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狂刺45刀,悉尼华人老汉手刃发妻!结婚恩爱逾30年,悲剧只因…

新闻来源: 今日澳洲 于 2022-09-28 1:05:13  


本次案件关注的是,一名悉尼华人老汉因抑郁症发作,刺死结发妻,后者身中40余刀,当场殒命。

患严重抑郁症,难以入睡

H在悉尼西区经营一家小店。2019年4月,他关闭店铺并停止工作。

法庭文件显示,他患有失眠症,家人也注意到他有焦虑和抑郁的症状。

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同年8月,H看了家庭医生,并被介绍给一名精神病专科医生,后者给他开了各种药物帮助睡眠。

10月下旬,家庭医生开始关注H的精神状况,并建议他的女儿在父亲病情恶化时带他去医院。

家庭医生的笔记中记录道,后来,由于H的精神病医生退休,他曾试图安排其看另一位,但他无法找到一个讲中文并可以走医保的医生。

11月4日,因为H的失眠和焦虑情况更严重了,他的女儿带他去奥本医院就诊。

稍后他被转到坎伯兰医院,在那里被诊断为严重的抑郁症。

医生给他开了药,并预约了11月12日的面诊,然后他就出院了。

医院记录显示,H自我伤害和暴力的评估为低风险,对儿童也是安全的。

11月11日,就在面诊的前一天,让人意想不到的悲剧发生了。

照看外孙时犯病,死者曾求救

当天,H和老伴在女儿家照看外孙。

女儿上班前还向母亲询问父亲的病情,被告知尽管他服用了安眠药,可还是没有睡好。

上午9点40分,住在姻亲房的G女士听到H的妻子在大声求助,并透过纱窗看到她抱着H,似乎在试图控制他。

她称,H的脸上没有表情,姿势很放松,身体在小幅度地颤抖。

在G女士的协助下,H的妻子给儿子和女儿打了好几个电话,要求他们尽快回家,因为H“身体不好”。

与此同时,H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轻轻地重复着“不要紧,不要紧”。

G女士因其他事返回了姻亲房,几分钟后,她听到H的妻子尖叫。

当她返回屋子时,看到H跨坐在老伴的身上,用手压住她流血的胸口,身边有一把沾满血迹的刀。

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H拨打了“000”,说他刺伤了他的妻子。

当被问及他“如何”伤害他的妻子时,他说:“因为我,啊,我,我,我不能睡觉……你知道,而且,啊,她,我睡不着,她,她告诉我女儿,打电话,打电话,打电话带我去医院……坎伯兰医院。”

“我杀了我的妻子”

法庭文件写道,警察到达现场时,H指着倒在血泊中的太太,再次说,“我杀了我的妻子。”

当被问及原因时,他说:“睡不着,你知道的,昨天晚上我告诉我女儿,带我去医院。”

上午10点32分,H的妻子在现场被宣布死亡。

尸检显示,她的死因是“多处锐器伤”,有45处这样的伤害,至少有6处穿透性刺伤。

H被转送到警察局,并参加了一次录音采访,他在采访中承认由于“思想混乱”和“无法入睡”而杀害了他的妻子。

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他说,“听到了脑中的声音”,感觉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我精神很紧张,我做错了事,我很后悔。”

有证据表明,事发前一天的午夜左右,H因无法入睡而感到沮丧。

他们的一位邻居表示,当时听到一对男女在大声争吵,女子比男子喊得更大声,听起来很生气,很有可能就是H夫妇。

不过,这一说法被H否认。

结婚30余年,一直恩爱

H犯罪时为62岁,之前无前科。

精神病学报告与其子女向警方的陈述证明,他是一个品行良好的人。

他出生在中国南方一座城市,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中健康成长,童年中没有遭遇任何身体、情感或性虐待。

学习期间也没有遇到困难或受到欺负,毕业后来成为了一名小学教师。

1988年,他持学生签证来到澳洲,在一家肉厂做工20年。

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后来他在悉尼西区经营一家小店十多年,店铺于2019年4月停业。

H与妻子结婚超过30年,育有两个子女。

他们的子女告诉警方,父母结婚这么多年一直很恩爱,从未有过暴力发生。

入狱后服药,症状改善

法医精神病学家对H进行了评估,认为他在判断自我行为的对错和自控能力方面有很大的障碍。

“我的结论是,H有过一次严重的抑郁症发作史,并且可能经历过更严重的抑郁症症状,导致与他的抑郁症相关的精神病,因此是精神病性抑郁症,特别是鉴于他报告的听觉、幻觉问题。”

“我认为他的精神疾病促成了他的犯罪。他的抑郁症状使他扭曲了环境中的事件,以更消极的方式看待事物,并引发了不恰当的反应,导致他自控能力被削弱,从而导致了犯罪行为。”

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自H入狱以来,一直在服用抗抑郁药和抗精神病药,症状有所改善。”

“精神病类型的症状,主要是幻听现象,已经缓解了2个月;迫害类型的现象,已经缓解了大约6个月。”

精神病学家认为,H在犯罪时符合“具有忧郁特征和可能具有精神病特征的主要抑郁症”的诊断标准。

量刑轻判,“不太可能再犯”

过失杀人罪的最高刑期为25年,没有标准的非假释期。

判决书中写道,H在患有严重精神病的情况下杀害了妻子,事后他叫了救护车,并立即和多次承认了罪行。

法官称,“根据刺伤的性质、程度和位置,我确信他有杀死妻子的意图,至少在伤口被刺伤时是这样。我认为他在刺伤之后,当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时,立即就后悔了。”

“我确信,H对杀害妻子感到抱歉,可以说是悔恨和忏悔。如果他的精神疾病得到适当的治疗,并遵守医生的建议,他的康复前景是好的,他不太可能再次犯罪。”

“判决应确保H有尽可能多的假释时间,并且其中很大一部分时间是受监督的。这将有助于他重新融入社区,并确保他接受适当的精神病治疗,以最大限度地提高他的康复前景,并保护社会免受他因精神健康问题造成的任何暴力行为。”

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控方同意,H的谋杀责任应减为过失杀人。

去年11月,H最终因过失杀人罪被判处6年监禁,包含2年6个月的不准假释期,2022年5月有资格申请假释出狱。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