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美国移民系统几近崩溃,160万移民在等待绿卡中死去

新闻来源: 洛杉矶时报 于 2022-08-08 10:43:44  


大量的积压案件使美国的移民程序举步维艰。数以百万计签证、工作许可、绿卡和入籍申请的处理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延误,移民法庭上的案件也被搁置。在因新冠疫情关闭的情况下,移民系统几近崩溃。

160万人在等待绿卡过程中死亡

来自印度的米拉普·卡希帕拉(Milap Kashipara)花了16年时间等待绿卡,他希望绿卡能给自己的3个孩子带来更好的机会,并让他们有机会与在加州的兄弟姐妹团聚。 2019年,他的申请终于排到了前面。他完成了文书工作,进入了最后一步——安排与美国驻孟买领事馆的面谈。当时的处理估计显示,他的家人可能会在2020年4月前获得批准。 紧接着新冠疫情爆发了。卡希帕拉在47岁时确诊了新冠,此前他一直身体健康。15天后,即2021年5月1日,在面试进行之前,他独自在医院去世。 在他去世后不久,他的妹妹阿米·班瓦迪亚(Ami Bhanvadia)在给国土安全部的信中写道:“他的家人现在非常需要支持,应该有一个移民的机会,像我哥哥这样的家庭承受着疫情造成的最坏结果,这并不是由于他们自己的过错,他们在合法等待多年后失去了移民福利。”

自国会批准对美国移民系统进行重大改革以来,已经过去了30多年,该系统涉及到分散在多个联邦机构的各种途径,取决于一个人的原籍国、家庭关系和职业等因素。川普政府实施了耗时的变革——更长的申请表格、要求更多的证据、对续签的更严格审查——每一步都把现有的积压工作扩大到无法处理的水平。 在因新冠疫情关闭的情况下,移民系统几近崩溃。

自由派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移民研究副主任戴维·比尔(David Bier)说:“尽管政策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但等待时间仍在不断增加,因为政策的变化速度赶不上需求增长,我们无法在正常的程序之内控制这些积压的工作。” 虽然拖延是所有官僚程序的标志,但在移民方面,人力成本可能是巨大的。卡托研究所的一项研究估计,像卡希帕拉这样由亲属担保获得绿卡的人,有160万人在能够合法来到美国之前就会去世。 班瓦迪亚住在加州约巴林达(Yorba Linda),约20年前,她为卡希帕拉担保亲属绿卡。卡希帕拉在等待机会的同时,在海外建立了自己的卡车业务。 像班瓦迪亚这样的美国公民可以为他们的配偶、子女、父母和兄弟姐妹担保绿卡。在咨询了律师之后,班瓦迪亚认定,卡希帕拉的死亡切断了其家庭与美国居留权的联系。卡希帕拉的女儿们曾梦想在美国学习,也可能被取消学生签证的资格,因为申请人必须证明他们没有永久居留的打算。 “这是一些神话,说明外国人来这里非常容易,”班瓦迪亚说,“如果没有签证延误或移民滞留,我哥哥的家人应该已经在这里了,他可能还活着。”

案件积压原因多样

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局的申请数量增加了三分之一,3月份达到近860万。根据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的无党派研究中心“交易记录访问信息交换所(Transactional Records Access Clearinghouse)”的数据显示,移民法庭有180万宗未决案件,较本财年初增加了25%。 美国劳工部正在处理一些7个月前提交的现行工资确定申请,这是对工作中支付给类似工人的平均工资的计算,为获得绿卡的被担保工人设定最低工资。这一步骤过去需要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能完成,但是拖延导致雇主无法雇用所需的员工来填补全美近500万工人的短缺。

劳工部发言人莫妮卡·维里恩(Monica Vereen)表示,季节性农业工人和其他临时职位的需求激增,但国会拨款却跟不上需求的增长。

随着美国领事馆在疫情关闭后重新开放,预约签证的等待时间急剧上升。美国国务院上个月报告称,近41万移民签证申请人的其他申请已经完成,但仍没有安排面试。相比之下,2019年平均有6.1万名申请人处于同样的情况。 根据卡托上个月的一份报告,现在不同领事馆的签证面谈等待时间差异很大。旅游和商务签证平均等待247天,高于疫情前的17天。在智利的圣地亚哥领事馆,等待时间最长可达886天,即两年半。 美国移民局监察员的最新年度报告指出,延误导致人们通过申请加急或紧急请求来寻找变通办法,使该机构不堪重负地接到电话。 虽然有些申请是免费的,但美国移民局的资金几乎全部来自申请人的费用。自2016年以来,该机构一直没有提高收费,目前有近20%的职位空缺。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国会今年拨款2.75亿美元,以解决积压问题并支持难民处理,其中一部分是通过雇用更多员工。 美国移民局局长乌尔·贾杜(Ur Jaddou)取消了上届政府的部分措施,例如要求已经完成签证面试和扫描指纹的申请人进行额外的签证面试。该机构还自动延长了一些工作许可,设定了减少积压的目标,并希望在2026年之前实现完全的线上处理。目前102项福利中只有17项可以通过电子申请获得。

今年5月,贾杜在网上发表演讲时说,近三分之二的申请无法在目标时限内完成,这一数字在今年1月达到峰值,达到530万件。他说:“我们正在竭尽全力,我知道这令人沮丧,但老实说,我们要想办法做到这一点。这是令人沮丧的,我们将尽我们所能。”

绿卡

在那些有资格获得永久居留权的人当中——通常是通过家庭成员或雇主的担保——来自印度、中国、墨西哥和菲律宾等国的案件已经积压了非常长的时间。这是因为美国每年只允许7%的绿卡发放给来自任何特定国家的人。 国会每年批准多达67.5万张绿卡,其中大部分是留给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的家庭成员。法律允许任何在一年内未被分配的亲属绿卡名额在第二年纳入就业类别。上个财政年度,联邦政府未能在9月30日到期前发放近6.7万张可用绿卡。

来自埃及的46岁机械工程师阿瓦德(Ashraf Awa)于2016年通过一项针对美国移民率低的国家的计划获得了绿卡,阿瓦德已申请让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在达拉斯与他团聚。同时,他花费数千美元飞往埃及看望10岁的女儿,女儿因慢性胃痛和呕吐而住院多次。医生们还没有找到病因,阿瓦德想知道他们的分离是否是一个因素。 阿瓦德的律师柯蒂斯·莫里森(Curtis Morrison)表示,阿瓦德一家不太可能很快团聚,他指出,自从川普总统执政以来,处理绿卡持有者的移民申请通常需要数年时间。阿瓦德是莫里森的公司因处理延误而对联邦政府提起诉讼的原告。根据交易记录交换中心7月的一份报告,自2020年以来,此类诉讼增加了3倍,预计到本财政年度结束时,原告将提出近6300个案件。 国务院提议提高某些签证的费用,并取消了一些领事面谈,但许多签证仍需要预约,只是为了递交文件。机构数据显示,移民签证处理比2021年7月的峰值下降了23%。 阿瓦德表示,“如果政府继续推迟家人的申请,我将选择我的家人,我将再次回到埃及,永远生活在那里,因为我的家人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