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新西兰这门生意赚翻了!有人5年进账6000万,华人上榜!

新闻来源: 微财经 于 2022-06-22 0:10:15  


为政府提供紧急住房堪比“印钞机”

有人5年赚了6000万纽币

紧急住房是新西兰政府为安置无房家庭,出资租用的住房。

政府于2016年开始为紧急住房提供资金。最开始,紧急住房只是一个很小的生意,当时有少数的汽车旅馆开始得到这部分订单。

几年来这已经成为一门大生意。

2020年之后,这类汽车旅馆迎来发展“黄金期”,一方面是疫情期间对紧急住房需求不断增长,另一方面政府停止租用私宅作为紧急住房,于是旅店业成为紧急住房的主要市场,政府每天要为此支出100万纽币。

位于Otahuhu的540 Motel汽车旅馆已经改为紧急住房。Photo / Dean Purcell

根据《官方信息法》披露的信息,2016年以来,全国已有2500家汽车旅馆与MSD合作提供住房,共获得了8.81亿纽币。

一些汽车旅馆老板为了抓住这块蛋糕,不再接待游客,转而与政府合作专门安置无家可归者,赚得盆满钵满。

你可能不会相信,媒体获得的数据显示,有一家汽车旅馆竟然获得了1600万纽币的紧急住房补助。

而几家拥有多个旅馆的大公司,吞掉了紧急住房资金的20%。

其中,最大的受益者是汽车旅馆业主Roger Nolan和Jinhua Ou,他们的13处房产获得了高达6000万纽币的紧急住房补助金。

他们的物业之一,汉密尔顿的Anglesea Motel旅馆,在2017至2022年获得了1620万纽币。

正因如此,现在的经济型和中档汽车旅馆以及小规模酒店,已经成为新西兰新的投资热点,店主从社会发展部(MSD) 获得了稳定而丰厚的收入。

拥有五家汽车旅馆的Patrick McGuire表示,他本来没有这个计划,但边境关闭后,MSD主动联系他为几个人提供紧急住处。

“我们发现有些人有需求,突然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小需求,而是庞大市场。所以我们开始进入。”

他说,现在他有两家汽车旅馆专门用作紧急安置,对MSD转来的住户收费也更高,因为他们通常是大家庭,需求也更高,包括更大的物品存放空间。

过去五年,他通过这门生意获得了1600万纽币。他称虽然回报不错,但付出也不少。

“人们认为汽车旅馆赚钱,”McGuire说,“但你必须记住,我们提供了很多住房和大量的服务。我们非常努力地提供服务。”

商人Suresh和Seema Chatly在奥克兰经营着9家汽车旅馆。Suresh说,他在疫情期间提供紧急住房不是生意转向,而是避免破产。

Chatly说,无论接待游客还是租户,他都收取相同的房费。现在旅游业正在恢复,他们9个旅馆中有6个已恢复为只接待游客。

也并非所有的汽车旅馆都过得滋润,Silverfern Property Services是紧急住房资金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共计1500万纽币,但这家公司去年进入清算阶段。

质次价高?每周$2800的客房

住户却称“条件不如养狗”!

但汽车旅馆变紧急住房也让新西兰社会付出代价。

一位住房倡导者称,这个行业的迅猛发展是以牺牲长期住房为代价的。也有人担心,汽车旅馆都改成了紧急住房,如何接待游客?

为无家可归者提供服务的组织则表示了另一个方向上的担忧,他们认为游客的到来会加重无家可归者的处境。

去年12月发布的一份审计报告称,MSD需要开辟新的途径作为紧急安置。

汉密尔顿的Hygate Motor Lodge也是一处紧急住房旅馆。Photo / Mike Scott

一些汽车旅馆还被批质次价高。

有社区团体批评每周2000纽币的旅馆房间条件太差,还有一位住户称每周2800纽币的客房“条件不如养狗的”。

MSD住房集团总经理Karen Hocking称,紧急住房的成本是由供应商根据市场价格确定的。

“紧急住房不是我们的第一选择,而是最后的办法。当有住房困难居民来找我们时,我们会首先考虑避免他们流离失所的其他选项。”

但是另一方面,由于紧急住房的住客人员混杂,一些住房提供方也面临着风险……

紧急住房旅馆经理要求住客打扫房间

结果惨遭拳打脚踢!

去年11月,奥克兰一家汽车旅馆的经理称,她要求一名紧急安置住客打扫房间,结果遭到对方的殴打。她称,这种事情经常发生。

Sue Gill-Devereux胸部留下的瘀伤。右图为租户留下的破坏痕迹。供图

Sue Gill-Devereux在奥克兰的East Tamaki经营一家汽车旅馆,她直言管理紧急住宿人员令人头疼,呼吁社会发展部提供更多监管,并支付安保费用。

她说,自从2020年这家汽车旅馆成为紧急安置点以来,各种违法行为、帮派和毒品活动变得猖獗——意味着她不仅要经营汽车旅馆,还要承担一些管理职能。

Gill-Devereux所在旅馆被破坏的痕迹。供图

她说,自从疫情以来,大约80%的住客是紧急安置居民。虽然她很感激住客在边境关闭的情况下为汽车旅馆带来收入,但代价是巨大的。

去年11月9日,Gill-Devereux遭到一名即将离开的紧急安置住客的袭击。

在这起袭击中,Gill-Devereux遭到这名女住客的拳打脚踢,被推到柱子上摔倒,然后倒在地上再次被拳打脚踢。

这一切仅仅是因为Gill-Devereux让这位正在等出租车前往新住处的女子打扫她刚刚腾出的房间,她把房间弄得一团糟。

房间被弄得一团糟。供图

“房间里一片狼藉,所以我对她说‘能把床单拿下来,帮我把盘子洗干净吗?’”Gill-Devereux说,“谁知她把我推到阳台的一根柱子上……朝我胸口打了我一拳。”

对她来说,这只是冰山一角。Gill-Devereux称犯罪和反社会行为在汽车旅馆很常见。

“事实是,我们作为汽车旅馆经营者,不得不清理令人作呕的房间,不得不半夜起床或熬夜……我经常报警,总有贩毒行为。”

她说,“我经营的不是汽车旅馆,而是安置罪犯和瘾君子的心理矫正站。”

Gill-Devereux所在旅馆被破坏的痕迹。供图

Gill-Devereux说她觉得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她表示,自己的旅馆一度住着至少47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在任何时刻都可能会发飙,可能会打架或争吵。

她说,“他们会砸窗户,踢墙……如果社会发展部把他们安置在这里,就应该提供安全保障。”

政府每天花费纳税人100万纽币,为无家可归者提供紧急住房,却还是问题满满。对此,你怎么看?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