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欧洲本地新闻信息】 

法政府“四步棋”引发教师大罢工

新闻来源: 网络综合 于 2022-01-14 9:54:59  


1月13日,法国教师大罢工,抗疫政府“连走错棋”、放宽防疫规定导致学校成为新冠疫情重灾区。自1月3日开学以来,法国学校防疫规定在10天内多次变更,教职工和学生家长对教育部长布朗盖的批评声越来越大,最终引爆今天(13日)全法教职工大罢工。据教育部估计的数据,13日约有31.07%的教职工参与罢工,抗议学校防疫政策。具体来说,小学教师罢工的比例为38.48%,中学教师的罢工率为23.73%。据法国内政部的数据,当天全法有77500人参与示威,其中8200人在巴黎。当天下午,法国总理卡斯泰接见工会代表;晚上,教育部长布朗盖发表讲话。

法媒:政府连走四步“错棋”

法媒Franceinfo指出,政府在学校防疫问题上连走四步“错棋”引发了本次全国教职人员大罢工。

“错棋一”——拒绝推迟开学:去年11月29日,随着确诊病例的逐渐增多,法国教育部决定,小学班级不再实行确诊1例就关闭的措施,而是改为确诊1例,全班学生做一次新冠检测,阴性不必隔离即可返校上课。确诊2例亦是如此,等到确诊第3例时才可停课。

“开始家长们还挺高兴,但很快,家长就因为总要去带孩子做检测而崩溃了,而且测来测去,最后往往还是以停课收场。”Snuipp-FSU工会总书记达维德(Guislaine David)解释说。

1月13日,法国教师大罢工,抗疫政府“连走错棋”、放宽防疫规定导致学校成为新冠疫情重灾区。据内政部数据,当天全法有77500人参与示威,其中8200人在巴黎。(法新社图)

法国中小学生教师联合工会(SE-Unsa)委员、巴黎北郊Cergy-Pontoise小学校长弗利波(Olivier Flipo)也表示:“家长不明白,为什么孩子所在的班级停课了,但电视上却说不会关。”

事实上,在圣诞节假期前,全法已有3150个班级关闭。尽管教育部长布朗盖12月16日曾表示,“不排除”推迟开学,但12月17日,总理卡斯泰以遵循政府“尽可能保持学校开放”为名,明确拒绝推迟开学。卡斯泰同时承诺,将在开学后“加强学校检测和监管力度”。12月18日,布朗盖宣布,新学期密接学生需在数天内做2次新冠测试,但教育部官方在几小时后“打脸”部长说,两次检测的说法仅是一种“设想”。

“错棋二”——开学前一晚公布新防疫措施:然而,直到开学前一天1月2日晚8点半,教师和家长们才在《巴黎人报》网站上发表的教育部长布朗盖的采访中看到新学期防疫措施。教育部长解释说,之所以等到最后一刻公布是因为需要根据最新疫情形势随时调整措施。

但布朗盖的说法完全不能服众。1月5日,在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巴黎人报》读者交流活动上,一名读者向马克龙抱怨说,自己作为教师,是通过媒体而不是学校上级得知新学期防疫规定,这让她感到很遗憾。对此,马克龙回复说“我认为您说得对”,再次“打脸”教育部长。

根据新防疫措施,每当班级出现1例确诊时,班上所有学生需在当天做新冠核酸PCR检测或快速抗原检测,之后可凭阴性证明返校;此后,还需在两天后和四天后做两次自测。班级不再因有学生确诊而关闭。

“错棋三”——检测爆满,家长崩溃:学校这一防疫措施直接导致全法各化验室和药店的新冠检测点爆满,开学前几天法国平均每天进行200万次检测。而很多家长也未能领取到教育部承诺的,药店免费提供的自测盒。另外,尽管学校不再因学生确诊而停课,但由于教师感染猛增(创下2021年春天以来最高峰),开学仅3天,全法就有9200个班级停课。

为减轻家长负担,教育部于1月6日放宽防疫措施:若7天内班级有多例确诊,学生仅需做一套检测即可(确诊当天做核酸或快速抗原检测,两天后和四天后再进行2次自测)。“教育部的这项措施毫无逻辑,好比用破了洞的球拍去接球。”Snuipp-FSU工会总书记达维德批评说。

“错棋四”——政策多变、放宽防疫措施终引发全国性罢工抗议:1月7日,法国最大的小学教师工会Snuipp-FSU呼吁全国大罢工,抗议“每天一变、不具有可操作性的防疫措施”。

为平息众怒,法国总理卡斯泰1月10日在法国电视二台晚间新闻上宣布,再次放宽学校防疫措施:密接学生仅需进行3次自我检测,不再需要进行核酸或快速抗原检测;而家长也只需填写一份阴性声明(此前为3次)。另外,班级出现确诊时,学校不再要求家长立即接走孩子,而是可以等到放学。关于药店自测盒缺货的问题,卡斯泰承诺,药店将在本周内收到1100万份自测盒,免费供应给密接学生家长。

对此,Snuipp-FSU工会批评说,值此疫情高峰期间放宽学校防疫,“必将导致学校感染剧增”。而自测阳性数将不被卫生署统计,也会让卫生部的新增确诊数出现减少的假象。

《巴黎人报》曝料说,实际上,政府内部也因学校防疫措施而关系紧张。教育部长布朗盖在12日的部长会议前大声指责卫生部长韦朗对自己“不够支持”,而后者则让前者“冷静”。

家长支持教师罢工

与以往不同的是,13日的教师罢工获得了法国最大的学生家长联合会(FCPE)的支持。该联合会呼吁家长当天“不要将孩子送到学校”。“与教师一样,家长也受不了改来改去的防疫规定,这些措施对学生和教学团队都是沉重的负担。”FCPE联合会在声明中写道。

“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学生家长联合会主席Rodrigo Arenas表示,除了从药店领取自测盒很困难之外,在家给孩子做鼻拭子检测也让家长们十分头痛,尤其是低龄儿童。家长联合会希望,尽快在学校为儿童进行“唾液测试”。Rodrigo Arenas还指出,空喊“保持学校开放”的口号不足以解决问题,保障代课教师的数量与质量,保证线上线下教学双管齐下,才是教育部急需解决的问题。

不过,与教师工会确诊1例就关闭班级的诉求不同,家长联合会的重点要求是在教室安装二氧化碳探测器、在学校进行大规模唾液检测,以及为教师提供FFP2口罩等等。

欧洲各国学校如何防疫?

自测:在卢森堡,学生家长去年9月开学时就签署了同意书,学生在教师的监督下,每周进行2次自测。自12月疫情反弹以来,校内自测频率改为每天一次。一个班级出现3例阳性即关闭。

在德国和奥地利的部分地区,学校(即将)使用的是“池化(pooling)”检测:对所有学生进行检测,之后将采样混合,化验室对混合采样进行一次性分析。这样可以大大减小化验室的工作量。但若混合采样的结果为阳性,所有学生将二次逐个检测,找出阳性者。住在北威州的Vincent向《巴黎人报》表示,给幼儿的自测盒有三种,但全部都是口腔采样。

在丹麦,幼儿园班级里确诊1例,班上所有小朋友都需要进行2次核酸检测,但都是咽拭子检测,并非法国的鼻拭子检测。

在比利时,密接学生检测不是必须的。班级出现确诊后,家长会收到一封信,建议带孩子去做检测。

在西班牙马德里,学校需指定一名“新冠联络员”,在有学生确诊后负责与卫生当局配合防疫。

教室通风和安装二氧化碳探测器:住在比利时Namur的Barbara表示,孩子所在学校的老师始终保持教室门窗敞开。卢森堡的Sophie说,孩子学校里的每个教室都安装了二氧化碳探测器,需要通风的时候会发出提示音。卢森堡计划在2月寒假前给全国所有教室都配备二氧化碳探测器。而在法国,仅20%的小学配有二氧化碳探测器。

口罩:比利时规定,所有6岁以上儿童都必须佩戴口罩。在意大利,当中学班级里出现2例确诊时,教师需在10天内强制佩戴FFP2口罩。

推迟开学:鉴于12月疫情高峰来势凶猛,比利时和荷兰此前决定提前一周放圣诞节假期,但并未推迟开学。

在意大利西西里岛,开学推迟了3天;而坎帕尼亚大区则将开学日期推迟到了1月底,不过,持反对意见的政府和学生家长已就此向行政法院进行申诉。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欧洲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