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在美国最保守的州,选民大声支持堕胎权,这会影响中期选举吗?

新闻来源: 纽约时间 于 2022-08-05 12:05:07  


周二晚间,堕胎权利支持者在堪萨斯城庆祝胜利。

周二(8月2日),在美国最保守的州之一,堕胎权利的支持者获得了令人意外的巨大胜利,堪萨斯州选民响亮地否决了一项州宪法修正案,该修正案将允许州议员禁止或大幅限制堕胎。在中期选举前三个月,堪萨斯州的投票是自今年夏天美国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以来,美国选民首次直接就堕胎问题发表意见。 投票结果仍在公布,但超过95%的选票已清点完成,支持堕胎权利的一方领先约18个百分点,现在为59%对41%。在一个在2020年投票支持唐纳德·川普总统的州,这一差距令人震惊。堪萨斯州的投票表明堕胎是一个令人振奋的问题,可能会影响11月中期的投票率。

乔·拜登总统在选举结果明朗后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极端决定将妇女的健康和生命置于危险之中,今晚,美国人民对此有话要说。” 堪萨斯州的活动人士们顶着酷暑挨家挨户敲门,写了成千上万张呼吁投票的明信片,当他们得知自己在公投中获胜时,他们又是哭又是欢呼。 “我们做到了,我们做到了,我简直不敢相信,”57岁的奥拉希居民、商业分析师和志愿者凯西·伍尔沃斯(Cassie Woolworth)对《华盛顿邮报》说,周二晚些时候,她和其他堕胎权利支持者聚集在堪萨斯城郊区一个拥挤的酒店宴会厅观看选举结果。 堪萨斯争取宪法自由运动的负责人雷切尔·斯威特(Rachel Sweet)对人群说,投票“对堪萨斯州和美国来说都是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人们为此欢呼雀跃。 斯威特说:“堪萨斯州已经大声而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们不会容忍本州的极端堕胎禁令。” 斯威特告诉支持者,跨越党派界限和意识形态分歧的意愿帮助他们赢得了胜利。 在堪萨斯州,登记在籍的共和党人远远超过民主党人,而堕胎权利活动人士明确针对无党派选民和中间偏右的选民拉票。上周在人口稠密的堪萨斯州约翰逊县接受采访时,一些选民说他们是注册的共和党人,但反对这项修正案——考虑到这一差距,这种情况几乎肯定会在全州发生。 “我们看到唐纳德·川普得票率很高的一些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63岁的堪萨斯州梅里姆(Merriam)民主党人乔·迪·阿德隆(Jo Dee Adelung)说。最近几周,她挨家挨户地敲门,给选民打电话。 她说,她希望选举结果传递出一个信息,那就是选民“真正关注所有的问题,做对堪萨斯州有利的事情,而不是走党派路线。” 领导该州反堕胎活动的Value Them Both联盟在Twitter上发表声明称,这一结果是“暂时的挫折”。 该组织在声明中说:“我们为重视妇女和婴儿而进行的斗争远未结束。”该组织承诺“我们会回来的。” 自从最高法院做出裁决以来,十几个共和党领导的州已经采取行动禁止或进一步限制堕胎。目前,在怀孕的前22周内堕胎在堪萨斯州是合法的,对于来自德州和俄克拉荷马州等法律更为严格的州的孕妇来说,该州已经成为寻求堕胎的避难所,这项投票因此关系着周边数州几百万育龄妇女的堕胎前景。 公投结果也清楚地表明,捍卫堕胎权的愿望可能是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中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来自各种来源的民意调查结果非常明确和一致。CNN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63% 的美国人不赞成——51% 的人“强烈”反对最高法院的判决。凯撒家庭基金会得出了类似的结论,61% 的调查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他们的州能够保证堕胎的机会。只有 25% 的人希望限制它。皮尤研究中心上个月公布的一项调查发现,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在所有或大多数情况下,堕胎应该是合法的。 这种强烈反对,并将其转化为具体的政治术语,可能会影响今年秋天的中期选举。

一个历史上保守的州

尽管堪萨斯州历史上曾同时选举两党州长,但该州几乎总是支持共和党人竞选总统——1964年的林登·B·约翰逊是个明显的例外。它是一个以白人为主的州,许多堪萨斯人自认为是基督徒,该州还拥有相当多的福音派选民。堪萨斯城的罗马天主教大主教约瑟夫·诺曼强烈反对堕胎、避孕和同性婚姻,一直是许多保守天主教徒心目中的英雄。

在堪萨斯的炎夏,活动人士一直在继续说服人们投票否决修正案。

至少从1991年开始,堪萨斯州就一直是全美堕胎辩论的焦点。当时,来自全美各地成千上万的抗议者聚集在威奇托,在长达数周的被他们称为“慈悲之夏”(Summer of Mercy)的激烈示威活动中,封锁了堕胎诊所的入口。 在这个问题上,该州不时发生暴力事件。1986年,威奇托的一家堕胎诊所被一枚管状炸弹袭击。1993年,一名反对堕胎的妇女开枪打伤了乔治·蒂勒(George Tiller)医生,蒂勒是少数几个进行晚期堕胎手术的美国医生之一。2009年,另一名反堕胎活动家在蒂勒医生的威奇托教堂开枪打死了他。 直至目前,在堪萨斯州怀孕22周以内堕胎是合法的。这使得甚至在最高法院推翻罗伊案前,堪萨斯州就有近一半的堕胎涉及外州居民。现在俄克拉何马州和密苏里州几乎禁止了所有情况下的堕胎,内布拉斯加州可能在未来几个月进一步限制堕胎,而来自阿肯色州和德克萨斯州的妇女,在实施新禁令的情况下,正在远离他们的州界。 2019年,堪萨斯州最高法院的一项裁决,该裁决废除了一些堕胎限制,并指出堕胎权受到州宪法的保障。这一决定激怒了共和党人,他们去年利用在立法机构的绝对多数优势,将这个问题列入了2022年的投票。 该修正案的支持者曾多次表示,修正案本身不会禁止堕胎,而共和党议员则小心翼翼地避免透露如果修正案获得通过,他们的立法计划会是什么。不过,只要修正案能通过,问题就不在于共和党人是否会利用他们在立法上的绝对优势通过新的限制,而在于他们会在多大程度上这么做。许多支持堕胎权利的堪萨斯人说,他们担心完全或几乎完全的堕胎禁令会在几个月内通过。 “我不想成为另一个以任何理由禁止所有堕胎的州,”在堪萨斯城郊区的欧弗兰帕克(Overland Park),选民芭芭拉·格里加(Barbara Grigar)说,她认为自己是温和派,并表示会投票反对该修正案。“选择是每个女人的选择,不是政府的选择。” 在堪萨斯州,罗马天主教会和其他宗教和保守团体斥巨资支持这项修正案,而堕胎权的支持者则投入数百万美元反对这项修正案。在整个州,写着“投赞成票-重视母亲和胎儿”或“停止禁令-投反对票”的标语点缀着绿色的夏季草坪。堪萨斯州政府伦理委员会提交的报告显示,今年,各利益集团在电视广播和社交媒体上投入了超过1100万美元的广告支出。 随着选举临近,有关这个问题的言论变得更加激烈。警方官员和活动人士说,双方的竞选标语都遭到了破坏。在欧弗兰帕克,破坏者以天主教教堂为目标,用红色油漆破坏了一座建筑和一尊玛丽雕像。

即使在保守地区,反堕胎派也表现不佳 在选举日即将到来之际,许多观察人士认为,公投的结果将在堪萨斯城郊区等越来越多的民主党选区决定,也就是说,取决于那里是否有足够多的选民参加投票,以弥补该州其他地区非常保守的倾向。但令人惊讶的是,即使在最红的地方,反对堕胎的人的表现也很糟糕。 想想堪萨斯州的西部,一个沿着科罗拉多边境的农村地区,共和党的选票占压倒性优势。汉密尔顿县在2020年的投票中有81%的人支持川普,但在周二,只有近56%的人选择了反堕胎立场(那里统计了约90%的选票)。在超过85%的人投票支持川普的格里利县,只有约60%的人选择了反堕胎立场。 堪萨斯被称为一个农村共和党州是有原因的:农村共和党地区覆盖了足够多的人口,它们可以也几乎总是能压过城市地区的选票。而这次反堕胎的州修正案被否决,既与最红的县也不怎么反对堕胎有关,也与最蓝的县强烈支持堕胎权有关。

摇摆地区向左移

周一晚上,堪萨斯浸信会的教徒们组织守夜,支持修正案。浸信会长期以来反堕胎。 城市和郊区也值得肯定。 在堪萨斯州堪萨斯城所在的怀恩多特县,2020年,有65%的选民投票支持拜登,但在周二,有74%的人支持堕胎权。邻近的约翰逊县是该州人口最多的县,该县53%的选民2020年选了拜登,但68%以上的选民支持堕胎权。 事实上,令人吃惊的是,到处都是相似的景象。从最蓝的县到最红的县,堕胎权的表现比拜登好,反堕胎的表现比川普差。

投票率很高

周二堪萨斯投票现场。 在结果完全统计出来前,暂时还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投票,更不知道他们的党派细分或人口特征。但是已经可以确定,全州的投票率比预期的要高得多,几乎和上次中期选举的投票率一样高。 据《纽约时报》初步估计,约有94万堪萨斯人参加了公投,而在2018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投票人数约为105万人。初选和大选之间的投票率差距通常远大于此。 周二之前,堪萨斯州州务卿办公室预计投票率约为36%。但在投票结束后,共和党州务卿斯科特·施瓦布(Scott Schwab)对美联社说,坊间证据显示,投票率可能会达到50%,比预期高出很多。《纽约时报》估计的94万人意味着49%的投票率。 在正常情况下,可以预计周二到场的选民大多是共和党人。这不仅是因为在堪萨斯州登记的共和党人远远超过在册民主党人,而且还因为选票上的大多数竞争都涉及共和党的初选,民主党人除了反对宪法修正案之外没有什么理由投票。 这种情绪在当地很明显。 “我希望妇女有自主权,”来自堪萨斯州勒内萨的90岁老人诺玛·汉密尔顿(Norma Hamilton)说。她说,尽管自己是长期的登记共和党选民,但她投了反对票。

最高法院打乱了堕胎反对者的盘算 堕胎反对者围绕该修正案的战略决定,首先是从选择将其放在周二的投票中开始的。初选的选民预计人数不多,而且共和党人的比例极高,在这样的环境下,修正案获得通过的几率比在大选投票中获得通过的几率更大,这似乎是一个合理的假设。 但是,今年6月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也推翻了这一策略,将原本可能是一项不为人知的投票措施,变成了一场全美审查的堕胎权公投。许多选民以前可能认为这些利害关系只是理论上的:如果美国宪法保护堕胎权,那么堪萨斯州宪法是否保护堕胎权又能有多大关系呢?但随后最高法院撤销了这一等式的第一部分,堪萨斯突然成为南方和平原地区禁止堕胎的众多州中的一个堕胎孤岛。 双方的团体都在该州投放了数百万美元的广告。那些本应留在家里的民主党人,明知道他们的政党在初选中连陪跑的机会都没有,却特意出门投票反对该修正案。堕胎权的支持者被这个巨大的政治动机所吸引:愤怒。

像看超级碗一样关注选举 政治战略家们特别关注堪萨斯的投票细节,并试图衡量堕胎这一单一政策的投票结果的刺激程度。 “他们会考虑如何建议候选人谈论这个问题,他们会关注每一个政治障碍,”资深民主党策略师詹姆斯·卡维尔(James Carville)说。“每个竞选顾问,每个人都像看超级碗一样看这件事。” 堪萨斯州压倒性的结果表明,即使是在美国最保守的区域,人们仍然支持女性拥有堕胎自主权,这可能会影响中期选举。具体来说,在密歇根州和科罗拉多州等摇摆州,可能会感受到更剧烈的影响。密歇根州正在就是否应恢复1931年颁布的一项禁令进行法庭辩论,科罗拉多州针对堕胎的措施可能与州长和众议院席位的关键竞争出现在同一届大选选票上。 即使在周二晚上的惊雷之前,就有迹象表明,即使是共和党的重量级人物可能也已经了解到选民对堕胎的态度,因此不愿让战斗升级。 佛罗里达州的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和南达科他州的克里斯蒂·诺姆(Kristi Noem)都被认为怀有更大的政治野心,他们对最高法院的裁决表示了赞扬,但还没有推动反堕胎活动人士要求采取更激进的行动——比如呼吁召开特别立法会议,通过更多或更激进的法律。类似的类似僵局也存在于内布拉斯加州和爱荷华州。 这些决定背后的原因已经得到了分析,德桑蒂斯等官员也指出有现有或未决的法律施加作用,但更广泛的趋势是明确的:堕胎权和以前一样,其支持程度跨越了党派和意识形态。民意调查和周二投票一次次向他们证明了这一点。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