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英国新国王,与现代建筑的漫长战争

新闻来源: 建道筑格 于 2022-09-19 12:10:05  


随着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与世长辞 她的儿子查尔斯成为现任英国国王由于英国是君主立宪国家王室更多是一种象征,并不直接参政议政 已故女王也因为不越俎代庖、不干涉政治、不打破平衡而受到广泛赞誉

然而女王的接班人能否同样克制?查尔斯国王做了60多年的王储 经历的尴尬想必数不胜数虽然他的政治觉悟如何还是未知数但他与英国建筑界的矛盾早已人尽皆知查尔斯崇尚古典主义、憎恨现代建筑连密斯.凡 德罗、理查德·罗杰斯这样的世界级大师都曾因为他的言论丢了项目

查尔斯国王©REUTERS 作者|可达专栏编辑|Yihan发文编辑|Yiwen审核编辑|Qihan - 01 -查尔斯施压,炒掉罗杰斯古典派vs高技派

左:理查德·罗杰斯 右:查尔斯国王© Getty Images 查尔斯国王与现代主义最激烈的矛盾,爆发在2009年。在他的批评施压下,已故高技派大师理查德·罗杰斯(1933-2021)的伦敦切尔西军营(Chelsea Barracks)旧址开发项目被迫中止。

切尔西军营旧址(Chelsea Barracks)坐落于国王路和泰晤士河之间,150年来一直未对公众开放。罗杰斯为这片土地规划了商铺、酒店及经济适用房,并计划种植300多棵树木。作为高技派领军人物,他以玻璃与钢架为主材,打造了一个摩登时尚的崭新街区。

©RSHP

©RSHP

©RSHP

©RSHP

©RSHP 罗杰斯的方案经历了漫长而复杂的规划审批,反复改了好几版,然而查尔斯国王始终拒绝接受这种先锋的现代主义建筑风格。尽管罗杰斯事务所已为切尔西军营项目工作了两年时间,查尔斯依旧不断抨击该设计。 查尔斯认为此块土地曾经用作军营,又紧邻切尔西皇家医院,某种意义上属于“皇室建筑”,因而他对此有发言权。而罗杰斯昂贵的玻璃钢架建筑系统,被查尔斯批评为“缺乏同情心、不含蓄”(unsympathetic and unsubtle)的设计。

Chelsea Barracks © Stanford's Map Of Central London 1897 据媒体报道,查尔斯亲自写信给土地开发商 —— 卡塔尔的Qatari Diar公司 —— 呼吁改用传统的砖块石头为建筑材料。他还推荐了古典主义建筑大师昆兰·特里(Quinlan Terry)的设计,不过该方案也未被采纳。 经过80场会议的讨论,开发商终于顶不住查尔斯的压力,宣布不再聘用罗杰斯负责项目的设计任务。 切尔西军营项目最终呈现为保守庄重的建筑风格。

Chelsea Barracks ©Squire and Partners

被踢出项目后理查德·罗杰斯非常愤怒,他的设计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查尔斯否决了。罗杰斯曾是开发圣保罗大教堂旁帕特诺斯特广场的热门人选,也是重建皇家歌剧院的热门人选——这两个计划都因查尔斯的言论搁浅。 理查德·罗杰斯通过英国《卫报》公开谴责查尔斯以一己之力毁了项目。 “ 我和团队都感到非常震惊,我们以为查尔斯王子(现为国王查尔斯三世)已经从现代建筑评论家的位置上退休了,但他以一己之力毁了这个项目。 王室不参政。我认为他议论这些话题是因为他在找工作,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同情他,他实际上是一个失业的人。 ——理查德·罗杰斯在设计被废弃后,罗杰斯着手起诉卡塔尔开发商,并聘请了律师试图追回超过150万英镑的设计费。

弗兰克·盖里、扎哈·哈迪德、诺曼·福斯特和伦佐·皮亚诺纷纷为他们的普利兹克奖得主同行辩护,并写信给《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 Times),谴责查尔斯滥用"皇家建筑之剑“,指责他试图“扭曲开放和民主的规划过程”。 2017年,理查德·罗杰斯还曾再次通过《卫报》叫板查尔斯,要求他参与有关英国建筑环境的公开辩论,看来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啊。

© 英国《卫报》 - 02 -查尔斯与现代建筑的漫长战争那些被否决的设计,真的输了吗? 查尔斯与现代建筑之间的战争不是一朝一夕。早在1984年,查尔斯在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RIBA)成立150周年之际发表了一篇演讲,严厉批评了现代建筑,并呼吁英国建造更多的传统建筑。 在这场演说中,查尔斯将当时伦敦国家美术馆的扩建计划描述为“一位高雅人士脸上巨大丑陋的红斑”。 这个方案什么样呢? 由Ahrends BurtonKoralek(ABK)事务所设计的中标方案在造型上庄重典雅,与美术馆和谐统一,但使用了高科技的、弯曲的玻璃。

ABK赢得国家美术馆竞赛的模型,收藏于RIBA© RIBA&ABK 在查尔斯进行嘲讽后,这个在当时略显前卫的方案被放弃,取而代之的是文丘里·斯科特-布朗(Venturi Scott-Brown)的一个仿古设计方案。

国家美术馆扩建边翼 byVenturi Scott-Brown©Matt Wargo 在同一场演说中,查尔斯还抨击德国传奇建筑师密斯·凡·德罗位于英格兰银行附近的办公大楼设计 —— Mansion House Square。

密斯的Mansion House Square像一个迷你版的西格拉姆大厦(Seagram Building),琥珀色的全玻璃幕墙在1962年的伦敦突出又耀眼。出于种种原因,Mansion House Square计划被搁置长达20多年,直到密斯1969年去世都未实施。

密斯Mansion House Square方案©Drawing Matter and Real foundation&JohnDonat 查尔斯将密斯的设计称为“巨型玻璃树桩”,认为它将会破坏首都的特色与天际线。一年后的1985年,Mansion House Square方案被正式废弃,如今矗立在此的是James Stirling的 No 1 Poultry building。

No.1 Poultry byJames Stirling ©Alamy 英国卫报 今天看来,密斯的Mansion House Square只有19层,还不到“小黄瓜”的一半,甚至不到伦敦碎片大厦的五分之一,然而大师的设计永远停留在了纸上。 在随后的日子里,查尔斯依旧锲而不舍地攻击现代主义建筑。在《英国的愿景》等出版物中,查尔斯称约翰·马丁(John Madin)于1974年设计的伯明翰中央图书馆看起来像“一个书籍被焚烧的地方,而不是保存的地方”,而科林·圣约翰·威尔逊(Colin St John Wilson)设计的大英图书馆则被形容为“更像是秘密警察学院的会议厅”。

© Getty Images 然而查尔斯国王的看法对建筑潮流的影响甚微。他与现代主义建筑经历了40年的漫长战争,在这期间,英国高技派大师诺曼·福斯特与理查德·罗杰斯,成为了享誉世界的建筑领军人物。时代洪流滚滚而前,不为踌躇之人停下脚步。 - 查尔斯国王对建筑风格的个人喜好无可厚非,但倘若滥用职权、玩起贵族的权力游戏就难以服人了。 正如RIBA Journal的编辑、建筑评论家休·皮尔曼(Hugh Pearman)所说的那样,查尔斯与现代建筑大师的种种较量,让“原本乐于接受古典主义的群众,现在也产生了敌对情绪。” 政治是否应当干预艺术,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是难解之题。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