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揭秘Byron Bay房地产繁荣的“阴暗面”:租户因房子改造瑜伽馆被驱逐,打工者无房可租

新闻来源: 华人房产 于 2021-11-28 3:01:58  


Fintan Callaghan是Byron Bay的一个租户,他原本租住的房子被改装成一个瑜伽室,但他并没有接受命运的安排,四处流浪。

在被赶出租处前,房东就已经提前三个月通知52岁的Callaghan,而Callaghan则是第一时间为他和他两个孩子四处奔波,寻找他们的“家”。

(图片来源:SMH网站)

“我去找房子都是找那些小小的公寓或者改装成住处的车库,那里可能会有20对夫妻在前门排队等候”,Callaghan说,“在那三个月里我至少发了30封申请信给不同的房东,几乎所有我能负担起的房子我都发了,还有一些我负担不起的我也发了,我真的没办法了”。

Callaghan先生在五岁搬到Nimbin commune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那里度过的。成年后,他在Byron Bay当过冲浪板制造工人、木匠和音乐人。而他现在则是靠着部分残疾养老金生活,和那些有着两份收入还没有孩子的夫妻相比,Callaghan根本无法匹及,他们还有能力提前三个月交付房租。

今年一月份,Callaghan住进了一个流浪者收容所,他的孩子则和亲戚朋友住在一起。直到三月份,Callaghan才在Byron Bay郊区Suffolk Park中的一处公共住房与孩子们团聚,他说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张床,一个后院,房租也只有他工资的三分之一,这完全改变了他们之前的生活。

尽管Byron Bay的形象是Chris Hemsworth等名人的故乡,或者像真人秀节目《Byron Baes》和《Buying Byron》中一样 ,但Callaghan的经历在这里却很常见。

今年早些时候,新州政府的街道统计数据显示,在全州1141名露宿者中,有345个在Nothern Rivers,仅次于Greater Sydney地区。而单独Byron Bay中就有198名露宿者,比悉尼市只少了74名。

Social Features首席执行官Tony Davies表示,在过去一年半里,他的服务机构中流离失所的人群逐渐增加,这些人基本都是因为经济问题,而不是精神健康这类的传统问题。

为了补贴他部分残疾养老金,Callaghan选择卖艺,卖唱赚钱(图片来源:SMH网站)

“他们是打工者,甚至无法租到房,因为Northern Rivers地区的出租空置率远低于 1%,而在Byron和Tweed等沿海地区,他们的空置率约为 0.3%。” Davies说,“没有什么可以租的,当然也没有什么负担得起的。”。

根据2021年9月Domain房价报告的数据,自从新冠疫情将Baron Bay地区的平均房价推升至229万澳元后,大批涌入的悉尼人的生活都迎来巨变,开始购买海滨度假屋。在Byron Shire,现如今房价已达到155万澳元,一年中的增幅为34.8%,五年内的增幅则达到了惊人的112%,公寓在过去一年的价格增幅为50.6%,达到了118万澳元。

Byron Shire的市长Michael Lyon表示,该市已经出现澳洲最严重的“住房危机”。“我们发现很多人都有很严重的买房压力,许多家庭睡在车里或休息室的地板上,许多买不起房的老人、自尊心强的人或者单身父母亲流落街头,大都因为失去了自己的孩子”,Lyon说,“这些数据都未公之于众,并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Lyon还表示,Byron Shire有超过4000人住在像Airbnb这类短期租房平台的房子中,这个数字超过了长期租房住的人数。议会区总共只有16000套住房,其中大部分都是业主自住的。

Lyon希望规划部长Rob Stokes能允许议会提出将短期租房的上限定为每年90天,而不是该州其他地方适用的180天的议案,最后的决议将于今年2月揭晓。

Social Features首席执行官Davies表示,尽管Nothern Rivers有全州30%的露宿者,该地却仅有全州6%-7%的无家可归者基金。他说,新州 5% 的住房是公共住房,但在Northern Rivers,这一比例只有 3%左右。

“政府在社会住房方面的投资甚少,对此我们感到十分羞耻,但政府却一直声称自己无法负担建设社会住房的费用,因为地产价格太高了,”Mr Davies说,“事实却是,有很多人长时间住在社区之中,现在让他们搬到别处去住是非常不合理的”。

同时Davies补充道,自从疫情爆发后区域性迁居达到历史新高,新洲也经历了严重的租房危机,租户们也无处可去了。澳洲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止至2021年3月底的过去一年里,新洲的人口净增长为13850。

新洲家庭、社区和残疾人服务部长Alister Henskens说,疫情期间,包括Northern Rivers在内,政府已经加强了对无家可归者的服务和支持。

Mr Henskens说:“我们已经在Northern Rivers地区向国家倡导的Together Home计划中投资,帮助露宿者住进保障住房,并提供全方位的支持来解决他们的各种问题”。

“同时我们也与社区住房的提供者密切合作,建造更多住房,并继续向住房问题解决方案中投资资金,维持和保障人们在私人租赁市场中房屋租期”。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