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欧洲本地新闻信息】 

乐购圣诞广告引发 “骂战” 新一波疫情使欧洲加速“分裂”

新闻来源: 网络综合 于 2021-11-24 10:01:47  


近日,零售公司乐购(TESCO)的圣诞视频广告在英国引发了一场“骂战”。德国《明镜周刊》网站报道,在视频题为“这个圣诞节,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场景中,一名电视主持人正在播报“圣诞老人可能会被隔离”的突发新闻,但圣诞老人最终在边境管制处出示了新冠疫苗护照。暗示的信息很明显:接种疫苗的人可以不受限制地进入该国。


然而,就是这个细节让疫苗反对者感觉“很受伤”,他们认为自己受到了“胁迫”和“歧视”,并因此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抵制乐购(Boycott Tesco)”的活动,还有数千人向广告监管机构进行了投诉。

另一方面,疫苗支持者也不甘示弱,进行了还击。一位支持者在推特上发文打趣道:“我现在要去乐购,因为我知道所有反对疫苗的人都抵制乐购。感谢您待在家里,尽自己的一份力量确保我们所有人的安全。”

事实上,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类似“骂战”、抗议在欧洲层出不穷。诸多层面的分歧让封锁、核酸检测、疫苗接种以及“健康/疫苗通行证”等疫情相关措施的实施,一直阻碍重重。近期,欧洲再次成为全球新冠疫情“震中”,让其“分裂”的痼疾再次被放大。

极右翼势力加剧社会撕裂

疫情最危急关头,欧洲的抗议活动往往也最猛烈。就在此次“第五波疫情”以闪电速度蔓延时,欧洲多地再次爆发抗议示威游行。自11月19日起,荷兰鹿特丹、海牙等多地持续发生暴力抗议;20日,奥地利维也纳约4万人上街示威;21日,比利时布鲁塞尔万人游行队伍与警方发生冲突;法国海外省瓜德罗普(Guadeloupe)的抗议冲突演变成“打砸抢”,法国不得不从本土紧急派遣50名国家宪兵特勤队(GIGN)和特警队(RAID)成员以及200警力支援。德国《南德意志报》等多家媒体指出,参与示威游行的绝不是单纯的民众,而是一个掺杂了右翼极端分子、右翼民粹主义者和各类阴谋论者的粗暴混合体。

事实上,两年来,欧洲所有疫情相关暴力浪潮,都和极右翼有关。荷兰情报与安全总局(AIVD)警告,疫情抗议已经成了极右翼分子的温床;德国极右翼组织“横向思维”已经组织了上百次抗议示威活动,有超过数十万人参加。奥地利联邦总统范德贝伦(Alexander Vander Bellen)也警告疫情措施争议让社会产生裂痕。“让我们不要分裂。”然而,研究表明,75%的奥地利公民不再相信政府。


欧洲极右翼势力在欧债、难民以及恐袭等危机中趁机抬头。随着疫情反复,收入不平等现象加剧,有愈演愈烈之势。英国《金融时报》与摩根士丹利今年早期的一项调查显示,2020年,全球有1亿多人因疫情陷入绝对贫困,而全球亿万富翁的财富激增了约60%,这种趋势在欧洲也十分明显。贫富差距影响社会团结,有损政治信任和国家稳定。而极右翼煽动民众的反疫苗情绪,散播虚假信息,让防疫举措难以贯彻,加深了信任危机和社会裂痕。

政党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

欧洲防疫之难还在于政策的犹疑不定、朝令夕改、无法一以贯之。欧洲国家多实行多党制,而各党为了党派利益,经常相互攻讦,碎片化的防疫信息消磨了民众的耐心和对政府的信任。

多家德媒报道指出,德国疫情恶化背后,是无法忽视的大选因素。在大选尘埃落定之前,德国各党都不敢轻易调整防疫政策,以避免引发选民不满。而在组阁谈判期间,红绿灯和联盟党又相互甩锅。甚至红绿灯联盟内部也矛盾重重,比如,在疫苗加强针接种问题上。在英国,工党和保守党的针锋相对已不鲜见。而由于即将迎来大选,法国政客在疫情面前各打小算盘,“一切向票看”,为拉选票不惜“为反对而反对”。马克龙政府推行“健康通行证”后,反对党纷纷将其渲染为马克龙本人的“独裁”“专制”,闭口不提防疫举措的合理性和真实成效。甚至连马克龙政府本身,也曾为掩盖抗疫不力、安抚选民情绪一度渲染“口罩无用”“自由通行至上”等论调。荷兰、奥地利等国则疲于应付国内愈发肆无忌惮的极右翼政党。


中国人民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李靖堃认为,多党竞争是西方政党体制的核心特征,但政党政治一般情况下又是短视的。多重危机形势下,政党利益与国家利益极易产生冲突,欧洲的“共识政治”普遍受到了严重威胁。德国阿登纳基金会(KAS)的一项最新研究也表明,过去二十年间,德国政党间的观点差异越来越大,政治讨论越来越多地被排斥所取代。

地区和欧盟国家各行其是

除了政党利益之争外,欧盟各地区和国家之间也很少能就防疫政策达成统一。新华社报道,和法国不同,在德国等联邦制国家,联邦和州政府经常因为防疫问题展开“拉锯战”。疫情暴发以来,默克尔领导的联邦政府和各州举行了多轮疫情峰会,力图就防疫规则达成一致。然而,几乎每次都不欢而散。英国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矛盾也很突出,相较于约翰逊的“群体免疫”路线,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的防疫政策更加严格,并差点因防疫问题闹独立。

在欧盟层面,欧盟各国疫情期间也是各行其是。“领头羊”德国还多次打劫邻国的防疫物资。美国《科学》杂志网站曾评论说,每个欧洲国家都有各自疫情防控策略。例如,比利时口罩政策严格,但是越过边境在荷兰马斯特里赫特购物的比利时人却可以摘下口罩。即使在一个国家的内部,防疫措施有时也会以惊人的速度变化。虽然欧委会曾推出过一些统一举措,如疫情风险分级系统等,然而在具体执行上,又给成员国留下了自主决定空间。此外,在面对恢复经济和严格防控的抉择时,不少国家选择了前者。

“各国防疫战略不统一,显示出欧洲的分裂,”德国新闻电视台也曾评论说。德国法兰克福学派哲学家哈贝马斯疾呼,欧洲一体化才是解决问题关键。然而,疫情危机却让欧洲的“分裂”痼疾被放大。而这也是曾经的“模范生”深陷疫情泥沼、无法交出合格抗疫答卷的重要原因之一。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欧洲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