何要泄露美国机秘

爱德华·斯诺登 (Edward Snowden) 的书《永久记录》于去年出版。 这本书提供了迄今为止关于斯诺登如何从默默无闻的美国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变成告密者的最广泛的个人描述,这一举动引发了一场全美国范围内的辩论,即情报机构迫切希望避免重演 9 月 11 日袭击事件的而实施监控社会活动。 对斯诺登披露信息造成的损害进行年度机密评估的情报官员表示,这些文件将在未来几年继续流入公共领域。 这本书是在信息泄露事件六年后出版的。在书中,斯诺登描述了自己先逃到香港然后逃到俄罗斯,他试图在他的回忆录中交代这些时代背景,以表现出他的担忧。 斯诺登于 1980 年代在北卡罗来纳州和华盛顿郊区长大,他的母亲在美国国家安全局担任文员,父亲在美国海岸警卫队服役。 他是随着互联网成长的一代人,他在书中描述了一个年轻人对技术的迷恋——小时候,他拆开并重新组装了一台任天堂游戏机,十几岁时,他入侵了洛斯阿拉莫斯核实验室网络——最终使他成为了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一名网络特工,在那里工作期间,他对高科技间谍力量越来越反感。他说,几乎所有上网的人至少有两个共同点:他们都曾在某个时间观看过色情内容,并且他们都存储了家人的视频和照片。 “这是真的,”他写道,“几乎所有性别、种族、种族和年龄的每个人——从最卑鄙的恐怖分子到最善良的老年人,都存储过这些视频和照片,他们可能是最卑鄙的恐怖分子的祖父母、父母或表亲。” 他努力与他的女朋友,也就是现在的妻子,分享了他的担忧。 “我不能告诉她,我在国土安全部的前同事可以针对她进行监视并阅读她发给我的情诗。我不能告诉她他们可以访问她拍摄的所有照片——不仅是公开的照片,还有私密的照片,”他写道。 “我不能告诉她,她的信息正在被收集,每个人的信息都在被收集,这无异于是美国政府对人们的威胁:如果你越界了,我们就会用你的私生活来对付你。” 他在香港召集一小群记者披露这些机密之前,他就知道自己将不能再返回美国。他说他像一个即将死去的人一样做好了准备。他清空了自己的银行账户,将现金放入了钢制弹药箱,并擦除了他的旧电脑上历史痕迹,并更改了密码。 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电脑前度过,并与新闻自由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一起参加虚拟会议。他写道,“我让自己登上世界各地的舞台”来讨论公民自由。 当他在俄罗斯要户外活动时,他就改变自己的外表形象,有时戴着不同的眼镜。当他经过配备闭路电视的建筑物时,他会一直低着头。他说,有一次,他在莫斯科博物馆被一个说德语口音的少女认出来,并同意了与她合影的请求。 目前尚不清楚斯诺登何时甚至是否会回到美国。他将自己的家族历史追溯到五月花时期的祖先。 “网上灌输给我的反制度黑客精神,以及我从父母那里继承来的非政治爱国主义,都从我的系统中消失了。“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欧洲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