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17岁男孩枪杀2人伤害1人,最后无罪释放!算自卫?引发了全美大分裂

新闻来源: 事儿君 于 2021-11-22 4:06:36  


最近一周,有个案子的庭审引发了全美关注。

这个案子的主角是里腾豪斯(Kyle Rittenhouse),

2020年,当时年仅17岁的他在街上枪杀了2人,枪伤了1人。

今天案子判决下来了,他被判无罪。

面对这个结果,川普很高兴,还专门发了声明祝贺里腾豪斯。

而拜登则感到“愤怒,担忧”,但他还是呼吁大家尊重陪审团的裁决。

所以,到底是怎样的一件事,能让两方出现如此截然不同的观点。

事情要从去年说起。

2020年8月,威斯康辛州基诺沙市警方在逮捕黑人男子布莱克时遭到拒捕。

警方称布莱克拿着一把小刀,并且不听警方指示。

于是当布莱克准备上车时,警方在他背后,侧面连射7枪,导致他中枪瘫痪。

当时,布莱克的3个孩子坐在车里目睹了全程。

有一个目击者说,布莱克当时去车上,只想看看他3个孩子的状况。

这事刚好发生在黑人Floyd被白人警察压颈窒息后3个月。

于是,迅速点燃了无数人的怒火。

一场声势浩大的BLM抗议活动瞬间席卷基诺沙市。

刚开始抗议还算和平。

但到了晚上,有的抗议者变得暴力,开始打砸抢,放火焚烧当地的店铺。

于是,一个名为“基诺沙市守护者”的FB账号发了一则帖子,询问“有没有爱国者愿意拿起武器保护我们的城市免受这些邪恶的暴徒侵害?”

这条帖子确实起了作用。

到了第二个抗议的晚上,大街上除了抗议者,还来了很多持枪自愿来守护秩序的“民兵”。

其中就包括了17岁的里腾豪斯。

里腾豪斯这把AR15步枪是通过他的朋友Black买到的。

平时,这把枪放在Black继父的保险箱里,训练射击,通常也是在Black继父的监督下进行。

他们的计划是,等里滕豪斯18岁后,再把枪交给他保管。

2020年8月24日,里滕豪斯在基诺沙市一家游泳池的救生员工作结束后,

他和Black一起在Black继父家过夜。

在那里,他们观看了抗议的直播,发现抗议正在变得暴力。

Black继父说,为了保护自己,他就把保险柜里的枪拿出来了。

第二天上午10点,里滕豪斯,他姐姐,Black一起出发去帮本地商户做清理。

下面这张图可以看到,他当时正在为一家高中的墙壁擦除涂鸦。

也同样是在这个早上,Rosenhaum从医院出院了。

那一天晚上,他成了第一个被里滕豪斯用枪打死的人。

其实,Rosenhaum从来没参加过抗议,他既不属于BLM支持者,也不属于那些持械的民兵。

他是一个有躁郁症的无家可归者。

Rosenhaum出生在一个混乱的家庭,他只见过生父两次,他曾告诉过母亲,他酗酒的继父几乎每天都会猥亵他。

但他13岁的时候,母亲也被送进了监狱,他因此住进了一个集体之家。

在那里,他开始使用毒品。慢慢自己也变成了一个“恶魔”。

18岁时,他因为针对男童的性犯罪被判了14年。而他下手的男童,还都是那些在他母亲把他赶出家门后,收留他的人的孩子。

出狱后,Rosenhaum看着似乎是想重新做人。

2016年出狱后,Rosenhaum遇到一个女人,两人生下一个孩子。

但这段感情并没有长久。

很快,女人逃去了基诺沙市,他立马追了过去。

有时候,Rosenhaum会在脸书放女儿的照片,2019年9月,他写道:“这是我的小公主,她永远是亲爸爸的女孩,我真的好像她。”

三个月后,他又写道:“我要争取抚养权,努力让她回到我身边。”

这个时候,他在威斯康辛一家医院又遇到了另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后来成了他的未婚妻。

两人都没钱,白天就待在附近的快餐店,有时店员会给他们免费食物,晚上就在一家废弃的百货商场停车场支起帐篷睡觉。

春天的时候,警察没收了他们的帐篷,他们曾经在镇上的垃圾箱后也睡过一阵。

后来,在社会服务部门的帮助下,他们住进了一家便宜的旅馆。

说起来,Rosenhaum来基诺沙市是为了找女儿,但除了一次受到监视的看望外,他再也没见过女儿。

6月份,他尝试自杀,被救了回来。

一个月后,因为未婚妻在他手机里发现色情内容,两人爆发了冲突,冲突中,Rosenhaum家暴了未婚妻。

警方来带走Rosenhaum,随后又释放了他。

一周后,Rosenhaum第二次尝试自杀。

这次,他又被警方救了。

因为多次自杀,警方送他进入了精神科医院。

就在8月25日那天,他从医院出来了。

他患有抑郁症和躁郁症。

从医院出来几小时候后,他路过基诺沙市的一家药店买他躁郁症的药,但因为暴乱,药店提早关门了。

在他死亡前两小时,他去了未婚妻所住的旅馆。

但未婚妻说不能留他过夜,怕他违反法庭下达的“远离她的禁令”,他又要被送进监狱。

还特地提醒他,不要去市中心。

但Rosenhaum还偏偏就坐公车去了市中心。

他到底为什么要去,谁也不知道。

也就是在市中心,他和里腾豪斯的人生出现了交集。

当晚,里腾豪斯和Black带着步枪来到大街上,表示要保卫昨天停车场遭到焚烧的汽车店car sourse。

尽管店主人表示,他们并没有邀请他们过来保护。

当晚宵禁过后,警察开始驱赶抗议者。

他们把抗议者从法院赶往了一条“民兵们”聚集的街道。

当抗议者路过时,一些“民兵”做出举枪瞄准他们的姿势。

然后,一些抗议者就怒了,开始烧垃圾桶。

根据当时路人拍到的视频,当晚,被未婚妻赶出来的Rosenhaum情绪非常愤怒。

他推着一个点燃的垃圾桶,把它往加油站推。

当其他人用灭火器灭了垃圾桶里的火后,他跟面前那些持械的“民兵”发生了冲突。

他不停喊:“开枪啊,n***a!” “打死我啊!n***a!”

在发生致命枪击之前,里腾豪斯接受了一家媒体采访,他表示,自己还带了一个医药包,可以帮助受伤的人。

并在街上喊:我是急救员,如果你受伤了,就来找我。

过了一会,里腾豪斯拿着一个灭火器往另一个car source的停车场跑。

在这里,有的抗议者开始破车放火。

也是在这里,里腾豪斯打死了Rosenhaum。

但开第一枪的,是和Rosenhaum一起抗议的Ziminski。

当时的一个视频显示,当时有人正在砸车。

在一辆车旁边,

Ziminski朝里腾豪斯走去,他女朋友用手臂在指他。

这时,已经把上衣脱掉当口罩的Rosenhaum突然冲出来朝里滕豪斯冲过去。

然后里腾豪斯在前面跑,Rosenhaum在后面追,

他跑了几步后,还把从医院带出来的一个装有内衣,除臭剂,袜子的塑料袋朝里腾豪斯扔去,不过没砸到。

里腾豪斯转过头拿枪指了指,继续往前跑。

就在里腾豪斯在跑,Rosenhaum在追的时候,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在后面的Ziminski突然朝天空放了一枪。

Rosenhaum继续追,

里腾豪斯跑进一堆停着的汽车中,然后转身,朝Rosenhaum开了4枪。

有一枪击中了Rosenhaum的头部。

被击中后,Rosenhaum睁着眼睛,鼻子有血迹,慢慢抬起头,好像要说什么。

然后低下头,最后一次合上了眼睛。

射中Rosenhaum后,里腾豪斯迅速逃离了现场。

这时候,周围的人都听到枪击声了。

路人以为正在逃跑的里腾豪斯是随意杀人的枪手。

于是,很多人纷纷开始朝他冲过去,想要卸下他的武器。

在追逐的过程中,里腾豪斯摔倒了。

有人朝他飞踢了一脚,里腾豪斯朝他射击,没有射中。

然后,一个名叫Huber的26岁男子拿着滑板砸向里腾豪斯的肩膀,并试图抢下步枪。

里腾豪斯再次开枪,Huber被击中了胸部。成了第二个被里腾豪斯打死的人。

枪声响起的时候,第三个人也冲过来了,他是26岁的Grosskreutz。

跟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带枪了。当时右手就拿着手枪。

听到枪声后,他先是双手举起,停顿了一下,

里腾豪斯坐在地上举着枪,

Grosskreutz突然朝里腾豪斯冲过去。

然后里腾豪斯朝着Grosskreutz的右臂开枪。

Grosskreutz没有被打死,但右臂肱二头肌被射掉了一大块。

这之后,其他人就不敢靠近了。

于是里腾豪斯迅速从地上爬起来,举起双手,朝警车跑去。

他是想自首的,但警车一辆一辆从他身边开过,竟然没有任何警察下来逮捕他。

当晚,他就回家了。

后来,在母亲的陪伴下,里腾豪斯来到一家当地的警局自首。

在警局,他哭到身体颤抖。

后来,他被指控5项罪名:

一级故意杀人。

一级故意杀人未遂。

一级鲁莽杀人。

两项一级鲁莽危害安全。

就是这个案子,美国左右派的观点极其分裂。

尤其是案子一开始,很多细节还没浮出水面的时候。

有些人说里滕豪斯是谋杀犯,也有人说他是白人至上主义者,认为他那天晚上带着枪就是去找茬的。

“如果他不去,那些人会死吗?”

“说保卫社区,这也不是他的社区啊。”(里滕豪斯家不在威斯康星州,而是在伊利诺伊州的Antioch)

控方还找出了一张照片,说里滕豪斯在被保释期间,在一个酒吧,做了一个OK手势,这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常用的仇恨符号。

还有一群男人给他唱白人至上组织“骄傲男孩”的歌曲。

里滕豪斯在法庭上哭的不能自己。

还有网友就此做了一张对比图。

“当你在告诉哥们自己杀了某人  但你在法庭说同样的谋杀”

但同时,也有一群人不仅认为里滕豪斯是自卫,完全无罪,还认为他是英雄。

做各种T恤。打各种#释放里滕豪斯的标签支持他。

最近法庭开始开庭审理这起案件。

经过两周的审判,传唤了数十名证人,经过25小时的审议。

最终,里滕豪斯被判5项罪名均不成立。

无罪释放。

听到这个结果,支持他的右派自然是非常开心。

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议员Madison Cawthorn激动发ins:

“里滕豪斯无罪,朋友们!你有权利保卫自己!要有武器,要危险,要有道德。”

最后还跟里滕豪斯说,“如果你需要实习,就联系我。”

想要给里滕豪斯实习机会的不止这一个,亚利桑那的共和党议员Paul Gosar还表示,要跟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议员Matt Gaetz扳手腕争夺里滕豪斯来自己这里实习。

而另一边,民主党议员Cori Bush则认为十分不公平。

“法官,陪审团,被告,这就是白人至上主义在运作。

这个系统就不是为了要绳之以法白人至上主义而建立的。

这就是为什么黑人和棕色人种的人被残酷对待,被关进笼子,而白人至上主义的谋杀犯却可以自由行走。

我受伤了,我很愤怒,我心碎了。”

纽约市长白思豪也表示:

“Huber和Rosenbaum是受害者,他们今天本应该还活着。

他们失去生命,唯一的原因是一个暴力,危险的男人选择跨过州界线,开始射杀人。

说这是正义的流产还是一种保守陈述。”

随后又补充了一条:

“右派喷子以为暴力枪手是在跨越州界之前还是之后拿到枪会有什么不同,但这不是关键所在,关键问题是:两个人死了,杀害他们的人没有被绳之以法,这不是正义,他们知道这点。”

直至如今,依然有不少人认为里滕豪斯是谋杀犯,

也很多人视他为英雄。

听到判决结果后,里滕豪斯再次哭泣,激动到瘫坐下去。

现在,他已经回家。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