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英美惊现空前大辞职潮,发生了什么?

新闻来源: 科斯莫 于 2022-01-14 4:11:05  


因为“压力大到崩溃”,3/4的英国白领在考虑辞职? 4成公司更不得不调整公司规模,因为找不到或者留不住人才!

2021年,在美国火了一个词,叫“大辞职”(Great Resignation),这个由经济学家安东尼·库尔茨提出的词语,指的是在疫情封锁结束后,尽管政府财政纾困政策结束,但上班族却没有着急回归职场,导致辞职率在美国高居不下。 美国于去年4月至9月间,录得破纪录逾2,400万人离职。专家认为以疫情为契机,越来越多上班族重新思考人生是会否要以工作为中心,是不是牺牲工作和生活的平衡还有身心健康。专家认为,“大辞职”出现在世界各地,主力军就是“千禧一代”和“Z世代”的年轻人,他们还经常把“大辞职”和中国的“躺平”(翻译为Lying flat)相提并论。去年12月,彭博社就以《从“大辞职”到“躺平”,上班族在逃离》为题撰文讨论这个现象。 彭博社还认为,“大辞职”浪潮已经出现在英国。自愿离职率在去年4月到12月之间高于2019年同期。其中,很多大公司有更多员工离职,60%的私营公司部门经理表示,如今招聘比疫情前难多了。55%的人表示,现在比疫情前更难找到新员工。 这意味着,哪怕“遍地是工作”,很多年轻人和社会中坚力量都表示“不干了”——除非雇主在福利保障上多想办法,否则他们要留住雇员越来越不容易。

到底为什么英国人也开始“躺平”甚至“逃离”?逃离后他们去了哪里?公司要怎样才能留住人才?他们为此做了哪些努力?

01

英国人“辞职”应对“有毒”工作环境 根据组织Censuswide的调查,超过57%的上班族目前感受到工作单位士气低落——这里包括了在办公室工作的员工和在家办公或弹性办公的员工。其中,将近1/5的受访者认为他们所在的工作环境“有毒”,让他们感到难以忍受。还有18%的人表示,他们的雇主并不在乎他们的心理健康。总的来说,有接近75%的人正考虑辞职或者改行,理由是“职业倦怠”、“工作和生活缺乏平衡”等等原因。

委托调查的公司Juno表示,“疫情的确使(人们想要辞职的)情况恶化了”。还有40%的受访者表示,由于人们选择转行、导致他们所在的公司员工短缺。由于他们公司找不到人替代,只能缩减量能——事实上,30%的雇主正在努力填补空缺职位,另外有13%的雇主预计问题很快出现。 这么多人心生去意,问题却不仅仅是工资。只有23%的受访者认为他们想要辞职的原因是报酬问题,但有58%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离职是因为其他公司承诺员工能够更好地维持工作与生活平衡,或者强调更好的职场文化、乃至于更好的育儿或医疗保障。还有64%的人认为他们的雇主正在尽努力提升工作环境,但有36%他们的管理层“自满”、裹足不前,认为未来几个月将会使员工士气恶化。

Juno的CEO埃里·费凯奇表示:“从这份报告我们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那就是上班族希望让工作和生活更平衡,有更好的资助福利。他们不认为工作文化应该是‘不惜一切代价’,这样会让工作环境变得有毒,让员工士气低落。” “当然,员工关心经济报酬的,但他们也希望企业文化是保护他们的,能够拥有个人福利,且维持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他建议任何希望留住人才的企业要在企业关怀和身心健康上下功夫。

彭博社在去年12月初委托组织“特许管理协会”(CMI)所作的一份调查发现,在去年一年内,越来越多英国上班族辞职,这让英国企业受到了打击——在2022年,所谓“招聘紧缩”在疫情背景下进入第三年。 根据这份调查,45%的主管表示,去年4月到12月之间辞职率高于2019年同期。89%的管理者表示,他们公司目前有空缺;45%的经理表示,与2019年相比,2021年有更多人自愿离职。而且其中,反映员工大批离职的大公司主管比小公司主管要多,还有60%的企业部门经理表示,如今招聘工作比新冠之前更难了。 这项调查显示,这种在美国劳动力市场被称为“大辞职”的情况已经出现在了英国,显示人们在高度职业倦怠情况下重新评估自己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因此纷纷离职。 CMI首席执行官安·弗兰克表示,今年1月份就业市场会更变化莫测,因为更多员工辞职寻找新的挑战。她形容仅仅提供高工资已经不能找到人才了,“不调整工作模式的管理者将吃亏”。

网站“London Loves Business”的调查则发现,65.5%的英国员工表示他们希望拥有更积极的工作和生活平衡。 SD Worx英国人力资源部门负责人柯莱特·菲尔浦表示:“解封为就业市场打开了一个巨大的压力阀门。随着‘大辞职’浪潮席卷各行各业,雇主们都在争先恐后地让自己的工作环境更具吸引力……英国员工最看重的是薪水和福利,但他们也希望能够在工作地点、文化和时间安排方面提供灵活。”“那些无法提供他们所需要东西的雇主,现在在面临人才争夺战中失去针对。如果公司想要留住和发展自己的人才储备,就需要加倍努力,让职位更具吸引力和竞争力。”他表示。

02

“我从来没有真正享受过我的工作” 那么,这些辞了职的英国人,具体都因为什么辞职呢?辞职后他们都去了哪里呢?最近《都市报》采访了一些赶上“大辞职”浪潮的英国人。34岁、来自诺丁汉的乔恩·麦克格里维最近递交了辞呈。他告诉《都市报》:“我的心理健康状况越来越差。公司总是制定一些不合情理的deadline,带来不必要的焦虑和压力。”他表示,这些deadline之所以存在,大多只是因为某位高官在董事会上“无中生有地”敲定一个日期,然后就向员工施压,要求他们兑现。

“如果我们错过了deadline,我们就会受到指责。但如果我们如期完成,没有奖励,下一个deadline在等待着我们。” “13年来,我从来没有真正享受过我的工作,这次疫情给了我学习新东西的时间。”他表示自己对文案写作很感兴趣,因此完成了一个相关远程授课的课程。“我很喜欢这门课,而且只花了原定时间的一半就完成了这门课。”“自此之后,我知道这就是我想做的,我不想再为别人工作了,所以我辞职去做了一名自由撰稿人。”

麦克格里维表示,如今他可以控制自己的时间,变得更有创造力,每天都在学习。“自由职业者当然也有压力的,但我现在可以掌控局面”。 他回忆起之前的职业生涯,早早就接受了工作永远不会让他感到满足的事实,现在想起来,让人非常沮丧。但如今,“我写我感兴趣的东西,写给我喜欢的人和公司,不再觉得我只是浪费生命为别人赚钱”。对于迈出自己这一步,麦克格里维表示自己一点都不后悔。

36岁、来自东苏塞克斯的海莉表示,她因为担心自己的心理健康而在疫情期间转行。 她表示自己在职业培训行业呆了三年,这已经是她尝试的第N份工作。“我试过设计、电商等各种职位,最后是当教练(导师),但发现最后都一样。”“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沮丧。最后,我受够了,就辞职了。我感到自己的心理健康已经得到影响。我认为,这次疫情是一个巨大的警钟,唤醒了我们对现实的反思。”

“我想要快乐,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而不是那些我害怕或无法接受的事情。”如今对海莉来说,赚钱固然重要的,但相较于她热爱的事情来说是次要的。 职业教练(导师)克莱尔·布朗认为,英国出现“大辞职”潮并不意外——“当我们把生活中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工作时,我们要确保这些时间和经历用在对我们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她表示,在过去一年多以来,疫情对人们的职业生涯持续产生影响,“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的压力越来也大——期望不断变化,再加上缺乏效率的职场结构和管理,导致很多人工作压力增加。”

克莱尔总结了自己客户辞职的主要原因:

思考角度的改变

早前,被迫封锁的状态让人们重新发现什么才是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很多人重新评估自己的职业道路。“过去的18个月虽然充满挑战,但也让人有机会反思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尤其自己的工作。”

环境的改变

对一些人来说,个人生活的变化会促使他们改变职业,比如有的人初为父母,会思考自己的工作是否适合承担育儿责任。疫情也让人反思自己的职业能否抵御突如其来的风险。

价值观的冲突

很多人认为自己的价值观和他们的职场角色不匹配,或者和他们服务的机构的价值观差生冲突,从而在工作中无法完全做自己,“这会对你的整体健康、幸福感和工作满意度产生重大影响”。

组织文化

“想想看,我们与同事相处的时间比朋友和家人相处的时间还多,人际关系、文化以及组织的契合度会对我们的工作乐趣产生巨大影响。”

工作压力

布朗表示,新冠疫情大大提高了人们的健康意识,包括身心健康。“我们已经意识到,在精疲力竭之前,必须主动改变——因此不少人现在致力于维持好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03

美国版的“躺平”现象如何传遍全世界? 英国情况有何不同? 从去年5月份左右开始,美国媒体就开始讨论所谓的“大辞职”现象,德州农工大学教授安东尼·库尔茨预测2021年会出现大规模的劳动力流失——这个情况不但一语成谶,经过的大半年情况还越演越烈。根据《今日美国》的最新报道,去年11月,美国的职位空缺接近该国历史最高点。美国劳工部1月4日表示,美国辞职人数升至450万人,打破9月份创造的440万人的纪录。这意味着美国有3%的员工辞职。 该报分析,美国经济开始从之前疫情期间的低谷开始反弹,就业率的增长,让雇员拥有更大议价能力。为此,很多美国公司提高工资和其他福利,吸引员工就业或跳槽。 西班牙《世界报》美国版表示,这是一场“地震般的巨变”,“社会契约正在被改线……传统的雇主和雇员之间的权力平衡正逐渐向后者倾斜”。

《今日美国》引述Joblist的调查,有19%的美国人不满疫情期间雇主对待他们的方式,20%的人辞职是为了追求新的职业道路或者完成个人规划的目标。封锁带来的远程工作的方式在继续,20%的雇员表示他们希望寻找允许远程工作的岗位。13%的员工辞职则是因为他们工作岗位不能提供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该报引述去年9月份所做的一份调查表示,超过一半的美国人表示,与工作有关的压力损害了他们的心理健康。软件公司Dropbox的副总裁阿拉斯泰尔·辛普森表示,其实早在疫情爆发前,长期过劳已经很普遍了,“我们把忙碌等同于荣誉——疫情不过是加速了我们的反思。”

另外,和中国的“考研热”一样,美国法学院和医学院的申请人数去年分别增长了20%和18%,很多人在重新考虑职业道路。 英媒认为,美国的“大辞职”已经席卷全世界,包括来到英国。Liberty Mind组织表示,“美国打喷嚏,英国就感冒”。英国和爱尔兰人力资源软件公司Personio HR Software去年年底的研究发现,这两个国家有38%的人计划在未来6个月至一年内辞职。《i》电子报报道,在英国,所谓的劳动力不活动率在疫情期间急剧上升,至今仍未恢复到正常水平。

该报认为,有以下原因导致英国出现本国版本的“大辞职”。 一是疫情让人们重新思考人生。很多仍有工作的人不像平时一样花那么多前,积累了一笔存款,有了休息一段时间的可能,趁机考虑改变职业方向。二是强劲的就业市场,让人感到有换工作的余裕。三是产业升级,需要人们接受再培训,疫情让本来会在十年内发生的事情在两年内发生。英国职场如今最紧俏的是软件开发和编程,但很多人不具备这些能力,这需要重新学习。

最后,是创业热潮。该报表示,2021年是英国科技初创企业和其他投资创纪录的一年,近300亿英镑流入科技公司,高于2020年的115亿英镑。英国出现了29家独角兽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该报表示,在英国,与其说是大辞职,不如说是“大挪移”,确实有很多人离开了工作岗位,但也有很多新的、不同的工作岗位正在被创造,这是对这一代人最强劲就业市场的理想回应。

04

年轻人“躺平”?中坚力量“大反思”! 《华盛顿邮报》去年12月的报道表示,这次“大辞职”运动,承担“主力”,恐怕是千禧一代和Z世代。这也是为什么,早前彭博社就将“大辞职”和中国的“躺平”(他们翻译为lying flat)相提并论,认为都是中青年主导的现象。的确,Adobe一项全球研究发现,超过一半的Z世代表示计划在今年找一份新工作。和其他年龄段的人相比,他们对工作最不满意(占59%),对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最不满意(占56%),62%的人在办公时间内感到工作压力巨大。

《福布斯》官网就认为,美国或者说西方的“大辞职”是一种全球由年轻人领导的“反工作”运动。他们发现在Reddit论坛有一个“反工作”分区,里面有超过150万人自称懒汉,里面不少年轻人认为这一代是现代历史上第一个年轻人生活比父母更差的一代人,学贷、高房价、通货膨胀,这可能是很多人“躺平”的理由。 不过,《哈佛商业评论》刊登的一项研究指出,“大辞职”真正主力是30-45岁的千禧一代,而不是更年轻的Z世代,毕竟后者流动性历来很高,而由于经济不确定性,年轻人辞职反而在去年一年内稍微有所减少;反而是属于社会中坚的千禧一代产生职业倦怠,才是根本原因。

《华盛顿邮报》表示,其实,“关键是千禧一代对工作价值的观念发生根本改变”。 “在18个月大流行病不确定性改变了我们的工作方式后,我们有理由对这几个问题进行反思:我们为什么工作?我们的工作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质量?有没有更符合我们总体目标的方式获得收入?我们不能创这么一个未来,即不再把职业作为我们身份和自我实现的主要或唯一基础吗?难道我们不应该考虑如何为了生活而工作、而不是为了工作而生活吗?”

该报表示,和婴儿潮一代相比,千禧一代有更高的抑郁、焦虑和自杀率。辞职当然无法解决潜在心理健康,但从巨大压力中抽身一段时间,专注于改善状况,可能有帮助。尽管辞职很可能带来财务上的问题,但似乎各国仍有这么多人愿意冒这个险,这是因为他们“想更早弄清楚如何过上均衡、健康的生活”。 “我们可以开始转向一个更平衡的生活——进取心和事业成功不再界定你是谁,你的生活有了更大的意义。这不意味着我们没有雄心壮志,只是我们想要实现的愿望可以包含比传统的、以工作为中心的里程碑有更大的意义。”

当然,必须注意的是一个新现象是,对于一些最年轻的Z世代来说,他们一进入职场就已经习惯了远程工作,习惯了没有传统办公室结构,这也是为什么即便结束封锁,恢复线下上班,他们对于灵活的职业安排有更高要求。 经过疫情洗礼,他们面对工作、职场等理解,已经和上一代截然不同,自然提出了截然不同的要求。很多公司开始反思并拿出新的方式留住中青年们。

调查发现,在疫情前,60%的美国人认为自己可以处理心理健康问题。但到了去年6月,情况发生大逆转,62%的人认为雇主应该对他们的心理健康负有责任。 因此,不少公司开始推行所谓“异步工作”。Dropbox的辛普森表示,在周一和周五,他都会在下午3点停止工作,花时间陪孩子,然后在晚上7点再打开电脑。高盛早前宣布,服务至少15年的员工可以享受长达6周的无薪假期。《华尔街日报》表示,目前美国雇主开始尝试推行每周四天工作日、强制休假和其他新的工作方式,希望留住人才。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1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sonicjoy2002发送时间: 2022年01月15日 6:59:42
所以其实大家都喜欢自由的工作时间,只是管理层不习惯[client]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