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开学在即,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3千多学生无地可住,校外房租猛涨

新闻来源: 美国华人 于 2021-07-21 16:56:02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的宿舍等候名单上已经有数千人,创纪录的入学人数以及新冠疫情下的密度限制,让这所学校的学生们陷入困境。

来自阿纳海姆(Anaheim)的大二学生科迪·黄(Cody Huynh)最近不得不频繁的在拉霍亚 (La Jolla) 附近寻找公寓,希望能赶紧找到住处,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刚刚给了他一个意外的消息——秋季学期的本科生宿舍已经用完了。

而现实中的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他刚找到的一个合适的公寓还有三家人想要租,他说:“我感到焦虑,我不知道我要住在哪里。”

成千的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学生正和黄同学一样面临着不确定性。宿舍短缺引发了不少人的愤怒、困惑和恐惧。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表示有3153名学生在等待宿舍。其中近1900名是研究生,另外的1267人几乎都是大二学生。研究生中只有800人可能有位置,而大二学生都在一个单独的等待名单上,他们的前景并不乐观。

大学官员说,今年的大二学生因为疫情在去年并没有机会享受大学新生的宿舍体验,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缺憾。学校愿意容纳所有人,住在校园里给了年轻的学生们有时间去适应离家后的生活。但该大学的17536张床位已全部用完,必须有人放弃宿舍,才会从等待名单上按先后顺序补进去。

在今年4月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向学生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表明许多大二学生面临着麻烦。学校表示,宿舍将优先分配给那些在去年住在校园内的学生,住在校外的学生必须提交他们的姓名以进行抽签。

来自帝国谷(Imperial Valley)的大二学生哈维尔·格雷罗 (Javier Guerrero) 认为学校欺骗了他。他说:“去年疫情开始时,大学鼓励学生们住在校外,结果现在住处去的反而不给宿舍了”。在去年疫情的时候,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要求一年级学生在非必要的情况下不要住在校园里,为国际学生和其他将失去学生签证的人保留宿舍等。他出于慷慨的精神决定放弃宿舍,并本希望能在今年回到大学内实现梦想。

住在校园里并不一定比住在其他地方便宜。宿舍的价格各不相同。本科生下一学年的单人间食宿费用预计为13466美元至17215美元,这相当于每月约1494美元至1911美元。

挤在校外的私人住房中选择合租的学生,也可以减少他们单独支付的租金。但宿舍更方便,价格也更稳定,如同学校极力推荐的那样:“早晨起床,步行去上课,与朋友共进午餐,小憩一会儿,下午听讲座,日落时在海滩上冲浪,与室友一起学习,在休息室度过电影之夜。”

对于很多人来说,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不仅仅是一所学校,而是一个建立情感联系的社区。

还有许多人说4月的电子邮件写的含糊不清,没有明确以明确、及时的方式通知他们,在预计入学人数将创下纪录的一年中,入学人数的增长和疫情将导致住房严重短缺。

许多人以为他们有住房保障,直到7月6日才突然被告知没有床位,也没有提供后续帮助来解决问题,几乎没有表现出同情心。

马拉·坦吉拉(Mala Tangirala)的女儿即将开始她的大二学年。她说:“我们住在湾区,因为我们是在6月底到7月初才知道这种情况,所以现在开始在校园通勤距离内找到像样的公寓已经为时已晚。”他们本来不打算给孩子买车,但现在他们对即将到来的9月份有些不知所措。“我们正在拼命地寻找住房(顺便说一下,这非常昂贵),但到目前为止似乎还缺少运气。”她补充道。

还有许多人对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决定因防疫需要改造“三人间”或禁止房间容纳三名学生感到不满。因为坚持防疫规定,学校减少了2074个床位,以降低住校生密度。

亨廷顿海滩(Huntington Beach)的玛丽安·米尔克 (Maryanne Milker) 的儿子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读大二,她说:“全国其他大学都在将双人间改为三人间,将休息室改为住宿,并优先考虑从未住过校园的学生,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做法正好相反。”

这些无法在学校住宿的学生家庭他们现在需要在校外寻找住处,而他们要面对的是南加州最昂贵、最具竞争力的租赁市场之一。

在校外,住房市场波动更大,尤其在像拉霍亚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学生们必须与该地区庞大的从事生命科学方面的职场人员竞争住房。而疫情还在加剧这个问题。许多有收入并有能力在家工作的租房者限制了公寓租客的更新。

“三个月来,我一直在虔诚地寻找公寓,”大三学生雅典娜·莱辛 (Athena Leisching) 说,她在校外住房的租约将在本周到期。她说:“我每天早上醒来,都在查看Zillow、Craigslist、Apartments.com和房地产经纪人的博客,但什么也没找到。”

今年第二季度,大学城 (UTC) 的平均租金为每月2745美元。在一年内已经上涨了近16%。家长们埋怨房东们正在利用租房热将租金推到天价。

当然,圣地亚哥其他地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圣地亚哥县的可负担租房严重短缺。根据房地产追踪公司CoStar的 27万0596个单元的数据库,圣地亚哥县的平均租金在2021年第二季度达到每月 2009美元,在一年内上涨了8.4%。

住在圣塔克鲁斯(Santa Cruz)的尼基·韦伯(Nikki Webber)的女儿也将在今年进入大二,她非常担心钱的问题。“我本来认为存的钱足够支付校内住宿费用。但现在,我可能需要支付额外的校外住宿费用”韦伯说,“我将不得不赶紧想办法再凑些钱出来。”

在加州大学的九个校区里,住房问题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供少于需。总部位于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的智库加州公共政策研究所(Public Policy Institute of California)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加州大学系统在过去5年里增加了近4万名新生和转校生,导致了更多的宿舍紧张情况。

而自 2015 年以来,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本科招生人数增加了5252人,超过任何其他加州大学校区。这所大学近年来多次低估秋季入学人数。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一直希望解决住房短缺问题。自2010 年以来,校园增加了5141张本科床位。校长普拉迪普·科斯拉(Pradeep Khosla)在2017 年表示,他设立了宏伟的十年计划,希望学校能够“为本科生和博士生提供四年的住房保障,学生的住房价格比市场低20%。”

但多年来,增加入学人数的速度超过了增加住房的速度。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2018年的入学人数增加了2174人,是预计增幅的两倍。在疫情期间,2019年的入学人数增加了835人,2020年增加了850 人。预计9月会出现另一次重大飞跃,今年9月23日开课时学生人数可能将创下纪录——可能多达41000人。加州政府还在新财年的预算中要求加州大学系统的未来的本科招生中再增加6200人,预计2022年可能会出现更大的增长。

很多人认为,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也许更应该做的是限制五年内的招生人数,让基础设施迎头赶上。现在很多学生都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大学体验。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