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美国也有这事? 寄宿学校102具儿童遗骸被发现,这只是悲惨遭遇冰山一角!

新闻来源: 独立报 于 2021-11-24 17:01:45  


研究人员在文献和记录中发现了许多关于校园墓地的资料,内布拉斯加州印第安人事务委员会与州考古办公室合作发现,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一所政府开办的寄宿学校,曾经有102名土著儿童死亡。报道称,这只是美国原住民悲惨遭遇的冰山一角。

在25所美国联邦公办寄宿学校的系统中,热那亚印第安工业学校是最大的。随后,研究人员发现了"忽视和虐待的迹象",因为他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儿童死于美国最大的美洲原住民同化学校之一,这些学校按照"杀死印第安人,拯救人类"的理念运作。

01

惨无人道的印第安土著学校

热那亚美国印第安工业学校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以西约两小时车程的地方,在1884年至1934年间,招收过来自40多个美洲原住民国家的数千名儿童。在鼎盛时期,该学校一次就招生了600名学生,而这些学校创办的目的就是要这些印第安儿童的忘记自己的文化和信仰,使他们皈依基督教,并试图掩盖这些儿童的实际生活真相。

然而,随着对埋葬地点的搜寻,真正的死亡人数可能要高得多。

热那亚美国印第安学校基金会成立于1990年,2018年和解项目开始收集资料信息,以更好地记录当时该机构的运行情况。

据称,正是该项目利用报纸档案等文件,包括热那亚原住民寄宿学校本身的学生出版物,发现了死者的姓名。不过尚未找到政府的官方记录,在征求部落首领的意见以及联系死者亲属之前,该名单上的姓名不会公布。

02

孩子们的死亡原因

这些学生,其中大多数是年幼的儿童,年龄从4岁到20岁出头不等。其中,疾病是这些寄宿学校孩子们最大的死亡原因,肺结核、白喉、伤寒、肺炎、麻疹,流感等疾病会扫荡学校,而学校人满为患,卫生状况非常糟糕。

讽刺的是,这些政府机构以原住民生活的社区太穷,医疗条件太糟糕为由,强行把这些孩子从他们的父母身边带走,然而转身却把孩子们放在如此拥挤的更容易被疾病传染的环境里。

而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寄宿学校宿舍的恶劣生活条件、营养不良和虐待加剧了疾病的严重程度,学生在此过程中因暴露、溺水、饥饿或遭遇野生动物而逃跑和死亡的现象极为普遍。

而且,研究人员已经找到了证据,证明学校管理者们将某些被认为"患了不治之症"的儿童送回家去。虽说这波操作可以被看作是一种富有同情心的举动,然而,学校真正的目的是想试图减少学生真正的死亡记录。

“如果你读过这些记录或者听过寄宿学校幸存者的叙述, 你会知道他们曾经受过多么严厉的惩罚...我们还了解到包括溺水、有的儿童被货运列车撞伤,以及枪击等一些意外死亡事件。” 热那亚印第安学校数字和解项目联席主任、内布拉斯加州大学林肯分校历史学教授玛格丽特·雅各布斯(Margaret Jacobs)说道,还有就是,“为什么印度安原住民学校里会有枪?”

体育运动在学校确实很重要,但是据记录,有的孩子在参加拳击比赛不久后就死亡了。有很多学生试图逃跑,但是如果被抓住了,他们可能会受到更加严厉的惩罚。

03

寄宿学校事件无独有偶

热那亚现实背后的真相并不仅限于内布拉斯加州; 今年6月份,加拿大的三个原住民社区就发现了大量没有标记的墓地: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坎卢普斯印第安寄宿学校发现了 215 具儿童遗骸,萨斯喀彻温省的 Marieval 印第安寄宿学校发现了751具儿童遗骸,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尤金教会学校发现了182具儿童遗骸。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说,他"对从其社区偷走土著儿童的可耻政策感到震惊。可悲的是,这不是例外,也不是孤立的事件,我们不会隐瞒,我们必须承认真相。寄宿学校是真实存在的,这起彻底的悲剧曾经存在于我们的国家。孩子们被从他们的家庭带走,返回时伤痕累累,而很多再也没能回家。”

美国内政部长德布·哈兰德(Deb Haaland)7月曾宣布进行正式审查,以"揭露数十年来迫使数十万儿童离开家庭和社区的政策真相"。

"为了解决印度寄宿学校的代际影响,促进我们社区的精神和情感愈合,我们必须揭露过去的不言自明的创伤,无论这将多么困难。

美国政府于 1879 年首次开设的这些学校是对土著儿童实施身体、文化、心理和情感暴力的场所。他们一直运作到今天,尽管不再肩负消灭土著文化和身份的使命。正如 1819 年《文明基金法案》所记载,他们最初的使命是向美洲原住民介绍“文明的习惯和艺术”,而美国政府则努力尽快剥夺他们的土地——这是一个现实前印度事务助理部长凯文格罗弗(Kevin Grover)承认 20 多年前,他为这些学校的儿童遭受的广泛创伤道歉。

美国当前的举措遵循加拿大的脚步,解决强制性同化政策对土著社区的影响和遗留问题。从2008 年到 2015 年,加拿大通过自己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C)经历了类似的过程——为期七年的努力收集幸存者证词并记录加拿大印第安寄宿学校系统所涉及的全部范围。

现在,轮到美国了。多亏了哈兰德——她是国会中最早的土著女性之一,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土著内阁秘书,现在负责监督印度教育局,美国终于有机会在这个问题上正式审视自己的历史。

04

学生实际死亡人数有多少?

很多美国人不知道美国印第安寄宿学校系统的规模。信息参差不齐,并且因来源而异。美国原住民寄宿学校治愈联盟 (NABS) ——一个致力于受美国印第安寄宿学校影响的治愈原住民社区的非营利组织指出,1926年已经有 357 所学校遍布 30 个州,但总数实际可能更接近500所。

美国政府也不知道有多少学生被从家庭和社区带走并送到这些学校。NABS估计1900 年约有 20,000 名学生入学,到 1925 年这一数字增加了两倍多,达到 60,889 人,但总数仍然未知。

相比之下,在加拿大,现在可以获得这些统计数据——大约 150,000 名原住民、梅蒂斯人和因纽特人的孩子因法律规定被迫上寄宿学校。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调查工作结束时,据统计,其中大约 80,000人还活着。2015 年,该委员会发布了此报告,报告涵盖了加拿大印第安寄宿学校系统从 1828 年到 1997 年的全部情况,指出估计有 4,100 名儿童在学校死亡,但人们普遍认为这个数字太低了:因为,学校在 20 世纪初期就停止了保存学生死亡的详细记录。

在加拿大当时运营的有139 所学校,如果我们根据这些数字进行推断,那么全加拿大境内可能有数万名儿童被埋葬。在美国,根据达特茅斯学者普雷斯顿.麦克布莱德(Preston McBride)的研究最近预测,可能多达 40,000 名土著学生在寄宿学校期间死亡。

05

创伤如何治愈?

寄宿学校会记录学生数量,但却很少记录他们的实际生活状况。调查人员希望找到学校当时写给学生父母的信件来了解一些详情,不过多数情况下,政府并没有这些官方记录。

学校关闭后,这些档案要么被销毁,要么散落到全国各地。而收集这些学校的信息,对于热那亚项目来说是很大的挑战。

这非常令人沮丧,令人心碎,因为项目的全部意义在于将这些记录告知土著社区,记录这些土著家庭在寄宿学校所经历的一切,以铭记这段历史。

如果说热那亚项目是个治愈性的项目,这些土著部落居民最终都会被告知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但如果结果是发现越来越多的儿童死亡,而当局又如此冷酷无情地对待他们,那治愈又从何说起呢?

作为一个国家,却有一段如此难以启齿的不光彩的历史,这段历史是集体决策,而真相却是如此令人心痛。

06

下一步该怎么做?

在加拿大,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收集了大约 7,000 份幸存者的陈述,以及数百万份政府、教会和学校的文件和照片。对于那些选择将真相说出来的人来说,这些证词付出了巨大的情感和心理代价。但是,在温尼伯的国家真相与和解中心,所有这些艰难采集的资料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无法轻易获得,只能通过复杂的行政程序亲自获得。

加拿大TRC 2015 年结束时,该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包含94 条行动呼吁的清单,其中包括纠正原住民在健康、教育和刑事司法领域的差距,以及重新评估政府对原住民儿童福利的态度。加拿大历史学家伊恩·莫斯比 (Ian Mosby) 定期跟踪这些行动,截至 2020 年底,他发现94 次呼吁行动中只有 8 次得到了全面实施。

在美国,随着这些新发现浮出水面,联邦印第安寄宿学校倡议组织提出了新问题:当美国人了解了这些新发现时,他们下一步要做什么?

有人说,政府必须热切承诺尽一切可能弥补一个世纪的伤害。用分配给印欧语言的相同资源资助土著语言项目。通过联合国的《土著人民权利宣言》(美国是 2007 年仅有的四个投反对票的国家之一)调查土著妇女失踪和被谋杀的比率上升的情况,确保土著人民在美国治理的各个层面都有充分的代表,尊重政府与土著民族签订的条约,归还被侵占的本该属于印第安人民的土地。

如果和解不能为伸张正义采取实质性行动,那么评估美国的过去以及反思和解就毫无意义。只有当该愿景背后有持续的动力时,治愈和赔偿策略才有意义。

这事你怎么看?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