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长期给低龄儿童变性治疗,结果小孩长大就后悔!这NHS变性诊所终于关了!

新闻来源: 事儿君 于 2022-07-30 20:10:06  


7月28日周四,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宣布了一项重要决定:他们将要关闭为未成年跨性别者服务的GIDS部门,明年将会重新开设其他机构,接受该部门的未成年患者。

最近几年,英国关于GIDS的争议越来越大。有专家对其进行调查,得出了该部门的服务“不够安全”的结论,导致其被关闭。 一个运营了近33年的机构,就在一片质疑声中,马上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2020年,NHS委托皇家儿科与儿童健康学院前院长Hilary Cass医生领导一项对Tavistock的调查。

(Hilary Cass医生) Tavistock,全称Tavistock和Portman NHS信托基金会,是伦敦一家专门进行心理健康服务的医疗中心。

Tavistock中心有一个名叫性别认同发展服务部(GIDS)的部门,它是NHS为英国儿童和青少年提供性别焦虑和性别认同相关服务的唯一机构。自1989年营业以来,这家诊所已经治疗了至少9000名有性别焦虑的儿童患者。

GIDS确实帮助了一些患者,但也一直争议不断,比如有前患者指控,当未成年患者准备服用青春期阻断药物时,GIDS的专业医生没有对此进行“足够的质疑”。 尤其是最近几年,GIDS出现的几个问题显得很奇怪。 首先,这些年申请GIDS治疗的未成年患者数量急剧增加。2010-2011年度,转诊到GIDS的人数约为250人,2020-2021年度人数就增加到了5000多人。 其次,大多数患者都是从天生时的“男性”转变为“女性”,“女变男”的却比较少。 还有一点,大量接受治疗的儿童出现神经多样性、其他心理健康需求和“危险行为”。 有人觉得,应该在让这些孩子走上变性之路前,需要进行深入的了解再做决定。

2020年,英国还出现了一起引起轰动的诉讼。 诉讼最初的原告有两位,一位是名叫A夫人的女性,她15的女儿患有自闭症,正在GIDS的排队名单上候诊;另一位是62岁的Susan Evans,她是曾在Tavistock中心的精神科护士。

(Susan Evans) 两位原告认为,GIDS向16岁以下未成年人患者,甚至是9岁、10岁的小孩提供青春期阻断药物和变性过渡激素,是不合理的,因为这些小孩可能并没有真正了解变性的意义。 她们想高等法院提起诉讼,希望将这些药物的同意年龄提高到18岁。

很快,就有一名23岁女子Keira Bell加入了这场官司,她本人正是曾在GIDS接受变性治疗的患者。

Keira出生时是女儿身。

但她从小就喜欢穿男孩子的衣服,喜欢运动。青春期的时候,面对胸部和臀部的发育,Keira觉得非常反感,对自身的性别也产生了怀疑。

14岁,她患了严重的抑郁症,不能再上学,还发现自己开始被女孩子吸引。渐渐的,她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位男性。 15岁时,Keira开始通过NHS看心理医生,后来被转诊到GIDS。在那里,她被诊断为患有性别焦虑症,并表示想要进行变性过渡治疗。 16岁,她开始服用青春期阻断药物;一年后,她又接受了睾丸激素注射;20岁那年,她做了双侧乳房切除术。 完成这些治疗后,Keira拥有了男性的身材和男性的声音,以及一个新的男子名字,Quincy。她看上去已经变得一位男性了。

但变性之后没过两年,Keira就后悔了,她觉得自己内心还是一名女性。 而且,她也更加清楚地了解到“变性”带来的永久性后果——可能不孕,失去乳房,无法母乳喂养,生殖器萎缩,声音永久性改变,长出胡子。 开始变性治疗后五年,Keira又开始了“去过渡”治疗。 但是很多事情变了就是变了,已经无法“重置”。现在,Keira的外貌看起来还是更像一位男性。

Keira因为自身的经历,决定加入这起诉讼。她在一次听证会上说:“我成为本案原告,是因为我不觉得儿童和青少年应该跟我一样,同意使用强效和实验性的激素药物。” “我认为Tavistock中心目前实行的平权制度是不够的。” “激素变性药物和手术并不适用于所有人,当然更不应该提供给情绪和精神都比较脆弱的18岁以下未成年人。”

最终法院支持了原告的观点,裁定16岁以下未成年人不太可能成熟到对医生开的青春期阻断药物给予同意。以后对于18岁以下的跨性别者,医生可能需要获得法院的同意,才能给予医疗干涉。

不过上诉判决结果又被上诉法院驳回了,关于GIDS的争议仍然悬而未决。

而早在2019年,一位名叫Charlie Evans的英国变性人,就创立了一个慈善组织,专门帮助变性又后悔的跨性别者。

Charlie出生时是女性,后来有10年时间都把自己当成男性,但一直没做变性手术,后来她后悔了,又慢慢做回女性。 她说,很多19、20岁的跨性别者已经做了变性手术,然而性别焦虑的症状并没有减轻,现在他们后悔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Charlie表示,已经有几百位后悔的跨性别者寻求她的帮助,人数之多让人咋舌。 这些后悔的人里,就有一些是在GIDS接受治疗的。去GIDS寻求跨性别治疗的未成年人,年纪最小的甚至只有三、四岁,再加上最近几年患者人数激增,未来后悔了、选择“去过渡”治疗的人可能会更多。

正因为上面这些争议,NHS担心才委托儿科专家Cass医生进行调查。 最近,Cass医生的调查结果出来。 她在调查报告中表示,当儿童被转诊到GIDS时,其他心理健康问题会被性别认同问题“掩盖”,并警告说,GIDS“不是一个安全和可行的长期选择”。 报告中说,经历性别不一致和性别焦虑的未成年人最佳的护理模式是什么,GIDS对于这个问题在临床上缺乏共识,意见也经常两极分化;在选择可能会产生终身后果的干预措施时,他们对患者家庭给予的支持不足。 “这导致目前的服务无法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

Cass医生还发现,青春期阻断药物的好处“证据不足”,她担心该药物对年轻人的大脑发育产生影响,呼吁对起进行加紧研究。 她在报告中写道:“青春期性激素激增会开启一个关键性时期,负责执行功能的神经回路会依赖经验重新布线,这个部分与计划、决策和判断有关,影响大脑部分的成熟。” “如果青春期阻断药物暂时或永久性破坏了大脑的成熟,可能会对患者做出复杂的高风险决定的能力以及神经心理学方面产生影响。”“到目前为止,关于青春期阻断药物对神经认知发育的短期、中期和长期影响的研究,都非常有限。” 所以Cass医生建议,尽快制定对这类药物的研究计划,并将正在接受治疗的青少年纳入研究计划,一直跟进到他们成年,对药效进行充分的研究。

基于Cass医生的调查结果,NHS最终决定,将在明年春天之前关闭Tavistock中心的GIDS部门。 同时,他们计划在伦敦和英国西北部,分别建立一个由专科儿童医院合作运营的医疗中心,明年初就会接管Tavistock所有的未成年跨性别患者和候诊者。 等这两处医疗中心建好后,HNS还准备在英国其他地区开设6到7个类似的医疗中心。

对于NHS的这个决定,很多英国网友都表示支持。 谢天谢地,常识占上风了。

最先批准这些治疗的是哪个白痴?

法律规定,儿童没有同意发生性关系的法律能力。以此类推,调整性别很明显是一个会改变生活的决定,儿童和青少年也没有能力同意这种治疗。让他们先长大吧。

谢天谢地!!让孩子们先长大,再搞清楚自己是谁,所有小孩都活在迷茫中呀!

GIDS这个充满争议的部门,即将退出历史舞台,不过,英国还有一些私人的性别诊所,让人在为未成年人服务,“变性后有后悔”的年轻人,以后没准还会有.......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